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拖累了宇星科技的业绩?
2019-06-10 林园 阅读:

       四年前,盈峰环境高调收购国内领先环境监测企业宇星科技发展(深圳)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星科技”),迈出进军大环保的第一步。
       盈峰环境在收购之初,宇星科技承诺在2015年~2017年三个年度的经审计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亿元、1.56亿元和2.10亿元。
       业绩承诺期内,宇星科技业绩承诺实现比例约为109%。
       然而,业绩承诺期刚过,2018年宇星科技报告期实现净利润1.09亿元,较2017年下降53%,业绩承诺期结束后首年业绩即下滑。
       对此,证监会对盈峰环境发问询函要求说明情况。

PPP惹的祸?


       宇星科技在被盈峰环境收购之前,曾四度冲击资本市场未果,天瑞仪器仪器收购告吹。
       在盈峰环境(原“上风高科”)收购过程中,曾被媒体质疑财务数据造假,之前几年还曾深陷监测造假。
       比如,2010年,宇星科技在投标时所提供的一级注册建造师证书为伪造,被广西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决定暂停宇星科技在广西参加投标活动和承揽新的工程业务两年。同年,环境保护部华东督查中心督查发现,宇星科技在湖口金砂湾工业园运营污染源自动监控设备时,存在弄虚作假现象;2013年7月,宇星科技因“数据造假”、“运营不力”在各地环保部门的通报记录悉数呈现。
       当然这些负面并没有影响盈峰环境对宇星科技的收购。毕竟在国内监测领域,除了聚光科技、天瑞仪器等监测龙头企业外,宇星科技产品线较全。
       在盈峰环境重组时,宇星科技承诺,在2015年~2017年三个年度的经审计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亿元、1.56亿元和2.10亿元。
       实际上,宇星科技2013年、2014年的营业利润分别为532.45万元和312.5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69.11万元和5020.2万元,与当时的承诺相距甚远。行业人士认为这个业绩承诺飙升太多,不容易实现。
       之后三年,业绩承诺期内,宇星科技兑现承诺,业绩实现比例约为 109%。然而,业绩承诺期刚过,宇星科技2018年报告期实现净利润就较2017年下降53%,仅为1.09亿元。
       对于证监会的问询,盈峰环境认为,宇星科技2018年实现净利润1.09亿元,较2017年的2.32亿元下降53%,主要是受经济环境及行业政策的相关影响所致。
       2018年,国家实施金融去杠杆以及PPP项目严控风险,使得政府的PPP投资增速出现大幅回落,PPP项目融资面临央行缩表、财政严监管、金融监管收紧等不利形势,导致整个环保治理行业受到较大的影响,从事环保治理业务的主要企业经营业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或放缓。
       盈峰环境在回复函中表示,宇星科技的业务涵盖环境在线监测、水治理、大气治理等,2017年水和大气治理业务占比为87.64%。
       在水治理领域,碧水源、东方园林、铁汉生态等国内主要企业2018 年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2018年,碧水源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7.84%,东方园林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8.35%,铁汉生态的净利润同比下降60.49%。
       在大气治理领域,龙净环保、清新环境等国内主要企业2018年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2018年,清新环境的净利润同比下降15.94%。
       盈峰环境认为,2018年,宇星科技的水、大气治理业务由于受到PPP、金融环境等行业系统性风险的影响,导致相关业务大幅下滑。

环境监测板块占比下滑

       2015年,盈峰环境收购宇星科技时,被广泛认为,环境监测会成为盈峰环境环保板块的利润奶牛,然而,几年过去,根据盈峰环境在回复证监会问询时公布的宇星科技的营收构成和业务占比来看,环境监测业务发生了较大的萎缩。

       根据上表,环保治理业务销售占比从2015年8.63%上升为2018年的76.92%,而毛利率从46.84%下降到20.62%。其中监测设备销售占比从85.66%下降到18%,2017年曾一度降到8.91%。
       盈峰环境表示,之前对客户应收款信用政策较为放松,催收力度不足。为控制回款风险,重组完成后,宇星科技加强了客户信用审批管理,对回款差的客户减少、甚至停止发货销售,这导致公司环境监测设备业务2016年、2017年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重组完成之后,盈峰公司整合宇星科技公司的生产流程,成立子公司上风环保为宇星科技供货,选用更高品质的原材料,导致成本上升;另外,环境监测设备业务规模的下降,也使得公司在采购议价上处于劣势,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生产成本的上升。
       2016年,宇星科技开始大幅拓展流域污水治理、河道整治等水治理有关业务,并逐步进入大气治理领域。然而水治理、大气治理等环保治理类业务竞争激烈,宇星科技为获取更多订单,在大气治理业务采用价格竞争策略,主要项目毛利率偏低。
       根据公示:2018年获取的中国某重汽公司、厦门某客车涂装线voc治理项目,以及重庆某造纸烟气治理项目,毛利率均在6%左右;为控制水治理业务垫资及回款风险,在获取项目时通常采用“背靠背”模式转移风险、 由供应商承担垫资、过程管理、质量管理等风险,此类业务通常毛利率在5%左右。

       另外,2018年宇星科技为下属全资子公司上风环保公司承建环保产业园,因考虑该项目系集团内部纯建造项目,定价较低,但收入分类仍归入治理类项目,也拉低了整体毛利率。
       以上种种,对于证监会的问询,盈峰环境似乎找到了合理的理由。但是,对比一下深耕环境监测的聚光科技,2018年净利润增长超34%,整体毛利率稳定,并没有下降。
       重组四年来,在环境监测市场高速增长的大环境下,宇星科技收缩原本擅长的环境监测,跨界环保治理,或许才是其业绩下降的重要原因。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