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运环保“跑马圈地”后遗症凸显 拟终止百亿PPP项目
2019-06-17 中国经营网 阅读:

       6月9日,盛运环保公告称,自2018年初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公司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鉴于部分已签署的PPP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以及市场的不确定性等因素,结合公司的现状,本着先生存后发展的原则,公司拟终止对部分PPP项目的投资合作。
       记者梳理发现,上述拟终止PPP项目涉及投资额约为142.69亿元。对此,盛运环保方面称,本次解除协议对公司的经营活动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另外,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上述拟终止项目外,盛运环保在甘肃、陕西等地的多个焚烧垃圾发电项目处于停顿状态,且未对外进行公告。
       6月12日,盛运环保相关人士向记者回应称,关于拟终止PPP项目的细节以公司公告为准,至于陕西等地的焚烧垃圾发电项目,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不便置评。不过,该人士强调,此前公司布局的有些项目仅仅是框架协议,有的后期发现不具备开工条件,所以就终止了。

多个项目未开建

       2016年,盛运环保决定在甘肃省定西市投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该项目拟建设总规模为日处理600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配置2×300吨/日垃圾焚烧炉排炉和9MW汽轮发电机组。项目预计投资3.5亿元,占地面积约为80亩,建设期为20个月。
       但截至2019年6月,该项目未如期投产。“目前在定西,的确有两个垃圾发电在建项目,但不是盛运环保的。”定西发改部门能源科科长刘华向记者如是表示。
       不过,记者查阅到,盛运环保曾于2016年8月成立定西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定西盛运环保”),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经营范围为垃圾焚烧发电及资源综合利用等。
       2019年6月13日,定西盛运环保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已经注销。至于注销原因,其并未说明。
       根据盛运环保的公告,在2016年,该公司除了在甘肃定西设立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之外,还分别在河北省承德县、山东省蒙阴县、山东省平阴县、内蒙古莫旗和内蒙古锡林浩特市设立相关项目公司建设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接近盛运环保的人士表示,上述项目大都没有开工建设,随着环保压力的增大,以盛运环保目前的资金状况,项目开工的可能性不大。
       “垃圾焚烧发电在2014年前后曾经备受追捧,盛运环保恰在2014年进入该领域。”上述人士告诉记者,2014年,盛运环保通过了重大资产出售方案,将其拥有的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股权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增资、转让等方式转移出上市公司,专一投入环保业务。
       记者梳理发现,自2014年以来,盛运环保开始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采用的大多为BOT模式。所谓BOT模式是指政府授予企业特定范围、一定期限内的独占特许经营权,许可其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并获得垃圾处置费及发电收入,在特许经营权期限到期时,项目资产无偿移交给政府。
       公开资料显示,盛运环保曾经在陕西渭南、铜川、延安等多地建设焚烧垃圾发电项目。
       其中,盛运环保于2017年7月与渭南市华州区人民政府签订的《渭南市华州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特许经营协议》,新建一座总规模为600吨/日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其中一期工程规模为300吨/日,配套一台300吨/日的机械炉排炉和一套9MW汽轮发电机组。
       但截至目前,上述项目并未开工建设。“盛运环保目前在华州区没有在建的垃圾发电项目,这个我们已经对外界解释过了。”华州区住建部门人士表示,具体情况可向盛运环保方面询问。
       对此,盛运环保官方并未向记者作出回复。不过,盛运环保一位内部人士表示,项目处于停顿状态,主要是手续问题,未来是否撤出或续建,目前并未有定论。

累计85个账户被冻结

       除了甘肃定西、陕西渭南等地的项目停滞不前之外,盛运环保在近日亦有多个PPP项目被终止。
       2019年6月9日,盛运环保公告称,拟终止对部分PPP项目的投资合作。记者梳理发现,上述拟终止PPP项目涉及投资额约为142.69亿元。
       依据公告披露,盛运环保此次终止的除了三个国内项目之外,亦有国际项目。如2017年5月17日,盛运环保披露的《关于签署菲律宾VISAYAS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及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协议涉及金额约13.8亿美元;盛运环保方面曾称,公司通过国家相关政策性金融机构融资或相关央企投资渠道对菲律宾政府改善生态环境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安居工程建设等民生重点工程,负责项目工程建造和运营管理、指导培训、承揽总包。
       “随着政策的收紧,PPP项目国家管控越来越严,除了省市PPP项目之外,县区的PPP项目几乎没有办法做。”一位在国内PPP领域投资过百亿元的集团公司负责人张华(化名)向记者表示,PPP项目投资巨大,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而资金方主要依托银行,县区一级政府的财力较弱,因此目前大多数银行不愿意参与,甚至叫停了与县区PPP项目合作。所以,有很多企业正在逐步退出县区的PPP项目。
       至于在国外投资PPP项目,张华认为:“这个难度很大,尤其是对民营企业来说,市场中鲜有成功案例作为参考。另外,对于难以把控的PPP项目,金融机构也不愿意参与。”
       不过,对于盛运环保终止百亿元PPP项目,有券商分析师认为,其最大的因素是自身原因。“盛运环保现在是‘多事之秋’,其6月4日曾公告称,累计有85个账户被冻结,累计申请冻结金额为31.37亿元,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4303.62万元,公司未清偿到期债务高达43.2468亿余元,对应债权人76名。”不过,对此盛运环保曾表示,正在积极的与金融机构协商,希望尽快解决对应的问题。
       除此之外,盛运环保还存在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并且引发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对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的部分关联资产进行查封、追缴、冻结。
       在业绩方面,盛运环保甚至连续两年出现严重亏损。2017年与2018年分别亏损13.18亿元和25.35亿元,均同比出现大幅下滑。如果2019年再度亏损,其或将面临退市风险。

本文作者:王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