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项目融资记
2019-01-17 神话财经微信公众号 阅读:


       小编2017年年中开始介入一个生态环保类PPP项目融资到201810月已经一年,这一年里谈过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直投资金方,商业银行,政策银行。也申报过财政部ppp项目补贴,申报过惠普金融补贴。截止201810月,均未有实质性融资落地和补贴资金到位。小编的项目示范项目,又是环保类,属于目前国家重点扶持关注类型。


小编这一年遭遇了什么?

       小编20176月开始接手这个项目,项目规模在全国都是前列的,各程序也都是按照示范项目来操作,公司刚组建,地方各大银行就很热情,最后也是选择了“领导”推荐的建行做开户行,行长也表示非常看好这个项目,大力支持公司融资,只要手续到位马上组织管控部上报总行,积极促成项目贷款。

       此时的PPP还处于高潮的上升阶段,虽然50号文87号文也陆续出台,但是对于PPP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

       7月到9月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项目各种前期手续的报建都在推进,期间各种“领导”推荐的银行陆续多起来,工商的张主任啦、农行的陈副行长啦,也都来登门拜访小编,了解项目,期间他们最急迫了解的就是土地款兑付金额及存款业务。期间各种应酬各种接待。

       转眼深秋十月,小编与兴奋银行地区市支行负责贷款王子副行长吃饭,一行5个人从傍晚18点喝到22点,喝了3瓶白酒,与王子副行长相谈甚欢好像明天就签订贷款合同一样,气氛非常融洽,期间王子副行长直接放言,小编喝一杯白酒给一个亿的贷款额度,为了融资额度,小编喝了快20杯白酒一口杯,将近1斤的白酒,期间也把土地款兑付业务也谈定,开一般账户也谈定,甚至连后续贷款下来该怎么庆祝都商量好了。

       期间小编是吐了又吐,为了贷款也是拼了。饭局到了22点,王子副行长还不够尽兴,开始准备下半场活动,去酒吧继续喝,走路几分钟就到,软包已经订好,两箱蓝莓味的啤酒已经摆上桌子,酒吧老板与王子副行长也是老相识,带着人轮番轰炸,小编已经高了,期间也是吐了又吐,浑浑噩噩到凌晨1点多。终于下半场结束,王子副行长又约着加时赛,找到烧烤摊吃夜宵喝啤酒,努力坚持到3点,终于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个时候的小编打车到家门反锁了进不去,又打车到公司沙发上将就一夜,还好不是北方,10月份的夜晚没有被子也不会着凉,第二天8点就被上班的同事吵醒,迷迷糊糊撑到中午,期间还开了一个会,开着开着睡着,小编被领导批评。

       此时,到了下午小编总算是缓过劲来,思维开始清晰,抓紧时间把兴奋银行的贷款一事解决,毕竟昨天晚上的酒不是白喝的,马上联系王子副行长,此时的王子副行长与小编一样,还在酒醉中,约着第二天银行谈。

       第二天一大早,小编就去银行把一般户完成,贷款的资料也提交,期间也来回修改了几次,各种数据、各种文件都按要求提供,就等总行审批。

       到了11月份,小编一边等待兴奋银行总行的审批,一边推进项目手续,到了11月上旬,兴奋总行终于完成审批来了消息,1、公司组建不足6个月;2、公司兴奋银行账户流水不够;3、项目手续不够完善,需要获得施工许可证。

       对于小编来说,贷款终于有了消息,也知道方向了,过完2017年的年底,小编就完成条件1,接着和兴奋银行完成口头土地款兑付一事,并将前期1个亿的土地兑付转入兴奋账户,对接区政府、街道办事处,出了红头文件,街道开设兴奋账户(18年开始不允许街道随意开设银行账户),兴奋银行正式着手公司土地款兑付一事,小编的项目公司兴奋银行账户也开始有流水账,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就等着施工许可证办理完毕。

       但是在12月份,对于小编也有个大插曲,期间各直投、风投公司上门,推销金融产品,期间印象最深的是红衣服资本,专门一个团队前来洽谈,因为12月份政府已经下发红头文件,不允许政府平台、PPP明股实债,红衣服资本还针对明股实债条例为小编设置了一套GPLP出资组建基金公司介入模式,政府也出红头文同意转让50%政府股份让基金公司介入,最后因为贷款利息7%左右,高于政府给与的融资利息6.37%,被总公司PASS

       对于小编来说,这是他离融资成功最近的一次机会,第二为兴奋银行。事后也证明了错过这次机会,后面跟着的就是利息到8%,到10%都没人放款。

       兜兜转转又回到兴奋银行这里,期间公司及政府注资、工程款支付、土地款兑付等又让公司兴业账户刷了很多流水,转进转出让兴奋银行李王子副行长乐不拢嘴,个人及团队任务也完成不少。2017年春节刚过,政府也大力支持,终于把施工许可证获得。

       转眼,20183月初,小编重新整理了兴奋银行需求资料,上报总行,满心欢喜的等待结果。小编心想这次肯定没问题了就等着签订贷款合同了,期间王子副行长还提议走银团模式,因为支行10亿额度内他们就可以做主,再由他们牵头找2家银行,各出5亿,凑成20亿,足够小编项目融资需求金额,但是最后小编的总公司不同意。

       小编解释说,是其他项目出过情况,银团模式其中一家银行需求资料特殊,SPV公司出不了,导致另外2家贷款资金到位也无法提供贷款,最后开始扯皮及推诿,前期银团准备阶段公司财务成本开销浪费,这样银团模式也就被PASS

       2018年的3月,小编基本都在修改资料,提供资料,最重要就是银行要求提供总公司或者政府担保,总公司不同意提供担保,担保会增加公司负债率,让财务报表难看。

       3月份在僵持此事,这也是小编离融资成功第二近的机会,事后也证明了错过这次机会,就算总公司出具担保了,银行也不贷款了。

       就在僵持担保一事的时候,时间前进到330日财政部发布财金[2018]23号,也就是PPP界被称作史上最严资管新规,兴奋银行当天接到通知,贷款业务全面暂停,待核查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国有平台风险隐患,穿透实际负债率等,小编公司的贷款业务也就暂时停止。

       到了4月、5月,小编也陆陆续续与四大行及其他商业银行洽谈过,但是四大行基本停止贷款业务,商业银行表面热情,实际对贷款也没有兴趣,收集一些资料也就没有下文。风投公司、直投公司也陆陆续续接触一些,市面上实际贷款利率已经达到9%-12%,甚至有房地产项目为了续命融资利率达到14%。实际贷款利率已经超过政府同意的6.37%太多,国家贷款基准利率也迟迟不肯提升,此时的小编左右为难。

       到了6月份,小编得到了高人指点,四大行、商业银行、金融公司等走不通的情况下,试试政策银行。马上找关系到北京的某政策银行总部,终于在史上最严资管新规下又找到一点希望,该政策银行对扶贫项目有很大的贷款政策,还提供贴息贷款,大概为实际贷款利率再下浮3%左右。

       小编如获至宝,马上回来准备修改可研,刚好项目可研内有扶贫内容,村寨提升、道路改造、园建等都改为扶贫子项。

       这样修修改改又到了7月初,把修改好后的资料报送上述政策银行,该政策行松口,需要担保,但是此时小编所在的总公司当时社会上风评已经开始下降,政策行也开始不承认总公司担保,要求政府方或者政府平台提供担保,于是小编又去软磨硬磨,政府方同意提供担保。

       事情真的是想不到,717日财政部通报多起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责案例,通报了4起违规问责通报,明确地方政府不允许违规举债担保。政策行的融资暂时中断。

       到了8月到10月,小编已经开始全国到处找关系、找方法、找金融公司,但是这个时候除了个人房贷和有限的房地产土地抵押贷款,好像其他贷款渠道都消失了一样,看不到任何希望。

       而小编的项目本来政府本来只肯给小编特许经营权和土地使用权,不提供任何土地所有权。但是在当时土地抵押开始困难,土地开始不好出让的背景下,政府终于松口同意提供部分土地所有权给小编小编也终于获得了一些土地,也有了可以提供资产抵押物的话语权了。

       小编的融资在此时还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时间到了1122日,2018年第四届PPP融资论坛举办,财政部PPP中心主任焦小平在演讲中提出,将支出责任纳入政府财政预算、出台PPP条例等消息,前期跟银行谈判中银行最担心的一条问题(运营期政府违约不付费或者推迟付费怎么办),小编就觉得PPP融资转折点要来了。

       时间到了12月份,小编手里握着,土地质押物、符合条件的可研报告、贷款利率上浮到7.5%、支出责任纳入政府财政预算、总公司提供担保等重要资源,同意政策方面也开始放开金融限制,银行也开始主动找小编要资料,洽谈融资放款一事,就等待渠道及政策正式放开,一切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前进。

       小编的融资经验总结:

       1. 政策变化大:20162017ppp大力发展,大量贷款放出,不管优质的项目劣质的项目,20181月被紧急叫停,整个ppp项目库问题整改,大量问题项目被清库,很多都是连一实施两评价都没有批复的项目,这些问题项目开工建设,融资都放款的被清库,金融机构如何处理,之后整个金融环境收紧,进入半年的ppp项目整改期和金融放款暂停期。

       2. 20186月,国家调整政策,又放开金融环境,鼓励金融机构大力支持优质ppp项目,大力发展ppp项目专项债券。可是,金融机构毕竟不是慈善机构,他们是逐利的,在国家5年期基准利率4.9%的条件下,外部市场早已经到达7-8%甚至一些房地产融资利率已经到12-13%。基准利率不调整的情况下,ppp项目公司很难在合理利率下跟金融机构谈融资。而且1月全面暂停,6月又全面开放,政策变幻莫测,很多金融机构甘愿不做融资业务,以免做了融资又有新的政策出现。政策频繁变换后,政策实际落地又很漫长,真的落地到一线完成融资放款,又是半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