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巧女只有出让控制权,才能救得了东方园林?
2019-08-01 伊楠 阅读:

       为了纾解东方园林的资金危机,何巧女和丈夫唐凯又一次准备转让自己所持有的股份,而这一次随着5%的股权一同交出的,恐怕还有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权。
       东方园林7月30日发布公告称,7月30日起,东方园林停牌筹划股权转让。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和丈夫唐凯将转让5%股权,受让方为朝阳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朝汇鑫”)。
       有意思的是,北京朝汇鑫成立于2019年7月23日。从注册时间来看,似乎专为入主东方园林而来。

北京国资拟入主


       这并非朝阳国资委首次驰援东方园林,在本次权益变动前,同属朝阳国资旗下的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曾于2018年12月耗资10.14亿元入股东方园林,成为公司战略股东,持股份占总股本的5%。因此,再度受让5%股权后,朝阳国资已持有东方园林10%股权。
       根据东方园林公告,北京朝汇鑫通过本次股权受让及受托表决权等方式,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人可能涉及变更。
       假设何巧女再通过表决权委托方式让渡控制权,朝阳国资将成为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何巧女及唐凯此番欲将部分股份转让给国资,已有一定预期。
       就在今年6月份,东方园林曾作出说明,自2018年10月以来,一直在筹划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计划,并表示正在与部分战略投资者接洽、商讨中,但截至当时尚未签署正式协议。
       此前何巧女也曾先后多次在公开场合透露“接洽国资、商谈股权转让”事宜。7月18日,在东方园林的路演会上,副董事长赵冬称,“引入国资战投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半个月后,靴子落地,无疑也向市场释放东方园林的危机正在迎来可能的解决方案。
       东方园林有关人士表示:“迎接国资股东的入主,高度符合东方园林的战略发展需要,公司对此表示欢迎。达成这一转让结果,既有市场的因素,也有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需求的综合考虑,更是双方强强联手的战略选择。”
      “国资入主对东方园林而言是好事。”一名业内人士表示,朝阳国资拥有较强的资本优势及银行间的资源,此后,相信有着国企背景的东方园林在企业评级和银行授信方面都能借力得到相应提升,并带给公司更多的商业机会、政策倾斜和项目资源。
       有关人士透露,此次朝阳区国资入主东方园林后,将以市场化模式加速混改及业务合作,将在金融、业务、政策等多个维度全力支持东方园林发展。

何巧女的不得已

       这次转让股权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变更是个利好消息:国资股东进入,意味着东方园林或可转危为安。
       但也有人对此不抱有信心,认为国资进入并不能带动股价长期上涨,更直指此次东方园林停牌转让股权就像此前其他上市民企引入国资战投,最终仍无法脱困,“又是熟悉的味道”。
       然而,再不引入资本,东方园林缺钱的情况将愈演愈烈。
       在公布此次股权转让之前,本月中旬,东方园林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亏5.5~7.5亿元,而上年同期,东方园林盈利超6.6亿元。
       上半年的业绩变动,东方园林认为主要是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自去年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公司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此外,部分运营的环保工厂进行技改,报告期未产生收益。营业收入减少的同时费用持续发生,特别是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且报告期处置资产产生了一定的投资损失。
       东方园林不仅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其资产质量也在严重恶化。据2019年一季度财报,截至2019年3月底,东方园林存货资产高达149.31亿,占总资产的比重为36.03%,占净资产的比重高达117.31%。
       由于其承接的传统项目通常为政府财政资金投入,结算体系较为复杂,结算流程和结算时间较长,一般过程结算需要3至6个月,由此导致客户结算与公司收入确认之间存在差异。
       东方园林的存货主要为已完工但并未完成结算的项目。受地方政府资金压力的影响,存货存在结算延期带来的潜亏风险。
       2019年6月至今,东方园林新增15条被执行人消息,何巧女也在今年5月成为了被执行人。

       2018年5月至今,东方园林股价跌幅达69%,市值从516亿元跌至158亿元。
       种种压力加持下,再次转让5%股权是何巧女纾困东方园林的不得已之举。
       此前曾有知情人透露,何巧女与国资的谈判此前进展不太顺利,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彼时何巧女不太愿意转让出东方园林的控制权。
       今年上半年,“欠薪”风波一直是困扰何巧女的一大难题,7月初,多名东方园林员工称,东方园林已在陆续结清拖欠的员工薪资。有消息称,东方园林彼时发薪的资金即来源于朝阳区国资的帮助。
       对于东方园林来说,何巧女通过控制权的让渡,获得资金和资源等方面的多方位赋能,才是解救东方园林的重要棋局。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