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还有未来吗?
2019-10-30 伊楠 阅读:

        过去这段时间,蔚来汽车股价低迷、融资进展不力、交付缓慢,对李斌来说,压力不仅大而且正在变得更大。就在10月28日,蔚来汽车宣布公司CFO谢东萤辞职。
        谢东萤于2017年5月加入蔚来汽车,此前他曾在新东方、京东、百盛中国任职,并帮助上述公司赴美上市。同时,他也被外界视为蔚来上市的功臣。而此次谢东萤离职时点比较特殊——正值蔚来遭遇融资难题。36氪的报道称,谢东萤的离开可能和蔚来新的战略融资举措相关。
        上市一周年后,李斌和他的蔚来汽车陷入前所未有的舆论“重围”,坏消息不断。
        9月24日,蔚来汽车发布2019年的第二季度财报——该季营收环比下降7.5%,而亏损环比增长超过25%。
        面对这样的成绩单,蔚来起初选择了不做解释,并取消了当日的电话会议,理由是“电话会议一般是季报的补充,我们认为此次季报已充分涵盖目前需披露的信息。”
        对此,投资者们选择了用脚投票。财报发布后,蔚来汽车的股价当日盘中一度暴跌28%,最终以20%的跌幅收盘。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蔚来的股票持续下跌,从9月24日到10月2日,蔚来股价曾一度暴跌60.06%,最低跌至1.19美元。
        投资机构对蔚来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伯恩斯坦将蔚来的目标价下调至0.9美元。一向看多的高盛也将其目标股价下调85%至1.47美元。
        对于蔚来来说,1美元左右的股价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在美股,有一个让上市公司如芒在背的“1美元退市”制度——上市公司的股价如果不足一美元,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90天里,仍然不能提升股价,将被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如果被迫从美股退市,对蔚来将是巨大的灾难:不仅意味着品牌受损,也意味着蔚来失去了从二级市场融资的渠道。对于蔚来而言,股价的1美元保卫战迫在眉睫。
        蔚来解决当前的困境其中一个关键在于找到新的融资,但这并不容易。


谁来接盘?

        10月14日,媒体报道称,蔚来正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洽谈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并将落户一个年产能20万辆的工厂。不过两天之后,吴兴区委宣传部门对媒体表示,“洽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今年5月,蔚来宣布与亦庄国投达成100亿融资协议。不过,两个月前有媒体报道称该计划已告吹。蔚来随后对此进行了辟谣,近日再谈及该项目时,李斌表示“敏感问题,不方便回答”。
        几年前,李斌也曾经为钱发愁,但那个时候他发愁的不是钱太少,而是钱太多。“我一直的痛苦就是要拒绝别人,少投点,想投1亿的能不能只投3千万?想投3千万的能不能只投1千万美金?我们都是这样的。”
        2014年蔚来成立的时候,站在蔚来背后的是56家投资人,几乎囊括了中国互联网和投资界的大半江山——马化腾、刘强东、张磊、李想、雷军都投了蔚来。
        蔚来一定会赚钱的,这是2014年,蔚来所有投资人的想法。

        五年过去了,当年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蔚来遭遇成长的烦恼。

虽然早期李斌已经预计“没有200亿最好别想造车”,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李斌还是低估了蔚来的烧钱速度。最新的数据显示,蔚来的亏损已经超过了200亿元,但赚钱还遥遥无期。
        10月中下旬,李斌在绍兴车友会的现场承认,蔚来的钱不够,“大家算账就知道,蔚来离赚钱还挺远的。前面融的钱,肯定支持不到赚钱的那一天。”
        蔚来还需要继续融资输血,但从近期的反馈看,进展并不顺利。“(蔚来)不一定过得很阳光明媚,(但)肯定死不了。” 在近日的2019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也在现场回应了资金问题,他表示蔚来是一个有正常经营的公司,“每个月有进账的情况下,我觉得大家对我们的担心稍稍多余了一点”。
        蔚来之于李斌,是“有史以来经历的最难的一次创业”,创办之初,他认为蔚来失败是大概率事件,2018年时,他把这个成功率提升到了51%。不知今天在李斌心里,蔚来成功的几率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