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环境IPO被否
2019-09-29 伊楠 阅读:

       9月27日,海湾环境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湾环境”)上会,拟中小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432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海湾环境这次的募资额可谓相当迷你,只有1.19亿元,较其上一次冲刺IPO时张口要募资的约4.80亿元大幅缩水,即使这样,其此次IPO依然被否。
       海湾环境这次过会之所以引发众人关注,主要是因为它在2015年首次提交招股书之后,排了近2年的队,却在2017年终止审查。
       换言之,等待了4年多的时间,海湾环境今天终于接受了证监会发审委员的“面试”,却依然以失败告终。

前后矛盾的招股书

       海湾环境成立于1994年,是一家从事废气治理、大气污染治理、批发环保设备等业务的企业,主要为石化、化工等行业企业排放的VOCs等大气污染物治理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它的主要客户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化集团、中海油等大型央企。
       两次IPO之路,海湾环境前后发布4份招股书,分别是2015版、2017版、2018版、2019版。通过对信披内容的对比,可以发现海湾环境在供应商、营收等方面披露的数据出现了矛盾。
       在2017版招股书中,海湾环境2015年的第五大供应商为湖北楚天蓝环保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楚天蓝”),采购额为686.15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额的5.14%。
       而在2018版的招股书中,公司2015年的第五大供应商却换成了AVC PALTEX CORP,采购金额为617.3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5.25%。
       从2017版招股书披露的2015年采购明细来看,AVC PALTEX CORP这家公司在海湾环境的生产类采购排名中,位列第七,采购额占比仅为4.62%。不仅低于楚天蓝,中间还隔着卡尔冈碳素(苏州)有限公司。
       这不由得令人产生疑问,为何在2018版招股书中,AVC PALTEX CORP成了第五大供应商?楚天蓝却榜上无名呢?
       更蹊跷的是,2018年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楚天蓝这位供应商身上。根据2018版招股书,楚天蓝是2018年1-6月的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95.73万元。
       可是在2019版招股书中,2016-2018年报告期内,海湾环境向楚天蓝的采购只有2016年的记录,原本2018年1-6月发生的495.73万元采购额再度消失。
       除此之外,海湾环境首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它2015年实现了35714.11万元的营业收入。
       而此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海湾环境2015年实现了30980.89万元的营业收入,有4000多万元“不翼而飞”。
       在首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2015年,海湾环境向公司第一大客户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为17596.54万元。
       而在此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2015年,海湾环境向公司第一大客户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变成了12044.11万元。

现金流压力山大

       单从营收来说,海湾环境还算不错。2016年-2018年,海湾环境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3637.12万元、40883.83万元、55353.46万元。
       然而,持续增长的营收并未给公司带来良好的现金流。2016年-2018年,海湾环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755.57万元、-4629.31万元、4440.81万元,近三年公司经营活动累计净流出现金3944.07万元。
       查阅2015年和2018年海湾环境两次招股书不难发现,公司的盈利业绩在近年来也出现了大幅波动。2012年至2018年,海湾环境的营收分别为8699.84万元、1.26亿元、2.43亿元、3.10亿元、3.36亿元、4.08亿元和5.53亿元。
       2013年至2015年海湾环境首次招股书时报告期的净利润分别为2220.30万元、4010.45万元、4588.28万元。
       但在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大幅下滑,分别为2357.37万元、3148.84万元和6099.22万元。
       不仅如此,海湾环境的应收账款也快速增长,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为4.2亿,而当期的营业收入仅5.53亿。
       持续的资金紧绷,使得海湾环境不得不靠举债来维系公司的经营。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公司短期借款9266万元,发行企业债券4983万元。
       与此同时,海湾环境还存在客户集中度高的问题。
       综合多版招股书,海湾环境2012-2014年源于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维持在40%左右,而在2015-2018年这段期间,这一比例则变为94.31%、84.44%、77.85%、73.1%。虽然在逐渐下降,但客户集中度仍然较高。
       海湾环境近年来高管团队变动频繁,尤其是财务总监职务。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张勇、孙集平、张益梅3名监事先后辞职;2017年6月至8月,副总经理巩东奇、财务总监兼董秘鄢云因、副总经理陈银燕先后辞职;2018年7月31日,王晓娟因个人原因辞去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职务,其上任还不满一年。
       瑕疵难掩,海湾环境IPO闯关屡屡受挫便也不觉得奇怪。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