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点重重的东鹏控股IPO闯关,“环保”魔咒破除了吗?
2019-10-25 伊楠 阅读:

       10月24日,根据投行以及相关业内人士证实,东鹏控股的首发申请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A股IPO顺利过会。这就意味着,即将完成A股上市的东鹏控股,将成为瓷砖行业继蒙娜丽莎、欧神诺之后的又一家A股上市企业。

        广东东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鹏控股)是一家以生产、销售瓷砖、洁具等建筑和卫生陶瓷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

        此前,东鹏控股曾在港交所有过短暂的上市时光,但由于其所在的建筑陶瓷行业被投资人视为“夕阳产业”等因素,港股股价一直颇为低迷。2016年6月,东鹏控股果断私有化,并转而投身A股IPO。

        东鹏控股即便这次成功过会,仍然有很多不被看好的疑点,持续盈利能力也成为发审委询问的焦点。


环保问题难解决

        2016年6月从港股退市之后,东鹏控股火速开始筹备A股IPO,其在2017年9月8日在深交所披露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但一年之后,证监会才披露反馈意见,直至2019年10月18日,东鹏控股终于迎来新的上市进展。

        而这一切,或与其所在行业的特性密切相关。东鹏控股所在的建筑陶瓷行业,一贯被冠以“三高”标签,即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的行业。

        中国陶瓷行业素来有“上市难”的魔咒,证监会发审部门对陶瓷企业的态度相当审慎。陶瓷企业上市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建材行业被环保部归为13个重点污染行业之一,在上市之前需要通过省环保厅的核查。

        如果是欲抢占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也无可厚非,但是对于陶瓷、瓷砖类企业来说,一定要做到绿色发展,清洁生产,不能赚“带血”的GDP。

        东鹏控股在这方面做得如何呢?

        东鹏控股子公司东鹏洁具此前就因工业废水排放超标,被佛山市禅城区环境保护局张槎分局罚款18457.30元。除此之外,东鹏控股实际控制人何新明控制的另一家陶瓷生产企业--山东东鹏陶瓷有限公司,2017年6月1日被注销,原因是山东淄博市2017年出台了《淄博市2017年环境保护突出问题综合整治攻坚方案》,山东东鹏陶瓷被列为重点污染企业,要求关停。

        此外,根据常德市环保局数据,2017年5月19日,东鹏控股子公司澧县新鹏陶瓷有限公司因大气污染问题被澧县环保局责令整改。澧县环保局接到居民对澧县新鹏陶瓷有限公司气味扰民、影响周边居民生活的投诉,责令澧县新鹏陶瓷有限公司将含酚水煤粉转运至煤气站焚烧,将煤粉清理干净。

        实际上,早在2017年3月29日,澧县新鹏陶瓷有限公司已被列入常德市2017年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重点整改单位名单,澧县环保局要求其限期整改。

        环保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企业IPO之路的重点审核内容。在东鹏控股闯关A股之前,蒙娜丽莎就曾因监管层对陶瓷企业审核趋严,经受了1年多的时间、34项反馈,而佛山的另一家陶瓷巨头——欧神诺则放弃IPO,通过被帝欧家居(原帝王洁具)收购的方式曲线上市。

        近年来,在国家环保高压态势下,行业大量的高污染中小企业被迫退出。

        小企业的退出,为东鹏控股这类“大而不能倒”的企业,提供了机会。在近年来,房地产市场明显降温,地产龙头万科都高喊“活下去”的时代,其拟大幅加码主业。

       “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压减落后和过剩产能,依托资本和品牌力量提升行业集中度,推进先进节能减排和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增强行业创新能力和水平。”东鹏控股有关人士认为,公司的IPO募投项目,是综合考虑国家经济形势、产业政策、行业发展趋势、公司资金情况等拟定的,与公司现有生产经营规模、财务状况、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相适应。


仅7名员工的客户创上亿采购额?

        在东鹏控股的招股书中,部分经销商“身份”可疑,或与东鹏控股存在关联关系。

        其招股书中主要客户一栏,2017年“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采购有釉砖5610.78万元、采购无釉砖4496.25万元,分别位居第三大客户和第一大客户。

        而在卫生陶瓷、卫浴产品两个产品系中,“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并未进入前五大客户中,对应销售额不会超过第五大客户的1486.97万元和1488.87万元。

       “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2017年的总采购额则高达1.2697亿元,经过计算,在扣除有釉砖、无釉砖两项产品的采购额之后,该公司还应当采购卫生陶瓷、浴产品金额共计2590.5万元,即便平均划分也分别高达1300万元。

        不仅如此,据数据显示, 2015年“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采购有釉砖3621.90万元、无釉砖2449.82万元,当年采购总额为6210.91万元;2016年采购有釉砖3106.38万元、无釉砖2245.62万元,当年采购总额为5385.46万元。

         从上述数据来看,“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在过往年度向东鹏控股采购内容均以有釉砖、无釉砖为主,几乎不涉及其他品类,这进一步凸显出2017年度的数据异常。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东鹏控股的主要客户中,“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 社保缴纳人数仅为7人。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温州市鸿联建材连锁有限公司”社保缴纳人数则多达178人。

        更奇怪的是,据公开信息显示,“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在《海峡人才网》预留的信息中,将广东东鹏股份公司与“福建三跃建材”并列,联系人及联系电话均一致,这非常令人怀疑,这家仅有7名员工、却贡献了上亿元经销收入的客户,与东鹏控股存在关联关系。

        存在疑似关联关系的还不仅“石狮市三跃建材贸易有限公司”这一家客户,“温州市鸿联建材连锁有限公司”在报告期内一直都是东鹏控股的主要客户,涉及销售金额分别为7015.51万元、7741.58万元和1.0877亿元,招股书并未披露该公司与东鹏控股存在关联关系。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温州市鸿联建材连锁有限公司”的股东包括伍鸿达和陈小秋,陈小秋目前还是“温州市东鹏陶瓷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及持股72.22%的自然人股东,招股书中并未提及到这家公司。


被子公司“拖累”

        此外业内对东鹏控股子公司大范围亏损的问题也大为关注。从招股书披露情况来看,截至2018年4月30日,东鹏控股26家全资子公司,其中有9家经营不善净利润为负,更有7家净资产为负,陷入资不抵债的窘境。

        2017年,东鹏控股子公司淄博卡普尔陶瓷有限公司净利润为-2341.27万元,江西东鹏卫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东鹏”)净利润为-1065.99万元,佛山市东鹏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东鹏”)净利润为-2349.64万元,深圳东鹏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东鹏”)净利润为-240.19万元,佛山市东鹏陶瓷发展有限公司净利润为-161.59万元,广东东鹏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鹏家居”)净利润为-526.49万元,云南轩鹏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轩鹏”)净利润为-38.88万元,江门市东鹏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净利润为-412.43万元,重庆市东鹏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净利润为-100.71万元。

        而上述9家公司中有5家不仅净利润为负,净资产也为负,另有广州市东鹏陶瓷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东鹏”)、上海东鹏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东鹏”)两家公司也同样步入了资不抵债的尴尬境地。

        2017年,江西东鹏的净资产为-3309.66万元,佛山东鹏的净资产为-1420.85万元,深圳东鹏的净资产为-1424.69万元,云南轩鹏的净资产为-53.19万元,东鹏家居的净资产为-2957.77万元,广州东鹏的净资产为-1383.85万元,上海东鹏的净资产为-762.52万元。

        子公司的亏损对公司业绩存在负面影响,子公司近两年业绩是否出现好转?公司是否有对策改善子公司盈利情况?这些只有待东鹏控股披露最新信息后方能知晓。

        环保问题并未完全解决,子公司的业绩也实在不怎么样,加之建筑陶瓷业整体情况不佳。即便顺利过会,要想从这些困境中脱离出来,东鹏控股依然任重道远。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