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市场在渐渐被垃圾分类催热
2019-07-11 伊楠 阅读:

       最近,垃圾分类话题引起全国关注,这让原本处于淡季的浙江日化企业忙碌起来,不少企业开足马力生产分类垃圾桶。


分类垃圾桶有多火?

       每年6至8月原本是塑料行业的淡季,可最近,台州鸿升工贸公司的200位工人却异常忙碌。销售经理叶素芳说,公司已经满负荷生产2个多月了。每天都有4万多个分类垃圾桶发往上海、天津等地。叶素芳表示:“就像我们厂,客户的车子等到12点钟才装走货,都不进仓库了,直接安装车间里安装好就发货。现在不是说订单排到什么时候,是经销商能拿到货就很不错了。”
       近一个月来,约3000家台州日化企业受益于垃圾分类政策的推进,线上买家增长近一倍,企业销量同比增长超过45%。同样的忙碌也在金华出现。浙江百川工贸工艺公司负责人江河说:“比较忙,我们机器都开满了。6月底开始,跟以前的销量相比,每一天都增加20%-30%左右。”


上线服务有扔有收

       6月25日,饿了么在上海的“代扔垃圾服务”悄然上线。只要付出12元的单价,就能在3公里内找到人跑腿扔垃圾。虽然其仍旧要求用户先行完成垃圾分类,外卖小哥只负责扔进对的垃圾桶,但服务的上线,也被人认为是“新的风向标”。
       除了大企业之外,也有不少个人盯上了代扔垃圾这个市场。记者在闲鱼上以“上海代扔垃圾”为关键词搜索,发现有44个小区的“鱼塘”都出现了这样的服务,单次收费从2元至10余元不等,甚至还有70元到100元的包月价格。
       而若在58同城上海站中以“垃圾分类”、“代扔垃圾”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出现的结果中不仅有上门服务,还有教育培训、软件开发、VR设备租赁等产业。
       点点手机中的支付宝,不到一分钟就完成了预约。一小时后,社区回收人员上门,以150元的价格收走了闲置近一年的旧电视机,这让家住静安区彭浦镇佳宁花园的李阿姨大呼“太方便了”。
       目前,支付宝垃圾分类回收平台已覆盖国内至少16个城市,市民的生活废品从塑料瓶、纸板箱、纸张、玻璃瓶等,再到大型家具等废品,均可进行上门回收。
       该平台负责人杨威说,上线半年来,已累计有200多万人下单“卖垃圾”,其中回收废纸近5万公斤,废旧塑料近6000公斤。

       “最多的是废旧衣物,达到了20多万公斤。”杨威说,这表明市民对于垃圾回收存在迫切“刚需”。


卖垃圾桶的“升级”成搞垃圾分类的

       “真是卖疯了”,符永林这样描述自己的垃圾桶生意。在他的办公桌上,就放着四个“上海版”的迷你垃圾桶。
       每天七八辆大卡车排队停在他公司门口,上百个工人24小时轮班生产,但依然没法满足雪花一样源源不断飞来的订单。
       面对几十年来最好的生意行情,军人出身的符永林却显得冷静,“还是要有危机感。”
       他的下属、业务员罗武军也在经历一场变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户,现在角色反了,客户自己上门,而我们只做现金客户。”
       在朋友眼里,他原本是一个“卖垃圾桶的”,现在他成了一名垃圾分类的“讲师”。

       而一个工厂背后,涌动的是,在“塑料制品王国”台州,一大批跃跃欲试的淘金者,他们正酝酿新的财富探索,因为在他们看来,“做垃圾桶的发财了,有人一天就接了2000万的单子,这就像一个金矿。”


垃圾桶业务员成了政府邀请的“讲师”

       “什么时候能发货,能不能快一点,我们等着用。”给罗武军打电话的是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他来催货,两万多个垃圾桶。
       在礼貌和客气的氛围里,他们完成一场沟通。“现在很多地方环境和垃圾这块都是一把手抓的,地方上都很重视,所以,很多打电话的是乡镇的党委书记。”
       十年前,1988年出生的湖南人罗武军来到黄岩,寻找他的生意门路。在这家生产垃圾桶的公司,他做起了业务员。
       去年开始,他发现了市场巨大的变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户,现在角色反了,客户自己上门,而且我们还可以挑,现在单子太多,我们只做现金客户。”
       变化背后,是政府治理垃圾的决心和力度。
       罗武军出差的频率也日渐增多,原来两个星期出差一次,现在一个星期两三次。公司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标上面中标后,罗武军要去和政府单位沟通,落实一系列的后续跟踪。
       很多省外的乡镇会请他过去,做些培训和指导,“做久了,垃圾分类一块也很熟悉,我会给他们讲应该怎么做,比如和基层政府建议,政策要怎么定,积分要怎么做;和老百姓讲,垃圾应该怎么分类。”他说,就是把这个地方合理有效的经验带到那个地方去。
       最近,他还接到不少朋友的电话,“以前你是卖垃圾桶的,听说现在你搞垃圾分类了。”
       显然,垃圾分类,正成为一种时尚,影响着更多的人。“大家的观念会慢慢改变。”
       罗武军觉得,除了给公司赚钱,自己最大的一种荣誉感,是协助当地政府完成垃圾分类的工作。和他一样,很多销售业务员成为了垃圾分类的参与者、推进者。

不做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塑料的

       因为卖疯的垃圾桶,这几天,符永林的公司,不时有媒体来采访,有的还来拉广告,业务员罗武军也上了当地的电视台。
       在有塑料制品王国之誉的台州,有上万家塑料制品企业,每年塑料原料的消耗量高达500万吨,占全国的十分之一。
       而眼下红火的垃圾桶生意,正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路桥一个老板一天就接到了2000万的垃圾桶和400万的垃圾袋的单子。“都是供给电商的,我们把其他塑料产品停了,另外又去新开了几套模具。”
       在模具之乡黄岩,垃圾桶带旺了模具开发产业,不少塑模公司贴出了新的招人广告。
       与之相比,垃圾桶之外的塑料制品正是一个淡季,且利润惨淡。冰火两重天的格局,让很多业内人士跃跃欲试,开始放下“脸盆”“花盆”,去疯狂地开发垃圾桶。
       “垃圾分类一搞,在台州,不谈垃圾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塑料的。”7月8日,一名生产塑料花盆的80后老总在朋友圈发了这句感慨。
       他配了一张照片,几个身穿时尚名牌的年轻人,围坐着,脚边放着几个垃圾桶,他们在讨论研究怎么样开发垃圾桶。
       “金矿啊”,他这样告诉记者。他正在考虑转型,因为,当下,花盆等塑料制品并不好卖,是销售的淡季,利润极低。而眼看着巨大的垃圾桶市场,他很想试试。
       他的身边,至少有十几个朋友已经启动垃圾桶的开发。开一套模具好点的四五十万,小的只要二三十万,对于这些深耕多年的中小企业主来说,也并不是太大的投入。
       符永林已经看到了这个趋势,“接下来,竞争会很激烈,可能会出现低价的恶意竞争。”他这样告诉员工们,“一定要有危机感。”
       对于这个行业来说,速度就是金钱。“新产品前面几个月的利润高,但很快会被模仿,价格就跌了。”
       在他看来,在喧嚣之后,只有不断创新,提高品质,才是长久之道。
       “我们刚刚开发了三台模具,一台每天能生产几千个新款垃圾桶。”符永林说。
       当然,无可否认,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根据住建部要求,接下来一年多时间内,还有46个重点城市也要步入垃圾分类“最严时代”,预计未来五年内,全国的市场都会释放巨大的需求。

       “我们都想试试,万一做大了呢。”有80后的老板说。


回收处理蕴含大市场

       垃圾分类的市场规模有多大?记者注意到,虽然各方统计口径不同,但在近期的一些市场分析中,多方都预测垃圾分类市场的规模至少都在千亿元以上,其中部分乐观者预测将达到2000亿元上下。例如东方证券分析报告就显示,如果以上海模式向全国城市人口推广,垃圾分类将带动市场规模超过1960亿元。而据《经济日报》报道,更有业内人士预计,未来一年市场将释放出200亿元到300亿元产能,10年内,产业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到3000亿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6月至今,全国新注册涉及垃圾分类业务的公司多达165家,涉及再生资源业务的公司更多达4000余家。
       凡立双2016年就投身垃圾分类领域,创立微度科技,从事智能垃圾分类设备和大数据平台的研发。“全产业链上都有创业机遇,‘互联网 ’回收主要是围绕投放和收集环节,但运输和处置环节也有不少创业机会。”他说。
       甚至对于不能回收的湿垃圾,也有企业盯上了。京东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在垃圾粉碎处理器品类中,除了传统的爱迪生和厨邦德之外,海尔、惠而浦、美的、荣事达等家电企业,潜水艇、摩恩、科勒、欧琳等相关建材品牌的产品也在陆续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