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怀平:“EPC 是个P ,PPP还是个P ,环保产业的商业模式一出生就是个残疾儿”


67日,2018环保产业创新发展大会在北京开幕,在主论坛环保产业创新发展之产业思考的对话环节,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科行环保董事长刘怀平吐槽:环保产业从第一天出生就是一个残疾儿,很值得媒体、企业家、政府反思,为什么一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却搞成这样一个利润微薄、资金链紧张的产业?


他对环保产业低利润痛心疾首:昨天龙净环保林冰林总跟我讲,她过去搞IT,利润在百分之四五十,我的天哪,我说林总你干嘛要搞现在的行业啊?


刘怀平说完,现场一片哄笑。


坐在第一排的龙净环保林冰站起来:环保产业目前利润太低,低利润不是金山银山,是破铜烂铁,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利润搞上去,真正把环保产业变成金山银山。


她话音刚落,掌声四起。


但是,只要提到环保产业的痛点,环保企业家有太多的话要说。


当天主论坛上, 北京国能中电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白云峰也提出,依靠政策,容易产生一个阶段的爆发点,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天花板。如果环保企业不搞研发,不改变现有商业模式的话,环保产业在资本市场只会越来越不受欢迎。


以下为生态资本论整理刘怀平和白云峰的部分发言整理内容:


                  刘怀平:EPC 是个P ,PPP还是个P ,商业模式就是个残疾儿


环保产业根本就不是值得庆祝的,翩翩起舞的朝阳产业,从第一天出生就是一个残疾儿,很值得媒体、企业家、政府反思。为什么一个战略新型产业就被我们搞成这样一个利润微薄、资金链紧张的产业?多少工程都验收不了,没办法创新留住人才的产业。我搞环保产业25年了,我感到很惭愧,越搞越艰难。我们一定要思考我们的痛点在哪里,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痛点,如何解决这样的痛点。赚钱难、创新难……协会连会费收的都这么难。


我认为环保产业面临三大痛点:

一是质量不高,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EPC 基本上是个PPP基本还是个,商业模式从出生就有问题,就是个残疾儿,既不战略也不新兴。

二、创新没有,我们喊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创新在哪里?要我看,卖混沌卖面条的商业模式和配套都比我们发展的快,我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


我们经常说,产学研深度合作,都是假的。企业利润连6%的银行利润都不足,你会拿出百分之几创新吗?每年校招的时候大学生招来了,三年以后都走了。没有创新就留不住人才,没有人才、没有钱,怎么创新?


三、产业内部乱象丛生,低价中标、产业保护、商业秘密保护、政府财政不到位,个别地方政府不诚信……整个产业的乱象已经到了必须要痛定思痛的时候了。


为什么最近环保产业出了这么多事情呢,都是自己作的,一般企业有两种死法,一是饿死,一是撑死,而我们是自己作死的。


这个产业是我们自己把它搞砸了,希望环保产业能真正引起政府、社会和企业家的关注,真正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出实招,拿实效,有真功夫,希望几十年之后,我们都不后悔自己搞得是环保产业。

     

          白云峰:不改变现有商业模式,环保产业在资本市场会越来越不受欢迎


我想讲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创新问题。


每个环保企业都只局限于自己的行业,整个科学学科、物理学科、化工化学、材料学,四大与环保产业相关的融合度太低,所以现在真正系统化的可以持续的可以协同发展的技术不多,这是环保行业的痛点。


一说提标,物理方法的公司就玩命加大工程投资,事实上,只需要一点点化学物质,就可以解决物理工程解决不了的问题。


生物工程发展到现在,有六百多种菌种,如何用生物的方法提升环保的效率,在国内环保是个空白,在国外就不是天方夜谭。其他产业的技术都没有用到环保产业,环保材料和技术装备能力太弱,


我们现在所谓的创新,是自己认为的创新,不是环保产业应该达到的创新,技术创新必须要建立跨学科跨领域的创新,我们的创新要能拿出来和其他产业横向比和国际比。

中兴事件给了我们一个耳光,把我们打醒了,环保产业也一样。


第二个问题是商业模式问题。环保产业的商业模式是有问题的,国家从搞环保产业开始,定位环保为工程公司就是是错误,我想问问,EPC“C”谁是赚钱的?都是亏损点。但是现在的情况是“C”成了我们的重要收入来源,占太多的资金,效益低,回款慢,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正因为定位环保产业为工程公司,所以造成环保产业市值越来越低。资本投入非常大,利润非常小,应收帐款一大堆。如果我们不改变环保产业的商业模式的话,环保产业在资本市场会越来越不受欢迎。


依靠政策,容易产生一个阶段的爆炸点,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天花板,环保应该研发,搞高科技,这才是环保企业应该干的。


环保企业家吐槽环保产业,这不是第一次,产业所面临的问题也不止于利润低、创新能力不足,但是市场化程度低,商业模式的缺陷造就了恶性竞争、诚信不足、创新能力差、赚不了钱、留不住人……等一系列的问题。生态资本论曾经有过多次原创文章讨论产业面临的问题,如《文剑平开炮!》、《企业家吐槽大会:环保产业看上去很美》等。

这个看似朝阳的产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变革阵痛。生态资本论很想用蝴蝶羽化的状态来形容这个阶段的阵痛。

丑陋的毛毛虫想要变为一只漂亮的蝴蝶,要经历一个羽化的过程,这个时期的形态叫蛹。处于蛹发育阶段时,虫体不吃不动,但体内却在发生剧烈变化:原来幼虫的一些组织和器官被破坏,新的成虫的组织器官逐渐形成。经历完成虫器官的形成后,蝴蝶想要从蛹中破茧而出,变成一个长着翅膀可以飞翔的成虫,它需要冲破包围在自己身体外面的硬壳,但是恰恰是这个过程,很多虫体是渡不过的,他们在破蛹前经历了异常的痛苦后死在了自己的蛹壳内,而真正能破蛹而出的虫体才称为蝴蝶,将为整个种群的繁衍建功立业。生物学家把蝶类从蛹变为成虫的过程,称之为羽化。


如此,环保产业也需要经历一次羽化,我们给还处于“毛毛虫”阶段的环保产业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可以展翅高飞的未来,而能不能破茧成蝶,就看自己的内力了。


作者:冶华,资深媒体人,生态资本论主笔。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