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吐槽扔垃圾“破袋”不方便,把垃圾袋换成可降解的行吗?
2019-06-06 上观新闻 阅读:

       最近,有一些小区的居民向记者反映,认为投放垃圾时必须破袋的要求很不方便,尤其是扔湿垃圾的时候,袋子一破,污物容易溅到手上;还有些居民,住的地方离小区生活垃圾固定投放点较近,破袋后,湿垃圾没有垃圾袋“罩”着,天气热了,味道飘散出来,干扰了日常生活。

       所谓破袋,就是将装着湿垃圾的袋子弄破,把湿垃圾投放到湿垃圾桶里,把弄破的袋子投放到干垃圾桶里,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将湿垃圾和干垃圾混合投进垃圾桶,避免对湿垃圾的末端处置造成影响。
      如果有一种垃圾袋,可以像湿垃圾那样用来发酵制肥或经微生物分解被“消灭”,是不是就不用纠结破袋的问题,可以把湿垃圾装在袋子里一扔了之?记者进行了调查。
       在田林路一家新材料公司的展柜内,一种“生物降解垃圾袋”颇为引人注目。研发人员告诉记者,这种垃圾袋的主要原料有两种:以PBAT(己二酸丁二醇酯和对苯二甲酸丁二醇酯的共聚物)、PLA(聚乳酸)等为主的生物降解塑料,和以秸秆等为主的农业废弃物、以枯枝落叶等为主的城市园林绿化废弃物。



该款生物降解垃圾袋已经和上海的绿色账户合作,一些社区的居民可用垃圾分类获得的积分兑换

       上海昶法新材料有限公司生物质材料事业部副总监郑璐告诉记者,之前公司和上海农科院合作,跟踪研究了采用类似配方的农用地膜翻入土壤后的降解情况,结果4个月到半年,这种地膜就转变成了水、二氧化碳和肥料。而调整配方后的这种垃圾袋,降解的速度还可以更快,甚至1个月左右就能“消失”。据透露,每生产10万多个这种垃圾袋,就能消纳掉约四五百公斤的农业或园林绿化废弃物。

辰山植物园的枯枝落叶经过切割变成的“粗料”被铺设在绿地里,等待长时间的自然降解
       随着各类互联网食品经营业态的蓬勃发展,以一次性餐饮具为代表的塑料废弃物正成为困扰中国生态环境的问题之一。有估算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在线外卖业务产生了160万吨包装垃圾,2018年这一数字更是增加到了约200万吨,这其中包括了100多万吨的塑料盒、10多万吨的塑料袋和数万吨的塑料勺子。
       基于此,近年来,各行各业提出的塑料替代方案层出不穷,比如星巴克推出的纸吸管、上海多个部门联合推出的纸质标准外卖餐盒。除此之外,采用可降解的塑料制品,也是很“流行”的一种方案。

合格外卖餐盒、送餐袋上,印有专用产品标志,“SWM”代表“上海外卖”。但推出后,纸质餐盒遭遇到各种质疑。比如,油污容易渗漏,用起来不方便;成本比塑料餐盒高,市场应用的积极性不高;用纸碗替代塑料餐盒,塑料垃圾是减少了,但大量被食品污染过的纸碗垃圾却增加了,它们中的绝大多数只能当成干垃圾进行焚烧,从末端处置的角度而言,环保效应似乎还不如一些可循环利用的塑料餐具。
       但业内人士指出,这类可降解的塑料制品大多都是“伪命题”,一是因为可降解的速度过慢,仍会长时间地存在于土壤中;二是降解过程仍会产生干扰环境甚至有害的物质,如果不审慎地大规模推广这类塑料制品,最终它们进入土壤等待所谓的“降解”,将会对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对环境是否友好,有专业的第三方检测来证明,但降解速度还不够快,的确是目前影响产品推广的主要问题。”郑璐坦言,理想状态下,这些生物降解垃圾袋应当和其他湿垃圾一起进入末端处置环节,变成可以滋润或改良土壤的有机介质。但实际和末端处置环节对接后,发现生物降解垃圾袋和湿垃圾的降解速度不在一个“档次”:湿垃圾快则几天,慢则15天到20天左右,就能转变成有机介质;生物降解垃圾袋慢了至少十几天,会导致最终产品里掺杂着尚未降解掉的塑料和木质纤维,进而影响到产品的质量和应用前景。所以 ,对于“还不够快”的生物降解垃圾袋,湿垃圾处置企业暂时难以接受和认同。

湿垃圾厂的工人打包土壤调节剂,该厂的工艺技术用10多个小时,就能把餐厨垃圾变成土壤调节剂,相比之下,生物降解垃圾袋的降解速度远远跟不上
       另外,成本也是绕不开的问题。据透露,上述这类生物降解垃圾袋的“家用版”市场价大约在0.3元/只,比市面上的普通垃圾袋要贵出50%以上,在没有任何刚性约束的前提下,居民更多会选择物美价廉的垃圾袋,而愿意以环保之名多付钱的人,目前看来,还是少数。更何况,为了加速生物降解垃圾袋的降解速度,配方还会“软化”,届时成本增长,市场售价可能还会更高,居民的接受度就更低了。
      “一些高档酒店对这种垃圾袋流露出浓厚兴趣,但也因为购袋成本上涨等原因,持观望态度。”郑璐表示,公司正与上海一些固废处置企业、科研院所合作,希望能找到一条“降解快且成本低”的出路。近期,这类生物降解垃圾袋还将会在一些小区试点,通过实践,找到更多“短板”,设法通过多方协力去解决。

本文作者:陈玺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