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环境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困局待解
2019-10-09 伊楠 阅读:

     10月8日,博天环境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收到债券信用评级机构新世纪评级发来的公告,新世纪评级将博天环境AA-级主体信用等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根据公告,主要是由于博天环境实际控制人所持股权质押比例高、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流动性持续紧张、子公司股权被冻结等因素造成的。

       这些因素,正是博天环境待解的困局。

低流动性

       上市之初,博天环境就陷入过资金链困局。

       早在2014年,博天环境就曾提出过IPO申请,但由于当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过高,存在较高的财务风险,当年年底即被终止。

       在2017年博天环境上市伊始,其资产负债率依然偏高、偿债能力不足等问题再度遭到外界质疑。

       从博天环境的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2013-2015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71%、67%,虽呈现下降态势,但与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相比仍然较高。此外,截止2016年6月,公司共负债约25亿,利息支出呈上升趋势,利息保障倍数又逐年下降,偿债能力不容乐观。

       跟A股大部分环保领域公司一样,博天环境财务压力较大。跟很多公司不一样的是,通过IPO上市募资之后,博天环境的债务不降反增。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博天环境总负债近百亿。10月中旬,博天环境发行的G16博天将回售,规模3亿元。

       在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的背景下,博天环境负债总额和负债率持续攀升。

       从负债总额来看,2017年一季度,博天环境负债总额只有44.64亿元,今年上半年达到101.34亿元,突破百亿大关。

       相对应的,2017年一季度,博天环境负债率为71.27%,今年一季度公司负债率上升至80.03%。而今年上半年,根据博天环境负债总额计算,公司负债率为80.74%,进一步上升。

       截至2019年上半年,博天环境合并口径借款余额为47.13亿元,较2018年末新增8.46亿元。2018年末,博天环境净资产为23.87亿元,新增借款占2018年末净资产的35.44%,超过净资产比例的20%。

       对比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50%左右的资产负债率,博天环境的资产负债率远远碾压同行。

       流动性危机下,实际控制人赵笠钧所持股权几乎悉数被质押,股权质押率高达98.99%。

       新世纪资信的评级跟踪报告指出,博天环境资本性支出压力持续增加,债务循环压力较大,债务期限结构亟待调整。

       报告评论称,博天环境在建项目规模较大、特别是2017年以来新增不少PPP项目,公司业务处于扩张期,且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博天环境PPP投资类项目较多,规模比较大、周期长,对资金需求高,要缓解资金压力,就需要大量进行项目生产换取收入,但生产又需要投入大笔资金,且项目建设前期也难增加经营现金流入,在融资渠道有限且负债率高企的情况下,又给博天环境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恶性循环。


业绩下滑

       博天环境的危局从去年底几大股东减持计划已见端倪。

       2018年底,博天环境接受了国家纾困基金,就在那时,三大股东国投创新、复星创富、鑫发汇泽打算减持清仓,最终在媒体关注和上交所问询之下,上述三家股东未在计划的减持区间内进行减持。

       鑫发汇泽于今年8月已重抛减持计划,拟在半年内减持不超过博天环境总股本比例2%的股份。

       祸不单行的是,博天环境今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也遭遇了滑铁卢。

       半年报显示,博天环境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8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73%,对应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44.98万元,同比下降46.70%,扣非净利润就有点可怜了,只有1493.31亿元,同比下降82.64%。14亿多元的营业收入,竟然只有不到1500万元净利润,博天环境的盈利能力之低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毛利率、净利率也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博天环境的毛利率、净利率为20.1%、3.01%,比上年同期都有下降。其根源在于博天环境的管理和财务费用急剧增长。

       今年上半年财务费用为0.94亿元,去年同期为0.27亿元,增加6773.56万元,增幅高达255.20%。

       博天环境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年底及今年上半年银行借款增加、融资成本上升以及原建设项目进入运营期,贷款利息计入财务费用,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长。

       雪上加霜的是,在今年7月份,由于交易方申请,博天环境收购高频美特利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70%股权被冻结。此前,博天环境被指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

       而此次股权被冻结,源于2018年5月的一场收购。

       去年5月,博天环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高频环境70%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中介机构费用及交易费用,募集配套资金金额不超过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总金额的100%。

       随后,双方确定本次股权转让交易作价为3.5亿元,其中以向申请人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2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1.5亿元。

     《收购协议》签署后,博天环境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3000万元定金;之后博天环境完成了高频环境70%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成为高频环境持股70%的大股东。

       不过,博天环境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博天环境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在此次被新世纪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之前,博天环境被爆存在员工数量大减、断薪等现象。

       在博天环境最新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中看到,博天环境公司员工在一年内从2237名减少至1889名,数量减少了348名,降幅达到15.56%。

       有博天环境前员工透露,自今年7月起,博天环境总部职能部门和几个区域中心大部分员工的工资已经停发,子公司和项目部门的薪酬还在发放、以维持工程运行,但也是自筹资金,导致员工不正常离职情况严重。

       不过据了解,至少到2018年底,博天环境尚能正常运作,还发了年终奖。直到2019年一季度以后,员工才感受到博天环境的资金压力很大。

       在重重危机之下,博天环境也在积极采取措施自救,而博天环境为自己找到的出路,很可能是引入国资。

       有消息称,博天环境正在和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谈判,长江大保护有很大可能会收购博天环境。

       如果,博天环境成功引入国资,将是国资入主民营上市公司的又一典型案例。

       无论何种形式,我们期待博天环境走出困境。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