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园林易主事宜尘埃落定 后期的路往何处走?
2019-08-06 伊楠 阅读:

       今日,有着“中国园林行业第一股”之称的东方园林发布了公司即将“易主”的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何巧女、唐凯拟向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朝汇鑫转让东方园林5%股份,并将16.8%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至此,东方园林一直筹划的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计划终于尘埃落定。

实控人变更

      本次权益变动事项完成后,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巧女、唐凯变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8月2日,何巧女、唐凯已与朝汇鑫签署相关协议。何巧女方面表示,目前尚未有明确计划、协议或安排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继续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公告披露,此次权益变动尚需经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后且获得经营者集中反垄断不予禁止决定,还需提交深交所进行合规性审核,方能办理过户手续。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东方园林将成为朝阳区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协议转让的价格为5.90元/股,和东方园林停牌前收盘价一致,也意味何巧女夫妇本次为了能够以停牌前收盘价转让5%股权,不惜“白送”了手上其他16.8%股权的表决权。
       东方园林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控股权的转移有利于增强公司信用,提高公司和项目融资能力, 为公司提供满足自身经营发展需要的流动性支持,有助于快速恢复并提高公司造血能力。
此次控股权转移后,东方园林的经营管理层不会发生重大变化,这就保持了企业原有经营机制和团队的活力和效率,同时提高了抗风险能力。
       受此消息影响,在大盘今天整体走势并不太好的情况下,东方园林今日股价逆势大涨,截至发稿前,东方园林股价为6.4元每股,单日涨幅为8.47%。

都是PPP惹的祸

       东方园林上市三年后,园林业务逐渐走下坡路,市政绿化项目也度过了它的黄金期。
       传统业务不好做,东方园林就把目光放在PPP上,这个被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的领域,似乎蕴藏着无限商机。
       成也PPP,败也PPP。PPP项目的性质决定其回报周期长、资金占款多,回款高度依赖地方政府财政与资金流动性。出于项目进展需要,企业补贴工程资金,而自身融资渠道有限,逐步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东方园林在PPP领域狂飙猛进的拿单速度令同行侧目。从2015年至今年5月,东方园林合计中标PPP项目113个,总中标额达1693亿元。
       PPP是重资产经营,如果资金链紧张,很容易出问题。尤其是在扩张速度特别快的情况下,更容易出问题。
       大体量的PPP项目,意味着大体量的资金。所以东方园林融资的脚步决不能停,但是融资就会欠更多的钱,这样往复循环,债务问题逐渐激化。
       所以当去杠杆政策来临,银行不像以前一样愿意贷款给PPP企业的时候,PPP红利时代高歌猛进的东方园林,遭遇当头棒喝就不算冤枉了。
       雪上加霜的是,几乎所有的PPP项目都需要垫资施工。东方园林的短期借款从2013年的19.69亿暴增到2018年半年报的33.95亿,应付债券也激增到22.37亿。作为一家营收只有152亿的上市公司来说,借的钱有点多了。
       借钱的后果就是财务费用高的惊人,东方园林2018年半年的净利润也就6.63亿,财务费用已经鲸吞了近半收益。
       更悲惨的是,由于政府的审批效率相对较低,PPP业务就算完工后,也往往很难拿到现金。不断的等待层层审批,东方园林勉强能做到经营性现金流为正数,但是由于投资新业务开支太多,导致现金流整体入不敷出。
       浙江一家生态环保上市公司人士表示:“PPP资产没有政府背景,是很难生存的,上市公司向相关国企及时出售资产是正确选择。”
       截至8月5日,东方园林市值已从去年高峰时的500亿元大幅缩水至158亿元,一年多时间蒸发342亿元。
       此次何巧女夫妇让出东方园林实际控制权获得的近8亿元,对解决东方园林现在的资金困局到底有多大帮助,恐怕还要看东方园林后续能否优化公司治理,特别是能不能把业务做好。
       自从2018年行业速度放缓之后,东方园林随即采取了稳健的发展战略,重新确定了水环境综合治理和工业危废处置双主业,不再以项目数量为指标,而是静下心来打造精品项目,谋求企业稳健发展。
       未来,只要东方园林坚持做精品工程的态度不变,能力不变,东方园林就仍然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