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明星公司”陷入“十面埋伏”
2019-07-29 伊楠 阅读:

       在A股中,有很多公司的业绩来源仅仅依靠几个金主,有的因此获得稳定的营收,活得风生水起;有的因此被钳制、被压榨,金主一旦掉转船头就会深受其害;还有的因过度依赖而在经营过程中丧失话语权,金主们仗着自己权大势大只收货不交钱,账期一拖再拖,直至上市公司资金链断裂;除此之外,也有一部分“高阶玩家”干脆与“金主爸爸”相互关联勾结,在隐秘的角落互通有无、玩转各种利益输送,这些现象都是A股患有“大客户依赖症”的上市公司们的众生相。在这个“症状”之下,大客户既可能成为公司业绩的“救世主”,也可能会变成一颗颗“暗雷”。
       有时候,大客户虽然是上市公司赖以存活的“输血管”,但也可能成为随时引爆的“暗雷”,神雾环保今天的局面与大客户长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是不无关系的。
       是何原因让这家上市不到5年曾经的“明星公司”陷入“十面埋伏”之中?
       梳理神雾环保上市之路,可以发现其是一步步迈入经营危机的,其中的过程或许与“神秘”的大客户们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子公司的诉讼、仲裁事项不断增多


       2018年,神雾环保取得营业总收入5125.2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8.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幅度513.75%。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神雾环保不只是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其2018年度财务报表还被出具非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意见指出,2018年年末,神雾环保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1039.24万元,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短缺,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多项资产存在被抵押、冻结、资产保全事项、存在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职工薪酬未能按时支付、欠缴税金等情形。此外,公司生产经营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很可能无法在正常的经营过程中变现资产、清偿债务,营运能力持续恶化。
       7月12日,神雾环保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75亿元至8.8亿元,上年同期则亏损1.65亿元。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神雾环保表示,公司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短缺,受资金短缺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在建重点工程均未复工,对报告期收入没有贡献;公司提供的对外担保事项,因被担保方未能按期足额还款,报告期内计提预计负债6.93亿元。此外,报告期内,公司持有的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3754万元;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7.27亿元。
       7月22日,神雾环保对外披露,公司累计新增诉讼、仲裁案件情况及已披露的诉讼、仲裁案件进展情况。因流动性紧张问题仍未解决,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诉讼、仲裁事项不断增多,案件量较大。
       公告显示,截至目前,神雾环保被强制执行案件共计25起,涉案金额为11.56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89.87%。公司表示,若强制执行案件全部履行完毕,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具有重大不利影响。

诸多问题皆因违规担保


       “银行账户被冻结、多项资产存在被抵押、冻结、资产保全事项、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职工薪酬未能按时支付、欠缴税金....”公司如今可谓是一言难尽。
       然而,除了上述经营问题外,神雾环保还违规向其控股股东等方的近10亿元借款提供担保,而据悉控股股东目前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面临无法清偿到期债务的风险。
       公告内容显示,2015年、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未履行公司用印程序、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以及信息披露义务,为控股股东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
       截至2019年3月31日,神雾集团持有神雾环保4.16亿股,持股比例为41.16%。
       因上述违规担保,神雾环保、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相关责任主体被北京监管局被出具警示函及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神雾环保、公司董事长及神雾集团对上述担保事项进行清理,通过偿还主债权等措施,消除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
       此外,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2019年5月29日,神雾环保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日,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吴道洪也因涉嫌违法违规收到立案调查通知。

经营严重依赖关联大客户,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2014年,神雾环保借壳天立环保上市,上市以来其前五大客户贡献占销售总额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2014年至2018年间,贡献占比分别达到80%、92%、94%、96%、98%。值得注意的是,大客户乌海洪远新能源等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榜,其对神雾环保曾经拥有的“妖艳”业绩贡献巨大。然而,正是几家“熟脸”的大客户与神雾环保以及其背后的神雾集团是有着或多或少关联关系,使得神雾环保上市以来一直被人以“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话题所诟病。
       以神雾环保史上最大“金主”乌海洪远新能源为例,其前身为乌海神雾煤化,其在2016年6月与神雾环保签下了39亿元的合同,一度成为神雾环保2016年第一大客户,贡献销售额达12.87亿元,占当年总销售比重高达41%。在更名为洪远新能源之后,该公司又与神雾环保签下59.47亿元的大单,一举成为神雾环保借壳上市以来中标最大的单个项目,继续“蝉联”神雾环保2017年的销售客户冠军,贡献销售额15.49亿元,占当年总销售比例的55%。
       需要注意的是,这家为神雾环保销售贡献超过一半的大客户不仅在最初的名字上与神雾环保有着渊源,其股东中还包含了神雾环保,持股比例为1.69%。而除了股东中除了神雾环保,持股比例高达83%、洪远新能源的另一大股东长新衡盛也有29.88%的股份属于神雾集团,而且长新衡盛股东构成中也有神雾集团全资子公司。透过错综复杂关系,可以看到洪远新能源超过80%的股份都是与神雾集团有着密切关联的。
       还比如说,从2015年就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内蒙古港原化工,直到2018年仍然“蝉联”,且成为2018年神雾环保唯一剩下的客户。经记者大体计算,港原化工2015年至2018年向神雾环保共贡献了约8.12亿元的营收。2015年9月2日,神雾环保曾为港原化工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本金金额达到2.3亿元,也就在担保协议签订过后不久,神雾环保就与港原化工签订了5.5亿元的合同。神雾环保为何要对自己的客户进行连带责任担保?是否港原化工本身没有能力“吃下”这个大订单?又是否神雾环保与港原化工本身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所以需要“惺惺相惜”?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查询企查查发现,港原化工在2018年多达4次与神雾环保、神雾科技同时成为被执行人,翻阅这些裁定书,内容也多是港原化工拖欠账款。这些信息显示出港原化工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并不良好。此外,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港原化工虽然2018年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拖欠其他账款,但仍“不忘”向神雾环保贡献了5003万元的合同,此行为着实令人“感动”。
        除此之外,还比如此前连续3年登上前五大客户名单的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2015年至2017年为神雾环保贡献了4.5亿元、10.36亿元、5.02亿元收入,分别占当年销售总额比例的37%、33%、18%。工商资料显示,新疆胜沃与神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北京禾工共同持股一家公司,名为新疆锦龙神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表面上看,两者之间似乎关联不大,但实际彼此之间还是存在一些交情的。自2014年8月双方首次合作以来,新疆胜沃一直是神雾集团前五大客户之一,直到2018年才从其大客户名单中消失。最初它们签订的合同金额暂定为5.19亿元,竣工日期为2015年9月30日。不过此后,“竣工日期”一拖再拖,合同金额也越滚越大。先是在2014年底增加到6.8亿元,后又于2016年上调至9.01亿元,2017年再次上调至10.11亿元。然而,与合同金额增长一样,峻工时间也是越拖越晚,原定竣工日期为2015年9月30日,但直至2018年,神雾环保才在年报中称“新疆胜沃项目工程建设部分已经完成”。
       对于神雾环保来说,长期以来因经营严重依赖关联大客户,直接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财务数据显示,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至2018年,公司应收款项占营收的比例分别高达82%、53%、34%、73%、2697%。由此可看出,除了2016年占比较低之外,其余时间应收款项占营收五成以上,如此就意味着,神雾环保多年来有一半以上的营业收入只是“纸面富贵”,并没有变成“真金白银”。要知道,对一家公司而言,若应收账款占比较高,一旦出现坏账,则资金链将会受到严重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企业后期的运营。
       事实上,对于神雾环保来说,这种负面影响已经发生。2017年,神雾环保应收款项坏账损失还为1.79亿元,可到了2018年,突然增至6.7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6.74亿元的坏账中的大部分是来自与神雾集团有直接关联关系的乌海洪远新能源和包头博发稀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针对它们的坏账准备分别达到了3.08亿元和1.66亿元,计提比例高达30%和60%,计提理由为“逾期未结算,收回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可在2017年时,神雾环保并未披露对两者有任何坏账计提。
       乌海洪远新能源和包头博发是神雾环保的关联公司,与其合作时间相对较长。其中,乌海洪远新能源2016年就与神雾环保签下大合同,而包头博发则是其2016年的第五大客户、2017年的第三大客户。此外,两家公司均为神雾集团参股公司,按理来说,同属一个集团的神雾环保可以随时掌握它们的经营情况,对其经营情况、资金链状况可能早做预判。而且,乌海洪远新能源还是神雾环保有史以来最大的客户,神雾环保为了自身的利益,也更应该对其回款情况“时时紧盯”,然而在此前,神雾环保却未披露任何消息,直到2018年才突然计提了3.08亿元,如此做法着实让人不解,若联想到A股上市公司常用的“业绩大洗澡”一事,不由让人猜测神雾环保是不是也存在借大客户欠款之名行“业绩洗澡”之实呢?
       既然大部分应收坏账来自神雾环保关联公司,这就令投资者产生更多疑问:它们之间是否真的签下这么大的订单?神雾环保此前突飞猛进的收入是否压根儿就是“虚拟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