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资本抽逃,青年汽车267亿项目进入强制执行阶段
2019-08-06 国际金融报 阅读:

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

       南阳水氢发动机项目还未尘埃落定,青年汽车又惹上了新“麻烦”。
       日前,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指出青年汽车在宁夏石嘴山规划投资额高达267.09亿元的造车项目目前已经进入强制执行阶段。
       据了解,双方的渊源始于2010年。在与宁夏石嘴山政府合作期间,青年汽车涉嫌资本抽逃资金1.162亿元,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于2018年6月6日作出判决,要求青年汽车返还抽逃资金及利息等,但因青年汽车未履行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现被要求强制执行。

以“煤”换“车”

       今年5月,青年汽车因“加水就能跑”的汽车迅速进入大众视野。据报道,南阳市政府为支持该项目,提供了40亿元资金。
       不过,最终在解析原理时,青年汽车称加水能跑只是噱头,真实情况是“加铝”。有业内人士指出,原理上虽然可行,可在实用层面,安全性和经济性上仍需打上问号。
       对于惯会“画大饼”的青年汽车来说,上述水氢发动机的“套路”并不算新鲜,宁夏石嘴山政府就曾被青年汽车“套路”过,而当时,青年汽车看中的是宁夏石嘴山的煤矿。
       2010年,在两个位于山东的生产基地先后烂尾之后,青年汽车又找到了“新目标”——与石嘴山政府合作投资生产基地。
       彼时,青年汽车的卡车销量不过数百辆,最高峰也未曾超过3000辆。然而,在此情况下,青年汽车向石嘴山市政府承诺,在石嘴山建立总投资高达267.09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青年汽车在石嘴山巨额投资的前提是,政府出部分资金给青年汽车配套煤矿。
       据悉,石嘴山政府为给青年汽车配套煤矿,让石嘴山矿业集团以煤矿资源出资与青年汽车合作成立国马科技,但此后造车项目不见进展,成了青年汽车又一处烂尾项目。青年汽车甚至分两次抽逃了国马科技1.162亿元注册资本,并变卖了煤矿。
       2013年,石嘴山当地警方成立专案组,但至今也未成功追逃到抽逃资金,更遑论已经投入的资金和煤矿。
       “同病相怜”的还有鄂尔多斯政府。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这张大饼,拿到了鄂尔多斯配给的13亿吨煤炭资源,随后转手以31亿元的价格卖予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了2亿元定金。


危机四伏

       上述一系列动作背后都有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的身影。业界有人戏称,庞青年的名气可能不如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可其“PPT能力”还是较“出逃海外”的贾跃亭略胜一筹,毕竟他直到现在仍在国内发展得如鱼得水。
       据记者查询,庞青年的失信被执行次数高达22条,年份跨越2014年9月-2019年7月,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失信被执行次数更是高达171条。据粗略估计,庞青年旗下仅青年汽车因失信被执行的金额就高达30余亿元。

       庞青年最近一条失信被执行信息立案于今年7月4日,被执行信息显示,庞青年欠款1亿元不还,且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旗下青年汽车几乎所有资产都存在被强制执行的风险,包括青年汽车所持有的注册商标专利权、青年汽车97.5779%的股份以及2015年3月后青年汽车项下所有的客车生产设备。

       不仅如此,庞青年还因拖欠员工1100万元工资于2018年5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7年还曾卷入“骗补”事件。
       在取得石嘴山造车项目时,庞青年手中还有“莲花”乘用车,之后也曾有过较为宏伟的造车蓝图:2012年下半年,青年汽车收购世爵公司29.9%股份,并计划收购萨博汽车,规划了世爵、萨博、莲花三个技术平台体系。然而,青年汽车最终收购萨博汽车失败,还设定了2013年年销量10万辆,3年-5年内产销规模达30万辆的目标,但后来现实与理想相差甚远。
       如今,市场上几乎听不到青年汽车乘用车的消息。商用车方面,有消息称,2019年初,南阳市政府采购中心受南阳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委托,花费超8000万元购买青年汽车旗下72辆氢能源公交车。

本文作者:肖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