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湖美景不再 水质难改善
2019-10-12 伊楠 阅读:

 

        “盛夏的呼伦湖,蓝天下碧波万顷。水天一色的湖面上,小巧的凉亭立于湖心岛,仿佛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欢迎八方来客。”这是曾经的呼伦湖美景,而现在只能在记忆里寻找。

       生态环境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呼伦湖生态环境治理一期工程项目实际投资13.15亿元,治理后总氮、高锰酸盐指数有所下降,但化学需氧量(COD)、总磷、氟化物指标却不降反升,水质仍为最差的劣五类。根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地表水分为五类,劣五类水即污染程度超过五类的水,已不适宜饮用。

       今年4月,内蒙古自治区在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草原生态环境问题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中指出,呼伦湖的生态地位至关重要,中央领导同志就其保护治理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但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作为整改牵头单位,没有履行应承担的职责,不仅统筹推进和协调各有关部门和地方不够,在治理规划编制审核上敷衍应对,而且在工程项目管理上流于形式”。
       由于呼伦湖是“只进不出”的典型内陆湖泊,这种类型的湖泊对污染物质净化能力很低。当湖水因蒸发而消耗时,不能蒸发的污染物大都留在湖里。自1999年以来,呼伦湖水位逐年下降,面积快速萎缩。
       为拯救这个母亲湖,呼伦贝尔人不遗余力。2016年10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条例》颁布施行。这是呼伦贝尔市自然保护区历史上首部“一区一法”,也是呼伦贝尔市自然保护区立法的里程碑。

       此外,为了解决蓄水量萎缩问题,当地相关部门也想了不少办法。例如,3条主要河流水源不足,呼伦贝尔市便启动了“引河入湖”工程,直接从海拉尔河修建引水沟渠,将河水引入湖中,每年能为呼伦湖补水7.5亿立方米。但令人遗憾的是,虽然此举对遏制呼伦湖水位下降起到了一定作用,不过水污染的问题却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呼伦湖渔业公司提供的数据表明,目前呼伦湖的PH值已由上世纪60年代的8.5左右上升至9.1左右,盐、碱度分别增长3倍和10倍,总氮、总磷含量分别增长2.5倍和2倍。湖水盐碱度增加,生态功能衰退,使这一带的生态受到严重威胁。
       对于呼伦湖生态日渐恶化的原因,历来有多种说法。有人说,气候因素导致呼伦湖进入正常枯水期,水位下降不可避免。在这种情况下,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几条注入呼伦湖的河流也出现了流量大幅减少甚至断流的现象,更加重了呼伦湖的旱情。

       “对呼伦湖最为重要的克鲁伦河,发源于蒙古国的肯特山山脉东麓,由于蒙古国沙化过于严重,导致这条河流在2007年年底与该国的600多条大小河流曾一度干涸或断流,这是呼伦湖水位下降的首要原因。”呼伦贝尔市水利局一工作人员如是说。

       也有人认为,呼伦湖生态恶化的原因不能完全归咎于连年干旱,是呼伦贝尔草原上的人为开发破坏了支撑呼伦湖的河流和地下水源。
还有人认为,所谓人为因素,主要是指前些年人们在湖边的过度放牧等活动。

       据呼伦贝尔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近五年来呼伦湖湖水的砷含量一直超标。而业内人士称,不论造纸厂排污,还是过度放牧,应该都不会与呼伦湖的砷含量超标有关。

       对于呼伦湖污染物砷的来源,呼伦贝尔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此前回应媒体时说,监测站能力不足,查不出,目前了解的情况是,呼伦湖周边没有砷污染物的排放源,其他原因还需要确定。

       近年来,社会上质疑呼伦贝尔草原开发会破坏水资源的声音此起彼伏。面对层出不穷的质疑,呼伦贝尔市环保局一负责人说,“呼伦湖是我们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整个区域之内,尤其是核心区和缓冲区,我们这些年进行了生态移民,严格管理,基本上制止了人为因素”。

       对于这种说法,有的牧民并不认同。“我们在湖边的确没有看到什么厂矿企业,但是周边的地下水和几条河流都与呼伦湖相通,在这些河流附近开矿建厂,就不会对湖水产生影响吗?”一位当地牧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