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强制执行好吗?
2019-07-31 林园 阅读:

       大骨头是干垃圾,小碎骨是湿垃圾;整只小龙虾是湿垃圾,去黄龙虾头是干垃圾,龙虾壳是干垃圾,龙虾黄、龙虾肉是湿垃圾;喝不完的奶茶如何垃圾分类?先把奶茶倒进水槽,再把珍珠扔入“湿垃圾”,洗干净奶茶被子后压扁扔进“干垃圾”桶,杯盖放入“可回收”……
       看到这么繁琐的垃圾分类法,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戒掉奶茶、戒掉小龙虾、戒掉啃骨头,而是想干脆戒掉饭好了!
       据安信证券6月19日的行业分析报告,预计到2020年垃圾分类服务全国市场规模超过610亿元。
       根据媒体公开的数据:从4月26日到7月15日,81天时间内,就有651家垃圾分类相关企业注册成立。
       既然垃圾分类带来这么大的市场,有没有更好的商业模式能减轻居民垃圾分类的负担?

1

       上海实行垃圾分类后,有人吐槽,居民吃一顿饭需要10分钟,饭后垃圾分类需要半小时,垃圾分类不彻底还要罚款……
       上海施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1个月,居民为了减轻垃圾分类负担,外卖“羊肉串”点成“羊肉吕”了。因为那根签子要分类回收,所以很多人点外卖吃羊肉串的时候都特意跟店家注明:不要签子。
       这只是上海施行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一个缩影,估计很多人都开始垃圾焦虑了。
       很多观点建议,我们应该向日本学习。在日本,垃圾分类已经成为一项国民基本素质教育,哪怕是一个三岁的孩子,都能很好地将不同垃圾进行分类。
       日本人均每年只有410公斤垃圾,是世界上人均垃圾生产量最少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垃圾分类回收做得最好的国家。
       从1980年开始,日本逐步建立起一套近乎苛刻的垃圾分类制度。每年12月份,日本的每一家住户都会收到一张来年的特殊“年历”:每月的日期都用黄、绿等不同的颜色来标注,每一种颜色代表哪一天可以扔哪种垃圾。比如,厨房垃圾,每周三和周五才能扔。
       商业发展最大的价值在于节省社会成本。社会分工越细,商业会越发达,所谓专业的人要干专业的事。
       比如,我们明明知道从超市买菜的价格远高于从菜农手里买,但是我们还是愿意从超市买,为什么?因为这样做节省了时间,实际成本更低。
       餐桌上的你 ,可能是一位火箭工程师,也可能是一位艺术家,或者是一位经济学家,亦或者是一位企业管理者,或者,你只是一位普通的白领……不论你的专业方向和水准如何,你每天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来管理垃圾。这就等于变相增加了老百姓学习成本以及垃圾管理成本。
       垃圾管理成本,不仅仅是回收过程中直接产生的费用,每个环节的所产生的隐性成本也是不可以忽略的。
       比如,过于详细的分类有可能会额外增加物流成本。如果每种垃圾运输车只收一类垃圾,垃圾车的“空载率”会提高,甚至需要增加更多的回收车数量以及更多人力成本。日本业内估计,整个垃圾回收的人工和运输成本要占七成左右。
       抛开物流成本,分类后的垃圾回收再利用率有多高呢?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3年数据统计,日本垃圾的回收再利用率低于20%。也就是说,日本人拼了老命分类的垃圾,最后依旧是有80%要被拖去焚烧场火葬的。
       豆瓣上有一篇描写日本垃圾分类的文章称,日本人洁癖对于清洁度要求非常高,像欧洲那样,把饮料瓶回收清洗再利用的事儿,搁日本是几乎不存在的,大部分垃圾终究是要烧掉的,让老百姓进行垃圾细分的必要性到底有多大?
       根据日本神奈川开成町多年的调查结果,可燃垃圾中,其他类垃圾的混入率始终在30%上下。这说明,虽然日本的垃圾分类规则细致,对于国民的要求也很高,但事实上垃圾分类出错率依旧不减。
       有些日本学者早就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如此细致的分类工作全部转嫁到老百姓头上,并不合理。与其分的太细做不好,不如分的粗些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提高垃圾集中分类产业的效率。



2

       那么,垃圾分类交给谁来做,效率会更高?
       在美国,很少有家庭把厨余垃圾扔到外面,而是直接倒入下水道,垃圾处理器能够把厨余垃圾研磨,处理成液体,然后再通过下水道进入城市污水处理系统得到处理,还可以加工成肥料在循环使用,实现对垃圾处理的简便化和资源化。
       除了美国,瑞典也鼓励居民使用厨余垃圾处理器,英国的一些地区对购买处理器还提供财务补贴,以减少对垃圾填埋场的负担。
       虽然垃圾处理器目前主要应用于厨余垃圾,但这已经解决了一大半的垃圾处理问题。

       在人工智能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也可以应用人工智能实现垃圾分类处理。应用人工智能改造垃圾分类处理系统,不仅能将劳动者从这项劳动中解放出来,还能够极大地提高垃圾分类处理的效率和准确度。
       一句话,与其强制居民花费更多的时间成本做好垃圾分类,不如期待更好的商业解决方案。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