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要分,但为啥要这么分?
2019-07-09 每日经济新闻 阅读:

       以2020年底为最后期限,全国46座城市正陆续进入“垃圾分类时代”。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要求,到明年底,全国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怎么分类?这是当前城市居民最关心的话题。就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成都垃圾分类没有干湿”就被顶上热搜,让“鸭梨山大”的网友们长舒一口气。
       小编统计发现,46个城市已出台的相关文件中,按照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物“四分法”有之,按照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物“三分法”亦有之,深圳甚至给出“九分法”。
       分类方法的不同,主要由各个城市后端处理模式决定。小编从中国环境产业智库E20研究院独家获得一份城市焚烧、填埋、餐厨数据统计,借此我们也可一窥46座城市的垃圾处理能力,以及破解“垃圾围城”的当务之急。

备注:卫生填埋、焚烧为截至2017年底已运营数据;餐厨为截至2018年底有中标单位数据;数据来源E20研究院 制图:城市进化论

“吃不饱”

       46座重点城市的垃圾分类标准不尽相同。城叔根据公开报道梳理,除南京、济南采用“三分法”,福州采用“五分法”,深圳给出“九分法”外,其他42座城市均采用“四分法”。
       42座城市对于“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垃圾)”的称呼基本一致,不同的是对“干、湿垃圾”的称呼。
       “眼前的湿不是湿?你说的干是什么干?”因为“干湿”垃圾,上海的垃圾分类给段子手提供了不少素材。而西安等城市在制定垃圾分类标准时,则使用了“其他垃圾”和“易腐/厨余/餐厨垃圾”的叫法。
       不过,在E20研究院数据中心负责人安志霞看来,易腐/厨余/餐厨垃圾与湿垃圾,其他垃圾与干垃圾,这两对可以画上“≈”,叫法不同,但归根结底是同一类垃圾。(以下简称:其他垃圾、餐厨垃圾)实现干、湿垃圾分离,正是这波城市推动垃圾分类的重要价值之一。
       根据E20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重庆共规划12座餐厨垃圾处理厂,设计处理能力达5850吨/日,为46座城市之最。其次是北、广、上、深四座一线城市,都在2000吨/日水平以上。
       相比之下,到2018年底,共有26座城市仅中标1座餐厨垃圾处理厂,最高处理能力也只规划到500吨/日。此外,德阳、广元、宜春、日喀则这一数字甚至还是零。总体来看,餐厨垃圾日处理能力在1000吨以下的城市,占比高达82.6%。
       随着餐饮业高速发展,餐厨垃圾产量迅速增长。根据《2017-2022年中国餐厨垃圾处理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2015年,全国餐厨垃圾产生量约为9110万吨,日均餐厨垃圾产生量为25万吨/日,人均日产量为0.18kg/日/人。
       乍一看,前端开始推行餐厨垃圾分类,后端的处理能力远远无法满足,但安志霞提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三四年前,他们曾集中考察过一波餐厨市场,其中单位食堂、餐馆是餐厨垃圾的主要来源。从考察情况来看,有的地方没有建餐厨处理厂,建了的地方则通常都是“吃不饱”的状态。比如设计能力是100吨/日,但每天收到的餐厨垃圾只有50吨,相当于处理厂都没法正常运转。
       “如果这次能真正把餐厨垃圾分类出来,可以很好地改善目前餐厨处理厂的运转情况。”不过,安志霞也补充说,“长远考虑,如果分类投放做得特别好,以目前的中标量,是远远处理不了城市餐厨垃圾产生量的。”

“填满了”

       目前,卫生填埋与焚烧,是全世界处理垃圾的两种主流方式。
       因为成本低、又能大量消纳生活垃圾,填埋处理的方式在国内被广泛应用。从上表来看,截至2017年底,46个城市中主要依靠填埋的就有22个,占比达到47.83%。其中,西安、广州、北京3座城市最为典型。
       不久前,小编城叔在《5年城市数据,为什么垃圾与GDP一起增长?》一文中写过,国家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公布了全国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最大的十座城市。

备注: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原始数据来自《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统计年份为2017年;填埋、焚烧处理能力为截至2017年底已运营数据 制图:城市进化论
       对比来看,除未被纳入46座重点城市的东莞和佛山外,另外8座城市,仅杭州的处理能力能够覆盖每日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而对于西安等主要依靠填埋的城市来说,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填埋场日渐填满、即将封场。
       比如日处理能力达10000吨级的西安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江村沟垃圾填埋场一期工程于1994年6月投入使用,设计日处理量2600吨,计划使用50年。
       但城市发展远超预想,千万人口的西安目前日均产生垃圾达到13000吨,江村沟需要吞下其中10000吨左右。
       时隔25年之后,如今,这片填埋场即将完成自己的使命——到今年9月,江村沟将无空间可填,即将封场。
       往后,西安垃圾将往哪里去?
       “垃圾不用分类,‘呼啦’一下全部倒进去填埋。现在已经不鼓励这样的处理方式了。”安志霞说。直接填埋,是很多城市已逐渐摒弃的方式,而西安也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新的“江村沟”。

怎么烧?

       垃圾处理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
       人类生活一开始产生的垃圾,化工产品少,都是食物残渣等,进行简单处理形成的堆肥撒进园林。
       后来,化工产品增加、垃圾成分愈加复杂,堆肥无法降解,“粗暴”的填埋处置方式流行起来。而随着城市发展,填埋的弊端逐渐显现,人越来越多,可用来填埋的土地越来越少,“垃圾围城”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安志霞回忆,到2010年左右,焚烧处理的方式逐渐热门起来,发展到现在,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市场也日益饱和。
       到下一个阶段,如果前端投放环节垃圾分类能够顺利推进,后端处理则需要增加餐厨垃圾的处理能力,以及焚烧垃圾的处理能力。
       可回收的回收,有害的无害化处理,餐厨垃圾进入生态循环,剩下的其他垃圾进行焚烧,城市的垃圾处理压力会小许多。
       “当填埋场逐渐封场,我们是有能力转向焚烧的。”安志霞透露,他们团队曾计算过,把全国所有中标焚烧厂的设计能力加起来,仅仅是市场化部分,其处理能力已经能够覆盖全国垃圾产生量。
       “假如这些中标的焚烧厂马上投运,两年之后全国会面临没垃圾可烧的局面。”
       当然,必须注意到,整体而言,全国垃圾分类覆盖范围还很有限,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只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同时,46个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只有投放、收集、运输、处置各个环节都实现垃圾分类,才不会出现“垃圾分类扔,垃圾车万物归一”的局面。

本文作者:吴林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