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最严污水处理标准惹非议,提标不应是空中楼阁
2019-04-17 安野 阅读:

       4月9日,天津市《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公开征求意见。

       政策一出,很多网友认为天津市政府未能做到科学执政,盲目提标而忽视成本。
       3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专家评估座谈会。会上,北工大彭永臻院士从专业角度就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评估作了发言,认为污水处理标准应该因地制宜,不应盲目提标。
       这一观点,得到网友的普遍支持。

得标准者得天下?

       天津排放标准要求中(如下图),总磷、总氮、氨氮等指标均有不同程度加严,甚至超过北京市城镇污水污染物排放标准。

       不只是天津,其他地方也曾提高过污水处理标准。前不久,河北也提高了污水处理标准,其中石家庄最为严格,规定部分污水处理厂的排放必须达到出水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类Ⅲ类标准。另外,山东,内蒙古等地也普遍进行了“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项目。
       为什么各地会采用这么严格的标准呢?生态资本论认为主要有两点原因。
       第一点主要是为了国际竞争力。在各行业的国际标准中,欧美国家始终占垄断地位,据统计,其主导制定的标准占93%,其他国家仅为7%。
       得标准者得天下,只有逐渐完善和改进自己的标准,才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占有一席之地,逐步提高国际标准的话语权。但是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可以执行的前提下。
       另外一点,也是最关键的原因,推动提标让一些企业有利可图,尤其是污水行业龙头企业。
       尽管近两年污水行业竞争日渐激烈,利润不断被压缩,但是污水处理依旧是热门产业。
       所以,五花八门的新技术就诞生了,但是有些技术在当前并不能被广泛应用。
       以膜技术为例,虽然可以处理出更优质的水体,但是,成本较高。我国污水处理的回报制度完善程度不够,税负高,水费低,导致多数污水处理企业无法跟上标准的提升和新技术的发展。
       这就出现两种情况,龙头企业在提标过程中,依靠其累计的技术优势拿到更多的订单。而更多的中小企业,成本上很难接受,制约着行业的整体水平,这导致污水处理厂排污的事时有发生。
       从国际上来看,我国标准不比日本差,污水处理状况和能力却相差甚远。
       高要求可以带来进步,但是,达不到的规则就只能是一纸空谈。

须因地制宜

       前几年,污染物排放标准曾一度混乱。
       IV类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等,III类水主要适用于生活饮用水源等。而某些城市对水环境污染治理急于求成,盲目提出城镇污水处理要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的IV类、甚至III类标准。
       而地表IV类和III类水质关于氮、磷的要求更是高不可攀。其实,北京和上海目前没有一座污水厂能达到上述标准,而且远远没有达到。
       所以,北工大彭永臻院士强调要因地制宜,即对于脆弱水体严格要求氮、磷标准,而对于无富营养化之虞的水体,应当制定适当宽松的氮、磷排放标准。
       此外,这些年来一线城市的标准有所放缓,但是有很多二线、三线和四线城市盲目跟进标准,忽视自身状况。
       还没站稳就想跑是我国环保产业历来的通病,现行标准都不能有效执行,提标也只是纸上谈兵。
       整齐划一的标准并不适合我国。我国东西南北各地区的环境、气候和生活习惯等差异很大,污水的水质、水量、以及受纳水体的环境容量都不相同,所以对于标准的要求也不相同。

       打个比方,东北地区河床相对宽阔,气温偏冷,所以对于氮磷可以适当放开标准;而南方地区湖泊居多,水体相对脆弱,所以要严格执行标准。一味以“整齐划一”的要求执行一级A排放标准存在较大问题。
       在其他国家,根据不同水环境容量和处理规模,每个城市、甚至每座污水处理厂都有不同的排放标准。
       生态资本论认为污水处理目前的发展不在于调标准,而在于强执行。在合理的标准中,有效监督污水处理工作,让污水处理标准不再成为地方攀比的方式。
       同时,要积极完善污水处理企业的回报机制。采用更为合理的收费标准,实行有效的减税政策,合理规划预算,让污水处理企业行之有理,行之有力。


本文作者:安野,自由撰稿人。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