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雾集团危机持续蔓延 资金状况无明显改观
2019-07-18 伊楠 阅读:

       2018年以来,神雾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续性资金风波,多地项目陷入停工,部分员工离职。目前,神雾系资金状况仍无明显改观。
       7月17日,记者获悉,神雾集团债务危机持续蔓延之际,其被相关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近日将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雾集团”)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
       7月17日早间,记者就经营异常,以及资金紧张化解情况向神雾集团发去采访邮件,暂未获回复。
       成立于1996年的神雾集团由吴道洪创立,总部现在位于北京市,据悉目前拥有11家控股子公司(含两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员工近4000人。2018年以来,神雾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续性资金风波,多地项目陷入停工,部分员工离职。目前,神雾系资金状况仍无明显改观。

神雾资产遭法院查封、冻结

       7月17日,记者获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作出的一份执行裁定显示,法院通过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和北京法院执行办案系统对被执行人神雾集团和吴道洪的财产进行查询,发现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存款余额的银行账户均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有存款余额(人民币2086.7元)的互联网银行账户1个,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存款余额的银行账户未被在先冻结的3个,显示存款余额共计人民币18万余元,法院对上述账户予以轮候冻结、冻结。
       此外,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房产1套,但已被在先查封;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名下有机动车26辆、被执行人吴道洪名下有机动车1辆,但均已被其他司法机关另案在先查封;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吴道洪名下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不动产、证券、互联网银行存款和对外投资。被执行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吴道洪提交《被执行人财产状况表》,但表示表中所列财产均已被其他司法机关在先查封、冻结。
       神雾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集团营业总收入为1.18亿元,同比下降97.41%;营业利润为-33.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3.29亿元。
       就营业收入变动比例超过30%,神雾集团表示系因报告期内,港原一期项目稳定运行,港原三期、新疆胜沃建设部分已完成,新疆能源托克逊正稳步推进,因受项目资金紧张影响,其他项目均未复工。
       神雾集团就亏损规模扩大表示,系收入下降,同时财务费用、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此外,2018年神雾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5亿元,上年同期为-23.12亿元,神雾集团表示主要系受资金链紧张影响,本期项目付款、职工薪酬、税费、费用支出均减少;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2438.11万元,上年同期为27.44亿元,神雾集团表示,受资金链紧张影响,不能取得各大金融机构的贷款,同时也不能按期、足额偿还银行本金及相关利息。
       截至2018年年末,神雾集团资产总计196.65亿元,负债合计204.27亿元。
       持续危机中,神雾系曾寻求外援。
       2018年3月,神雾系旗下上市公司神雾节能和神雾环保双双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取得重大突破,本次交易内容主要为针对神雾集团的增资扩股,交易金额预计为50亿至70亿元。
       到了2018年4月,神雾集团宣布,引战取得实质性进展,神雾集团与金沙江资本控股企业上海图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签署协议,神雾集团将获得上海图世15亿元战略投资,其中包括3.5亿元入资股权及11.5亿元的神雾技术推广及业务开展的投资。但此次合作鲜有下文。
       2018年11月,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人民政府与神雾集团签署了《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将在其支持下兴建神雾环保产业园基地及相关项目,设立神雾集团运营总部。

旗下上市公司项目大面积停工

       今年5月,神雾系遭到监管调查。
       5月23日,神雾环保公告称, 北京证监局在《关于对吴道洪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中表示,2015年、2017年7月—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且未履行公司用印审批程序、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信息披露义务。神雾环保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和第四十八条的规定。
       北京证监局表示,吴道洪作为神雾环保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未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未按规定履行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审议程序。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和第五十九条规定,现对吴道洪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吴道洪对上述担保事项进行清理,通过偿还主债权等措施,消除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
       神雾环保日前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75亿元至8.8亿元,上年同期则亏损1.65亿元。
       神雾环保列出的业绩下滑原因中,包括公司在建重点工程均未复工,对报告期收入没有贡献;公司提供的对外担保事项,因被担保方未能按期足额还款,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报告期内计提预计负债6.93亿元;报告期内,公司持有的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3754万元;报告期内,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7.27亿元。
       6月27日,神雾环保还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部分董监高不低于5亿元增持计划未能实施。
       据悉,自神雾环保发布上述增持计划后,部分增持人员均已离职,且2018年初至今金融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融资渠道受限等客观原因,增持人员筹集资金比较艰难,导致原增持计划的实施受到严重影响。
       在今年4月末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神雾环保曾表示,目前公司流动资金仍然紧张,已经造成了公司非公开发行债券“16”环保债、 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应付款拖欠等债务逾期事项,未来若应收账款回款情况 低于预期,将进一步加剧公司流动资金紧张的风险。
       神雾环保在年报中称,公司正在尽力采取措施包括应收账款催收及外部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以缓解流动性压力。
       现在的困境很难让人相信,仅仅两年前,神雾系还备受资本热捧,战略投资者甚至喊出千亿市值的宏愿。2015年和2016年,神雾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市表现均远远跑赢大盘。其中,*ST节能(原名神雾节能,000820.SZ)涨幅分别为131%和80%,神雾环保(300156.SZ)则是117%和25%。
        2016年神雾集团获准发行不超过20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随后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信托”)认购了1亿元。近日公开的判决显示,神雾集团方面需提前偿还1亿元本息及违约金。这使得神雾系的资金困局进一步加码。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这则判决书载明,购买债券后,长安信托发现神雾集团方面存在挪用募集资金、信用评级被下调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等情况。
       要求提前偿还债务的不只长安信托一家,神雾系困境可能还会继续。

债券需提前偿还

       2016年,神雾集团得到深交所的核准,发行总额不超过20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债券简称“16神雾债E1”(下称“债券”),发行首日是当年12月15日,存续期3年,票面利率为4.6%。
       根据《募集说明书》,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剩余资金用于补充神雾集团的营运资金。
       说明书记载,此次发行的债券以神雾环保(300156.SZ)股票作为质押担保物。债券发行前,神雾集团将1.14亿股神雾环保股票质押给债券受托管理人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偿付债券本息的担保。同时,吴道洪对债券的本息兑付提供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7年11月底,北京证监局对神雾集团进行了行政处罚,称债券募集的资金本应用于集团营运,但其中19亿元都被用来偿还各类借款。
       3个月后,神雾环保发布公告称,因神雾集团逾期未完成与华融证券之间的回购,华融证券正式启动违约处置程序,拟通过交易系统进行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处置神雾环保数量不超过1116万股的股票,即华融证券购买债券时拿到的抵押股票。
       因为上述事项,联合评级两次下调神雾集团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同时将涉案债券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2018年4月28日,神雾集团公告称,公司未履行追加担保义务,构成涉案债券约定的违约事件。
       2017年4月,长安信托支付1亿元,认购了100万债券。尽管债券2019 年底才到期,但长安信托却认为,神雾集团已失去清偿能力并构成违约,要求其支付本息及相应违约金。
       最终,法院支持了长安信托的诉讼请求。

神雾环保账面仅剩1000余万

       神雾集团旗下的神雾环保处境同样艰难。
       会计师事务所对神雾环保2018年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根据报告,截至2018年末,神雾环保及其子公司货币资金账面余额合计仅1039万元,其中银行存款及其他货币资金1008万元。
       流动资金紧张,造成了公司另一只非公开发行债券违约、 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应付款拖欠等债务逾期事项。神雾环保称,未来若应收账款回款情况低于预期,将进一步加剧流动资金紧张的情况。公司正在尽力采取措施缓解流动性压力,包括催收应收账款及以外部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截至2018年底,神雾环保累计诉讼100起,涉案金额22亿元;累计仲裁90起,涉案金额358万元。诉讼及仲裁涉案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169.25%,其中被强制执行案件23起,涉案金额10亿元。
       一连串的问题导致神雾环保及子公司多项资产被冻结。根据4月29日发布的公告,截至当时神雾环保及子公司15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包括多处房产在内的多项固定资产被法院查封及轮候查封,旗下4家子公司100%股权被冻结,7家参股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或被强制拍卖。
       更早之前的1月8日,神雾环保被法院列为失信名单,同时查封旗下多处房产和机动车。1月23日当晚,神雾环保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所持有的公司部分限售股已被司法划转。其时神雾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雪上加霜的是,5月29日,神雾环保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一天,因涉嫌违法违规,神雾集团、公司董事长及实控人吴道洪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事实上,在被立案调查的前一周,神雾环保、神雾集团及相关当事人就已经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根据决定书,2015年间和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未遵守公司用印程序、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

自救之难

       若无北京市政府居间做强力的引导、协调,神雾集团危在旦夕。
       神雾正在为当年的快速扩张付出代价。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神雾集团已经进行了大量裁员,除去核心技术人员的工作岗位有保障外,诸多员工都处在不确定性之中。
       1月14日,印尼福布斯排名第八大富豪皮特乘坐私人专机来京。皮特行程中的最重要一站,就是去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神雾集团中央实验室,与吴道洪签订“印尼钒钛海砂矿转底炉直接还原大型中试项目”,飞鹰集团出资70万美元来专门验证“神雾转底炉直接还原大型中试试验生产线”能否从印尼海砂中提取钒、钛这一世界性难题。
       经过10天的连续生产运行试验,印尼海砂冶炼后的铁、钒、钛的回收率分别达到99%、91%、98%。在神雾集团的中试项目效果,得到皮特方面的认可。
       印尼富豪支付的70万美元实验费用尽管不高,但却成为一根救命稻草。
       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这70万美元的实验费用,吴道洪将其用于维持神雾集团参与此项技术研究人员的工资。
       目前,神雾集团员工从4000多人调整到1500人。不过,吴道洪在神雾集团自救中画定了一条“红线”,即有约1000多人的核心技术管理团队不能动。
       皮特之所以找到神雾集团,看重的则是它的技术。
       据了解,之前这些设计人员主要为神雾集团内部业务服务。如今,吴道洪已经将他们推向市场,要求他们在市场中寻找项目。“一则可以带回现金流,二则可以保存科研队伍。”
       项目的“瘦身”也在进行中。内部资料显示,神雾集团已抽调人员和资金向短期内能够恢复的项目倾斜,而对于超大型项目采取“暂时搁置”原则。比如,由乌海市政府、某资产公司和神雾集团共同投资105亿元的乌海项目,已投入30亿元,因资金缺口过大目前已经停工。
       然而,核心技术在资金断裂危局下显得毫无意义。“打败神雾集团的不是别人,而是神雾自己。”吴道洪在危机中有了深刻的反思:“因为凭借着节能环保领域的核心技术,过去多年来神雾集团从来不用去想方设法找业务,而是别人来找我们。”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掌门人,吴道洪曾获“求是杰出青年科技奖”和“当代发明家”等国家级殊荣。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吴道洪有些无奈。他在给北京市主要领导的陈情信中表示,神雾集团的产业和技术研发,对于北京城市功能定位有推动作用。“如果无北京市政府居间做强力的引导、协调,恐将推迟付诸实施的宝贵时间,神雾集团危在旦夕。”
      出现危机的企业不止神雾集团一家,但具有核心技术的神雾集团在解危步伐上显然慢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