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菲达环保2017年巨亏,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8-03-22 林园|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多数环保企业在已经公布的2017年预报中为同向上升,而菲达环保却扔出一个巨亏地雷。

3月14日晚,菲达环保突然公告,称因重大事项未披露,公司股票自2018年3月15日起停牌。

3月15日晚,公司公告了这一重大事项:2017年年度公司业绩亏损。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5亿元-1.65亿元。

3月16日,菲达环保复盘后股价折9%。

三天时间,停牌+亏损公告+复牌+股价下跌,一气呵成。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菲达环保从2017年三季度的尚且盈利到四季度的巨亏?

3月15日晚,因重大事项未披露停牌的菲达环保扔出“业绩地雷”,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1.75亿元~-1.65亿元,而上年同期为4443.16万元,巨亏原因为两海外项目减值损失及国内并表子公司巨额亏损。

这样的亏损无疑来得极为突然,要知道去年三季报菲达环保的归母净利润虽然比上年度末减了19%,但仍然还有4200多万元,意味着四季度单季亏损超过2亿元。

菲达环保2016年全年净利润只有4600多万元,回溯过往年报,公司此番1.65亿-1.75亿元的亏损额已经接近公司2014-2016年三年净利润总和。

根据公告披露,菲达环保与兰科(新加坡)签约了合同总金额为7.17亿元的4个燃煤电站静电除尘器项目,目前尚有账面未结转存货成本及未收回债权合计1.42亿元。

兰科(新加坡)是印度兰科基建的全资子公司,而在2017年8月7日,兰科基建被银行申请破产清算,公司认为此事对兰科(新加坡)的偿债能力有重大不利影响,故对该项目计提减值损失1.15亿元。

除了兰科,在印度的项目也惨遭回款烂尾。2010年,菲达环保与印度BGR就静电除尘签署了卡利森项目、麦拓项目,并于2015年12月完成了两项目的全部安装及调试工作。菲达环保称,根据目前掌握情况分析判断,BGR公司无还款诚意,现账面未结转存货成本及未收回债权合计2457万元,公司全额计提减值损失。

有趣的是,2010年,菲达环保与印度公司BGR 签订这两个大单的时候,消息一出,菲达环保二级市场的股价大涨。

当时,菲达环保表示,合同的签订有利于提升菲达品牌的影响力,对公司2009年、2010年的业绩产生好的影响。谁知,原定交货截止期分别为2010年3月4日、6月4日的两个项目,却截止2017年仍然没有还清尾款,成为影响2017年菲达环保营收和品牌形象的一颗炸弹。

菲达环保收购的江苏海德也有拖累。菲达环保于2015年以1.65亿元收购江苏海德70%股权,交易对方承诺该公司2015-2017年营业利润分别不低于4000万元、5000万元、6000万元。而实际上,2017年江苏海德预计亏损7985万元。

而早在2015年,菲达环保的收购资产评估报告中称,江苏海德研发中心设在北京,并和清华大学、江南大学、扬州大学等高校签订了长期的产学研合作协议,依托高校技术成果对转化为生产力有较高的预期。

谁知,这个本来高预期的收购又让菲达环保坐了一趟过山车。

更蹊跷的是,根据菲达环保去年半年报,江苏海德去年上半年录得593万元的净利润,虽与2016年同期的756万元相比已经出现较大下滑,但与公司此次公告的全年亏损7985万元无疑反差巨大,这意味着江苏海德去年下半年亏损超过8500万元。对菲达环保 2017 年度合并损益影响为4,919.34 万元。

当然,如果菲达环保一直倚重的国内燃煤电站环保装备主业市场尚好,总体业绩也不会发生如此大的亏空,在2017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菲达环保就曾表示,国内燃煤电站环保装备主业市场总量下滑影响,上半年报告期新增订单金额 18.83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26.42%。

国内燃煤电站新建和改造项目总量下滑已成定局,有许多国内环保企业把市场眼光转向国外市场。

而菲达环保在2016年的年度业绩报告中,就显示海外项目营收下降5.99%,利润下降5.8%。此次,海外项目造成巨大减值,对菲达环保的海外项目挫伤较大。如何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成为2018年菲达环保的重大课题。

作者介绍:林园,资深媒体人,生态资本论主笔。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