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和魔鬼之间只有一念之差”
2019-05-20 冶华 阅读:

       5月19日23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刘士余投案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案情?
       时间拉回到2017年2月,时任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在金融市场上体会到金钱的诱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之间只有一念之差。”
       刘士余说这句话时,不知道在天使和魔鬼之间有过怎样的徘徊?

疯狂的IPO


       刘士余曾在2016年2月至2019年1月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证监会主席这个位子被称为“火山口”。
       刘士余上任时,A股处于IPO暂停阶段。他在位期间,疯狂发新股,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改善IPO堰塞湖现象。
       他曾表示“暂停IPO导致市场的心理预期被扭曲,而证监会把扭曲了的预期调过来了”。
       刘士余是江苏省灌云人。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
       江苏省在2016年至2018年三年中,便可谓战绩辉煌。
       2016年,江苏省企业IPO上市数量约41家,占全国IPO融资总量的17%;2017年,江苏省IPO企业数则以65家名列广东与浙江之后,位列第三;而到了公认为IPO最难上市的2018年,江苏省更以22家IPO上市企业一举超过资本大省广东与浙江,成为当年IPO上市数量排名第一的省份。
       刘士余任期内,江苏省金融机构更掀起了集体上市的热潮。江苏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苏州银行、紫金农商行、国联证券、大丰农商行、弘业期货等十余家江苏省内金融机构纷纷在此期间成功上市或正向IPO发起冲击。
       其中,2016年8月上市的江苏银行质疑声最大,江苏银行在这之前曾递交申请材料六年之久未能上市。
       上市前的江苏银行有着城商行身上几乎所有的问题。股权结构具有股东数量多自然人股东多的特点,股权分散非常严重。2008年底,其法人股东就高达1202户,持股94.99%;自然人股东共26505户,持股5.01%,其中包含3%左右的员工持股。

       2009年9月和2010年3月,江苏银行先后两次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包括江苏沙钢集团、三胞集团和苏宁电器。其间民间的股权转让一直不停。其法人股东的复杂性,对于公司治理形成很大挑战。
       江苏银行重组合并时剥离的26.4亿不良资产有16.4亿须由江苏银行五年内以自由利润进行回购核销。截至2009年底,该行已经完成了将所有的打包回购资产回购的计划,但由于数额巨大,到目前为止还未完全消化,部分计入到了不良资产,因此导致江苏银行的拨备计提压力较大。
       2009年该行拨备费用在拨备前利润中的占比高达25.35%,其中8.66亿元用于回购核销打包不良资产。与此相关,江苏银行在资本金上一直吃紧。为了弥补这一短板,江苏银行先后在2008-2009年三次发行较大规模次级债累计40亿。
       上市后的江苏银行,风光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两周之后开始进入无止境下跌,在2018年7月10日收盘跌破发行价6.27元/股,报收6.22元。此时距离其成功上市不到两年时间,就处于“破净”状态。
       2016年8月15日,江苏银行股价达到最高值14.84元/股,当天也创下该股上市以来最高收盘价14.36元/股,其时,市值达到1657.78亿元,去年底市值萎缩至681.12亿元,两年内蒸发了超一半。
       此外,江苏银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幅自2011年达到44.35%的峰值后就连年走低。从上市以来到2018年年报披露的数据看,其营收同比增长已经从11.81%降至4.09%。
       Wind数据显示,银行业平均营业收入同比增幅自2016年触底后,到2018年逐年增加,2018年增速为8.28%。显然,江苏银行的营收变动方向和行业是背离的,且2018年的营收增幅仅为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
       2017年,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权力寻租触目惊心。他谈到,近两年,A股市场共有9只银行股上市,全部集中在2016年8月2日至2017年1月24日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令人蹊跷和难以理解的是:这9只新上市的银行股中,竟有6家来自江苏!
       韩志国表示,“我不认为这与证监会的主要领导出生在江苏有绝对的必然联系,但也绝不能排除这其间耐人寻味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5月20日,刘士余“主动投案”的消息出来,江苏地区板块,尤其是该地区的上市银行板块深幅下挫。

 

“金融市场上金钱的诱惑巨大”

       刘士余在任期间,2017年、2018年证监会的行政罚没金额均大幅增加,2018年的数据再度刷新行政处罚的纪录。
       2017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
       2018年证监会坚持全面从严监管,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行政处罚金额刷新历史纪录。
       在任期间,刘士余曾公开对媒体表示,在金融市场上体会到金钱的诱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之间只有一念之差。金融家和金融大鳄就是半步之遥。有些事原本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变成了“大鳄”的行为。



       刘士余说,自己到证监会之后花了较长时间了解资本市场乱象,开了眼界,很受震惊。“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大鳄”,这些行为往往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残忍侵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不知道,刘士余这次主动投案,是不是和 “金融市场上金钱的诱惑巨大”有关。
       刘士余也曾公开表示:“忠言逆耳利于行,甚至有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点、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场合,证监会党委和我本人会因为某件事儿掉几根羽毛。”
       这次,刘士余本人会不会只是掉几根羽毛?

本文综合自:时代周报、《财经》杂志、21世纪经济报道、扣扣财经等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