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草生态“抗寒”记:优化产业结构,孵化绿色矿山修复“独角兽”
2019-05-09 李理 阅读:

世园会蒙草生态生命共同体展园

       4月26日,面对众多财经媒体和券商分析师,蒙草生态在其新落成的种业中心召开了一次见面会。直面有所下滑的2018年年报,是这次见面会的重大主题之一。

      蒙草生态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4亿元。应该说,在生态修复产业整体遇到寒潮的2018年,这样的年报表现,是在预料之内的。
       而整个2018年,以东方园林、铁汉生态以及蒙草生态为代表的中国生态修复上市公司,遭遇了集体水逆,各自走出了一段爬坡过坎儿的艰难时日。
       生态修复企业在前几年的突飞猛进中,都收获了长足的发展,在经营规模和利润上,多获得了客观的收益。2018年的PPP之劫,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
       经历了这番坎坷,我们再解读这些企业的年报时发现,在融资环境骤变的大环境下,谁能抵抗寒冬,平稳越冬,愈发显现出一个企业的内生抵抗力和持续的定力。
       4月26日,蒙草生态董秘安旭涛解释说,蒙草生态的净利润大幅减少,主要是公司在2018年为防控风险,稳健经营,施工放缓,营业收入有所下降,并且公司同期进行了商誉减值和融资成本有所上升,这三项导致了2018年的净利润有所下降。

4月26日蒙草生态见面会现场


“蒙草抗寒”


       根据蒙草生态2018年年报,这家近年来业绩亮眼的公司,实现了营收38.21亿元,同比减少31.52%,确实出现了近五年来首次大幅度滑坡。不过,即便如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4亿元。
       骤然到来的寒冬,让蒙草生态选择了大幅收缩业务来抗寒。安旭涛在解释年报时说,在2018年初,蒙草生态已经开始调整,对外承接生态修复项目时,对融资差的项目采取一票否决,且选择财政收支状况良好的合作方,所以导致了2018年订单和营收下降,但是项目质量得到保障,资金回款安全性比过去好,结构和质量都比以往提升。
       蒙草生态的客户,多来自于地方政府以及政府融资平台,长期以来,一直遭受着应收账款高企的质疑。与此同时,因为融资成本有所上升,公司2018年的财务费用同比上升了44.49%,也导致了2018年的净利润有所下降。
       好在,从2019年一季报来看,越冬之后的蒙草生态正在迎来暖春,在一季度,蒙草生态实现净利润为0.21亿元,同比增长21.87%。
       而在融资的“寒冬”之中,蒙草生态并没有减少对基础种业科研的投入。蒙草生态执行总裁高俊刚透露,尽管2018年业务收缩,但蒙草在草业科技上的投入并没有减少抑或放缓,而是在继续加强。
       例如,为了加强矿山生态修复标准的制订,蒙草生态加大了对矿山环境治理研究院的投入,下大力气培育在这一领域的研发能力,根据正在实施的矿山修复项目,梳理蒙草生态的矿山修复技术标准。
       此外,蒙草生态在种业科技、大数据平台和快乐小草等产品序列的研发投入,也始终按部就班。使其在原有生态修复主业的基础上,不断拓展创新业务,孵化出生态大数据、快乐小草、矿山修复等业务,这些板块正在实现效益,成为蒙草生态未来可期的新的增长点。


蒙草生态种业中心


瞄准矿山修复


       实际上,在矿山生态修复领域,蒙草生态以自己独特的种质资源和大数据平台为依托,探索出了自己的修复方法论。作为第三方环境治理企业,服务于绿色矿山,也为其带来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从2017年至今,正是中国绿色矿山从理论到实践狂飙突进的两年。2017年5月,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环境保护部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全面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工作。
     《实施意见》明确了煤炭、石油、有色、黄金、冶金、化工、非金属等7个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要求和1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要求,提出力争到2020年,探索出符合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的矿业发展新模式,形成和绿色矿山建设新格局。
       实际上,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2018年,自然资源部组建完成后,高度重视矿业对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通过绿色矿山的建设,着力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并提出了“五化”的指导方向,即:资源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技术装备和生产工艺环保化,最后实现矿山环境生态化。
       可以说,实现矿山环境的生态化,是“绿色矿山”的终极目标。有业内学者指出,要实现矿山环境的生态化,必须鼓励社会资金参与,大力探索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式治理、市场化运作’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新模式”。
       近年来,矿山地质环境的“第三方治理”新模式不断涌现,而背靠小草诺亚方舟这个日渐庞大的种质资源库,蒙草生态在矿山修复领域的潜力,正在逐步激发出来。


绿色矿山方法论

       4月26日,蒙草生态矿山修复公司副总经理王君芳,详细解析了蒙草生态的矿山修复模式。
       王君芳将蒙草的矿山修复方法论,归纳为四个体系:其一,蒙草生态首先构建了植物种质资源体系,为生态修复提供取之不竭的草种;其二,蒙草的生态大数据平台,提供矿山修复的整体方案;其三,在多年的矿山生态修复实践中,蒙草已形成了自己的产品与技术体系;其四,在从设计到施工过程中,蒙草已经形成的标准化的实施体系。
       有了这四个体系的保障,是蒙草生态做好矿山修复的基础条件。为此,蒙草生态还建立了矿山环境治理研究院,这个研究院一方面不断实施科研攻关、创新修复技术;另一方面还可以对正在修复的矿区实施动态监测。
       2017年,蒙草生态与内蒙古满洲里市政府就扎赉诺尔矿区生态修复达成合作,百年煤城扎赉诺尔开启了生态转型之路。在两年多的生态修复中,蒙草生态维持矿区原有的地形地貌,对矿区的露天矿土壤、边坡、地下水、生态等进行了重点治理和修复后,实现覆绿面积382万平方米。
       在蒙草生态的矿山修复系统,总体方案被结构为18个相互关联而又独立的系统,每个系统会独立发挥作用,为总修复系统服务。修复过程的原则就是尊重自然,扎赉诺尔矿区的开发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如果完全对其地形实施重塑,会导致矿区原有的排水系统被打乱,反而不利于整体环境的修复。
       蒙草生态除了按照修复总体系来严格实施之外,还要根据气候和气象条件,做及时的监测和预测,并不断调试和修正。例如,2018年的降雨量超出了预测,一些刚刚恢复植被的矿山,很容易被过多的降水冲毁。针对这一问题,蒙草生态就建立了独立的矿山水体治理系统,河流引流和导流矿区的水系,让其服务于植被恢复和生态涵养。

蒙草生态设计并主导实施的世园会内蒙古园

       蒙草生态还用自主研发的矿山修复基质土、羊粪等天然肥料进行土壤改良,并提供昆虫、微生物等生存的环境和丰富的饵料,让土地恢复到可种植植物的状态,然后用种质资源库里那些草种,优中选优,配好比例,播洒下去。
       仅仅两年的时间,扎赉诺尔露天煤矿巨大的矿坑,已经恢复为绿草茵茵的大草原。而截止到2018年底,蒙草生态共完成30个矿山、边坡类生态修复项目,累计修复矿山边坡面积达2680万平方米,其打造的绿色矿山,遍布于内蒙古多个城市以及新疆、西藏、宁夏、甘肃、陕西等多个区域。
       蒙草生态的矿山修复方法论,如今已经走出内蒙古,向中国的广阔天地复制和推广。假以时日,在保持生态修复主业稳健拓展的同时,矿山修复也逐渐成为蒙草生态的支柱产业,支撑蒙草生态的独角兽战略纵横市场。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