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预亏资金告急 “神雾系”陷入两难境地
2018-07-23 阚世华 刘春燕 阅读:

    近日,“神雾系”两兄弟公司神雾环保及神雾节能同时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截至6月30日,神雾环保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16000万元至16500万元;神雾节能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7200万元至8500万元。目前随着债券到期,神雾环保再次面临着资金紧缺的问题。


债务之殇

    据统计数据显示,民营环保上市公司成为债务违约的“主力军”,仅*ST凯迪、神雾环保两家企业债券违约总额就达18.06亿元,约占民营企业债券违约总额的四分之一。业绩下滑,债务爆发,神雾环保陷入两难境地。


    3月14日,神雾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应于3月14日前支付其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下称“16环保债”)的回售本息合计约4.86亿元,但因流动资金较为紧张,未能如期兑付回售本利,发生实质性违约。此前,联合资信公告称,将神雾环保的母公司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雾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继续将其及债项的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


    据公告显示,该债券的发行规模为4.5亿元、票面利率为8%,于2016年3月14日发行,在第二年末附投资者回售选择权。2018年2月13日,投资人完成回售登记,债券投资者拟全部回售16环保债,意味着神雾环保所发行债券遭遇兑付危机。


    此外,神雾环保去年向南京银行北京西坝河支行借入期限为一年的1亿元资金,5月18日公告称由于流动性趋紧,资金短缺,无法按时偿付该笔贷款,宣布逾期。7月5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的两则民事裁定书显示,因与南京银行陷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神雾集团及其关联公司被法院裁定查封、扣押、冻结约2.5亿元财产。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金融整体开始紧缩,环保行业发展遇到一定难度,但企业遭遇困境或债务违约,根本问题还是出在企业自身方面。企业预期能借到钱,展开大规模投入,但收益又不高。在宏观形势紧张时,便容易出现问题。


    年初,“神雾系”曾传出有意战略重组的消息,但最终以失败告终。“神雾系”股票随之遭市场重挫,引发投资人的恐慌。上述违约债券的担保措施是,由神雾集团、神雾环保董事长吴道洪提供全额无条件且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


    新时代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宏观分析师文思佶表示,在国家政策驱动下,环保行业整体规模高速扩张。由于其依赖于发债,在2016年发行大量信用债,这直接导致2018年面临回售与到期的较大压力。


    据神雾环保公告显示,神雾集团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99.78%都进行了质押,因神雾环保股价持续下跌引起平仓风险,其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也因逾期构成违约,并引起股份高比例冻结。据披露信息显示,神雾集团去年净亏超10亿元,流动负债暴涨133倍。目前集团债务总体统计是130多亿元,神雾集团能否凭借自身能力解决上市公司资金问题,将仍是未知数。


    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一季度,神雾环保资产负债率为60.91%,*ST凯迪资产负债率为72.58%,盛运环保资产负债率为72.57%,东方园林资产负债率为70.1%。上述企业今年一季度应付债券分别为4.43亿元、1.9亿元、9.73亿元、21.87亿元。而今年一季度环保行业资产负债率在50.58%的水平,所有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在41.92%左右。


融资困境

    债务爆发后,神雾集团表示将积极催收账款,引入战略投资以缓解危机。今年3月,集团公布战投规模达50亿-70亿元,以增资扩股形式融资。7月2日公告显示,集团引入战投工作仍在推进中。前期以上海图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代表的民企领投,后续主要以大型国企、央企为主。截至目前,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问题仍未彻底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神雾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注资金额、注资时间尚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与重庆环保、新疆能源、光元盛大和湖北生态等企业已经签署投资意向书或投资合作协议,尚未签署正式的投资协议。但短期的战略投资对于身背百亿债务的神雾集团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一位不具名的环保上市公司高管表示,行业问题在于,有些项目政府让企业投资,很多是BOT形式,企业投资后,回款相对较慢,部分地方政府甚至会出现违约情况。这些情况对于企业投资影响都很大,且增加融资的难度,如果是EPC工程相对会好些。


    有趣的是,神雾集团主要为高耗能企业提供EPC总包工程服务,具体针对企业客户的烟气脱硫、脱硝等装置进行治理、改造和优化,属于资金推动型业务模式。节能改造项目投资通常较大,EPC的项目模式将高耗能企业的财务压力转由节能服务公司承担,此外由于项目建设周期以及运营周期较长,直接导致节能服务公司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存在资金流动性缺口。同时运营期限过长,节能服务公司还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项目运营风险。


    “神雾系”经营主项为EPC工程,但业绩却相对可怜。据2017年年报显示,神雾环保期内净亏损10.21亿元,相比2016年净利润2.86亿元下滑456.99%;而在2016年-2017年,神雾集团连续两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分别为-2.29亿元和-13.83亿元。


    目前,环保行业集中发债,相继迎来债务清算期。债务违约、资金链危机等问题频现,环保市场陷入“迷茫期”。在国家金融去杠杆趋势下,作为高度依赖资金的环保行业,将直接受影响。目前,神雾集团的运转对外部融资的依赖性较强。2015年、2016年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额度较大,后续的回款并没有明显改善,现金流对短期债务的覆盖能力仍然较弱。上述高管表示,现在处于行业淘汰阶段,有问题及不盈利的企业会逐步退出。目前,即便是有国家背景的环保企业同样会受到影响,融资难度加大,扩张速度相对会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