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隆系欲卷土重来?新潮能源紧急发公告澄清!
2019-07-26 伊楠 阅读:

       近日,有部分媒体报道针对新潮能源中小股东委托人向公司递交议案,“被扔垃圾桶”,董事会和管理层内部治理混乱等问题。报道中表示有相关人士透露多条新潮能源的所谓“内幕”,如上市公司虚假称述、违规披露等。目标直指——改组现任董、监事会。一时之间,坊间传言四起,德隆系旧部重回新潮能源的猜测陆续出现。

       7月24日晚间,新潮能源发布澄清公告,详细公开上述股东递交的议案的事件始末,并围绕市场提出的董事长控制公司、酒类贸易不合理、境外发债利息过高等一系列质疑进行回应。

陌生人要求召开董事会? 公司称“真实性待查”

       7月23日,有媒体报道称,新潮能源十家股东委托律师提交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提请罢免现任董事长刘珂等五名董事和一名监事。而这份议案提交后至今未被上市公司披露,而文件被送至公司办公室后,却被仍在垃圾桶上。 
       7月24日晚间,新潮能源发布了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并还原了上述有关股东议案的事情始末。
       据澄清公告显示,2019年7月12日(周五)16:20 左右,声称受中小股东委托的一行2人来新潮能源办公地点递交文件,公司前台、综合管理部等人员予以接待。来访人员既未提前预约,又不出示身份证件,也无法说明具体找谁,却声称要求召开“董事会”。
       新潮能源方面表示,因适逢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因公外出,故公司接待人员建议其周一或者请对方与公司相关人员预约后再来按正常程序递交。但截至本公告出具日,该来访人员未再次出现,其所称委托人并未与公司进行任何形式的联系,公司无法判断来访人员拟提交文件与上述匿名邮件的关联性。
       而在陌生访客到来的同天,公司邮箱收到匿名邮件, 新潮能源表示,因该匿名邮件无正文、无联系人信息,所附附件全部为扫描件,且并非十家股东在同一份文件上共同盖章,公司无法完全验证该邮件所附文件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股东“饱受匿名邮件”骚扰

       在媒体报道质疑公司侵犯股东利益、随意处置股东议案后,新潮能源在上述澄清公告中也表示对收到的匿名邮件有关股东情况进行了函证查询事情真实性。
       公司表示,已采用包括但不限于向上述股东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法定代表人及/或其债权人发送书面函件等方式对匿名邮件所附签章、签名的真实性及其权限进行全面核查,以确认匿名邮件所附内容的真实性和发函股东的提议资格。
       截至7月24日,新潮能源已收到部分发函对象的回复。据公司股东金志昌盛债权人之一签署的《复函》表示,其已经通过协议获得了金志昌盛的日常经营管理权,已经指定相关主体对金志昌盛“章证照”原件实施共同管理,金志昌盛在进行重大事项决策前应提前7个工作日书面通知该债权人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后方可实施。
       上述债权人表示,未参与金志昌盛《股东会决议》及《关于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事项,对此并不知情,考虑到金志昌盛公司项下唯一的投资项目为公司股票,其并不希望看到新潮能源现任董事及监事被罢免的情况发生,若公司管理层不稳定,可能直接影响公司股票的价值,进一步影响金志昌盛的偿债能力,最终严重侵害其利益。
       这也意味着,由于管理权限已被债权人收走,金志昌盛签署的议案及相关附件,其股东权利形式存在严重瑕疵。新潮能源表示,已经聘请中介机构对相关事项发表法律意见。
       根据公告显示,由于目前新潮能源尚未收到公司书面函证的全部相关方的回复,且未收到匿名邮件所附内容原件,公司会就上述事项核查完毕后方能确定上述提议股东资格,公司董事会方能在规定的时限内作出同意或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决议。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匿名邮件澄清事项结束之后,新潮能源公司披露其近期饱受陌生邮件骚扰,导致公司经营正常秩序受到影响。
  

中小股东对现任董事长专权存在诸多质疑?新潮能源称“符合规定”

       梳理市场争议不难发现,中小股东对现任董事长专权、提名董事任职资格存在诸多质疑,更有猜测认为,董事长刘珂朋友关系涉足大部分股东会和管理层,董事决策判断或唯刘珂马首是瞻。
       针对上述质疑,新潮能源也在这份澄清公告中指出,公司董事会中8名董事以及3名监事中的2名均由股东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提名,并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而签署三名股东也正是传闻提交议案的十名股东中的三家,而其他董事、监事均由三家股东联合提名并经股东大会选举产生。
       同时,新潮能源表示,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运作及决议均是独立判断,且高级管理人员决策也是独立判断,不受董事长刘珂的控制。
       而针对刘珂朋友圈入主公司董事会等情况,新潮能源表示,所有董事及高管任职资格均符合规定,且有相应的约束机制,两名独立董事的教育背景已经公告和披露,不存在隐瞒关系的情况,也不存在因为关联企业提供法律服务而影响独立性的情形。
 

德隆系意图复辟?

       据悉,新潮能源已就匿名造谣事项向公安部门提交报案材料,向监管部门进行汇报。
       近两年来,新潮能源因与德隆系的纠葛屡次受到公众的关注。一次是以黄万珍为首的前任管理层在任职其间,其受德隆系及唐万新指使,使新潮能源陷入多起投资纠纷中,并多次与唐万新等共同成为被告。而影响最大的一次,则是2018年6月,中小股东代表联合重组董事会、监事会,随后,包括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监事等在内的时任十几位董监高全部离职,由中小股东提名的候选人全部赢得了市场的认可,通过选举接任成为新一任董监高。这也是被市场所公认为新潮能源摆脱德隆魅影的标志性事件。
       新一届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上任后,于2018年12月24日向公司出具书面文件,声明:其与“唐万新”、所谓的“德隆系”不存在任何的委任关系或代理关系,公司目前的任何决策和经营不会被“唐万新”、所谓的“德隆系”影响。在此基础上,新潮能源加强了经营管理力度,在上任首年经营业绩即创历史新高的同时,加速了对多项“历史遗留问题”的梳理和解决工作,发现违法事项即向公安部门报案,并相继获得受理和立案。
       不过,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德隆系残余股东似乎对目前的现状不满意,希望进一步攫取更多利益。他们在唐万新等人的策动下积极运作,试图夺取新潮能源的实际控制权。
       现任管理层自上任以来,全力清除德隆影响的工作似乎触动了德隆系的神经。新潮能源认为,上述报道中充斥的大量未经验证、主管臆断的不实描述,以及采用移花接木的形式,将公司前期的巨额损失归咎于现任管理层,以此混淆视听,从而隐晦地替前任管理层洗脱嫌疑。
       新潮能源相关人员透露,十股东之一的绵阳泰合实际控制人为陈启航,而陈启航为新潮能源监事长。如果绵阳泰合参与这一罢免董事长行动,陈启航有畅通的渠道和公司取得联系。公开资料显示,绵阳泰合持有新潮能源约1.1%的股权,陈启航通过绵阳泰合间接持有新潮能源0.28%的股权。
       企查查信息显示,绵阳泰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西藏溢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为赖孝辉。而据了解,赖孝辉是德隆旧部,曾担任德恒证券成都八宝街营业部总经理,在2009年1月证监会对德恒证券多名高管做出市场禁入处罚时,赖孝辉与唐万新同在市场禁入名单中。
       十股东之一的宁波善见也颇有来头。公开资料显示,宁波善见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静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主要股东高为民和蒋旻,分别持有其60%和40%股份。据知情人士透露,高为民曾和德隆系成员之一的傅斌一起开过公司,经傅斌推荐,成为当年德隆时期主要干将郭建伟的司机;蒋旻则是当年德隆时期傅斌的下属。傅斌后又担任渤海信托杭州办事处负责人、信托计划信托经理,其在渤海信托任职期间,还曾在新潮能源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
       而知情人士透露,上海关山的章证照目前也由傅斌控制。
       据介绍,傅斌是德隆旧部,曾是德隆时期德恒证券上海营业部总经理,现通过其父亲持有杭州索思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股权。此前曾有知情人士向中证君爆料,索思邦的经营或由郭建伟决定,其多次代表索思邦出面与投资人沟通,并曾向投资人表示,其委托的亲属在索思邦持有股份。索思邦的另一股东朱晓红则是郭建伟大学同学。据了解,杭州索思邦是德隆系主要资金募集平台。
       除了在资本运作方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之外,企查查资料显示,上述10家企业中就有4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均指向了唐万新。北京正和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隆德长青的第一大股东,持股99%,是德隆系主要资本运作平台之一。其第一大股东李丽云持股60%,是德隆系现物业负责人;第二大股东蔡红军持股40%,是德隆系现司机班班长;上海贵廷投资中心大股东、最终受益人王强是德隆旧部、德隆系*ST德奥的现职员工、德隆系干将梁丽萍的同学;北京鸿富思源投资中心也是德隆员工持股平台之一,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闫莉是德隆旧部;深圳金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1%(实际控制人刘志臣,是德隆系唐万新曾控制新潮能源的代持方)。此外,金志昌盛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梁丽娟持股49%,她是现德隆系干将梁丽萍的亲姐姐。梁丽萍曾为德隆旧部,是当年德隆时期德隆伊斯兰信托信托业务总部副总经理兼宁夏联络二处经理,曾因德隆事件被判刑3年,并处罚金6万元。
       此次德隆系携其关联公司向新潮能源突然发难,与其说是一场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掠夺战,还不如说更像一场德隆系谋划已久的复辟。
       德隆系复辟能否得逞?新潮能源是否将再次沦为德隆系的圈钱工具?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是否再次遭到重大损害?相信不久就能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