原创|国企央企都来抢食儿,民企外企如何自保?
2018-03-12 冶华|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3月1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召开一年一度的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见到了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

赵笠钧应该算是环境商会的大IP,说话的时候偶尔会暴露出西北口音,身材保持得很有型,在环保企业家里面,属于帅的那一类,形象识别度比较高,大概见过他的人一眼就能记住,包括我这样的脸盲。

也见到了常常为国内环保产业指点江山的苏伊士亚洲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孙明华见解仍然独到。

恰好,当天有媒体提到国企和央企混改、重组进入环保领域,会不会对民营环保企业和外资企业造成压力的问题,赵笠筠和孙明华作为民企和外企的代表,谈到了自己的观点。

不贴所有制标签,强化资本责任

观点人: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筠

在中国的环保治理过程当中,很多民企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型的国有企业在PPP的项目上也发挥了积极作用。

两千多国有企业参与或者转型到环保的趋势,在过去几年非常明显,这里面有几个因素:

第一、国有企业大多都是传统企业,其中进入环保的很多企业过去做工程,比如说中建、中交、中铁建等,他们有非常强的工程施治能力。现在环保领域比如河道的洁污、清淤等等有大量的工程性工作,中交下面有一个疏浚公司就改成了环保公司,这样的改变既是能力的发挥也契合市场的需要。

另外一方面的原因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带来的结果,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明确的提出来要大力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但是过去五年混改进程很慢。混改的背景为了提升国有企业的决策效率,在这个过程中,国有企业总是试图要自己来主导,希望民营企业投进去,但民营企业并不乐意,认为国企机制都不是市场化的,决策效率低。

所以,现在一方面是民营企业、外资企业都受到了央企、国企的挤压,另一方面,另一方面央企国企压力也不小,收入还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在国有企业混改的事情上,希望十九大之后能够探索出更为可行的制度设计,能够淡化这些企业的色彩。

我的观点就是,我们少给企业贴标签,不要区分你是国企你是央企你是民企,在中国的企业就要承担中国企业的责任和权利。十九大讲的国有资本就是要淡化企业性质,强调资本的责任。对于社会资本那当然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但是作为国有资本要肩负起国计民生甚至更加重大、攻坚克难的事情。

比如,以前我们一年花一千多亿进口原油,而这两年芯片的投资方面力度又相当大,几乎是原油进口的2倍,另外像一些需要大量投入的生命科技,也需要更多的国有资本。

如果国有资本进入一个产业后,推动这些产业的进步,帮助他们确立和奠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待这些产业成功后,国有资本就退出来,再进入到其他需要国有资本扶持的产业去。未来如果我们能够弱化所有制标签,强化资本属性和它的责任,将是一个更积极的趋向。

把国企央企进军环保看作一种机会

观点人:苏伊士亚洲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

央企和大型国企参与环保建设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种环保治理模式,与中国最近几年经济发展趋势和政策相关。我们的政策上强调环境保护,同时又有一些行业不景气,比如房地产、石油化工等,上万人的施工单位没有项目做,要自食自力,就要走出去,而环保又是比较朝阳的产业,所以自然而然就被吸引进来了。

中国环保行业发展经历了好多阶段,最早七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国有自来水公司进行最基本的处理水,还没有污水厂,就是垃圾简单的处理一下,到后来外资进来带来一批技术,给中国的环保提升了一个台阶,再后来又产生了很多的民营企业。它都是有发展阶段的,外企也是有辉煌的时候,民营也有辉煌的时候,现在轮到国企和央企辉煌,这都是阶段性,过几年不一定什么样,可能是混合型企业辉煌。

国企和央企的进入,对于外企来说是挑战也是机会。虽然外企不参与PPP,但是我有很多项目是在跟中交、中建的合作,跟博天环境这样的民企之间也有合作,我们跟北控也有合作,我跟首创也有合作。

现在所有的产业都不能单打独斗,拿到一个项目不一定是外资全资做或者是国企全做,以后环保的发展趋势肯定是混合做,发挥各自的优势,就是说央企有央企的政府资源优势,外企有技术优势,民企有非常灵活的市场模式和人力资源优势。所以,今后环保产业的发展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一个模式。国企、央企的进入,对外企来说,有压力,同时也是机遇,看你怎么样来把握它。

作者介绍:冶华,资深媒体人,生态资本论主笔。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