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冬天
2019-11-05 伊楠 阅读:

          继“为梦想窒息”后,“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罗永浩也凉凉了。

         11月3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及罗永浩因欠款370余万元,于10月30日被法院限制消费。

         严格点说,罗永浩现在还不是老赖。他上的是法院“限制消费人员”的名单,而不是“失信执行人”的名单。但看上去,他距离老赖不是很远了。

         随后,罗永浩针对“被限制消费”的消息进行回应。罗永浩在微博中表示,在过去的10个月里,锤子科技已还掉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罗永浩本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助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罗永浩表示,未来的一段时期,就算是“卖艺”也会把债务全部还完。

         从当年扬言要打败苹果的“传奇网红”,沦落到如今的被限制消费,老罗的创业经历着实令人唏嘘。


理想主义者

         对于老罗来说,“卖艺”并非第一次。因为口才犀利与情怀加持,2016 年,锤子新品发布会的票价甚至堪比王菲演唱会门票的价格; 2017 年,锤子就宣布了和陌陌“合作”,老罗亲自在陌陌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问答,一个半小时收到26万打赏。

         在一次和罗振宇的访谈对话中,罗永浩曾透露,对其个人而言,赚钱最快的方式是做脱口秀,一签就是年约,一年就能赚七千万到一个亿。

         所以老罗如果真能踏踏实实“卖艺”,做做直播或讲一讲脱口秀,还清债务可能真的不算是难事。

         众所周知,在中国企业家中,要讲理想和情怀,罗永浩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但就像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一样,“理想”和“情怀”也总要在最困难的时候才最有力量。

         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罗永浩的选择并不多,因为留在他身上的情怀光环已经不多了。这位曾经以理想主义大师出现的罗家胖子,已经低调的只有现实可以垂泪了。

         两年前,罗永浩曾许下“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的豪言壮语;两年后,他却写下略显凄凉的“卖艺自白”,并且因为锤子手机被限制消费。

         在老罗的自辩中可以看出,罗永浩依然保持着他的体面,对自己的遭遇没有逃避,也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是保持了一贯自嘲的风格,仍然以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向未来。

锤子手机


行业终结者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句话或能成为罗永浩的一个注解。

         作为一位营销专家,罗永浩身上永远不缺新闻,砸冰箱、怼房产中介,没少出风头,也没少得罪人。

         罗永浩从创业开始就自带聚光灯,这个高二就退学,卖二手书、倒卖走私车,后来加入新东方、创办牛博网、砸冰箱维权、和方舟子互怼,曾一度成为互联网上最早的“网红”,但自2012年宣布创业做手机以来,罗永浩被现实一次次打脸。

         罗永浩曾在自己的自传《创业在路上》中提到,产品经理的创业者可能会犯一个严重的错误:想做的事情太多,也就是所谓的“产品经理的贪婪”,很不幸的是,罗永浩自己也犯了这样的错误。

         从2006年离开新东方创办牛博网开始,罗永浩一直在做各种尝试,也一直在与各种机遇擦肩而过。

         2012年,罗永浩看到了智能手机的风口,于是当即创办了“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然而等到罗永浩正式推出第一款手机时,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已基本形成。

         2015年,第一款锤子手机的发布会现场,老罗身后的PPT上写着“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罗永浩的确以亲自跑生产车间、凌晨五六点发设计师参考图等等践行了“偏执狂”,但并没有因此得以生存,“偏执狂”的结局是将旗下的坚果品牌以及手机业务卖给字节跳动,离开了手机团队。

         2018年8月20日,在坚果Pro 2S的发布会上,罗永浩首次介绍了“快如科技”团队的社交软件“子弹短信”。这款产品随后迅速蹿红。当年8月27日,子弹短信完成一轮高达1.5亿元的融资,2019年初,子弹短信更名为聊天宝。

         上线之初,在罗永浩的带货下,聊天宝通过社交赚金币的运营模式吸引了一批用户。

         今年2月,情况急转直下。国家网信办约谈了包括“聊天宝”在内的四款社交类新功能新应用企业负责人,责成有关企业履行和完善安全机制程序,依法开展安全评估工作。今年3月,媒体报道称聊天宝团队宣布就地解散。

         电子烟是罗永浩离开坚果手机团队后的“再创业”项目。

         有报道称,罗永浩透露自己做电子烟的初衷除了看好行业以外,还希望通过电子烟实现盈利,为锤子科技供应商欠下的货款还债。

         4月29日,罗永浩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正式加入由曾任锤子科技总裁的彭锦洲创办的小野科技,投身到今年大热的电子烟创业浪潮。

         此前老罗非常欣赏且苦于合作无门的陈冠希,成为了小野的产品代言人, “小野一下”燃爆互联网。

         小野找陈冠希代言的费用超过一千万元。而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小野的主体北京大稳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披露的融资只有三千万。

         拿出三分之一融资额邀请一个代言人,可见其在营销层面上的决心。本以为,联手陈老师后的罗老师可以就此翻身,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过去的一周,对于罗永浩来说就是多事之秋。因为他的另一根救命稻草——电子烟行业亮起了红灯。

         就在11月1日晚间,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对电子烟网络宣传及销售发布禁令。这与罗永浩微博转发“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双11在电商平台正式开售的消息,仅仅隔了20分钟。

         有网友将老罗比作行业终结者,“当老师当不下去,开博客网关停,卖手机以惊人速度把6亿投资一年干光,欠一屁股债自己抽身,卖电子烟遇上国家管控。现在又在微博反复宣传12月发布会,这次行业终结者又看上哪一行了?”

         对于罗永浩的遭遇,陌陌CEO、锤子科技前董事唐岩日前评价罗永浩,称罗永浩对融资看得过于乐观,导致目前面临一系列困境。

         可能对方只是打个电话说项目很好,很有兴趣,罗永浩就认为“钱已经到口袋了”。

         虽然罗永浩依然是那个彪悍、偏执、充满理想主义的老罗,但商业世界是残酷的,情怀终究不能当饭吃。

         罗永浩的这个冬天可能会长一点。

         未来的某一天,罗永浩可能会重新开始,只是不确定在什么领域。从过往看,罗永浩的“使命”不是开创,而是终结。

         当然,无论罗永浩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最终都能被他刷出一波理想主义的情怀,最终成为焦点,这是专属于罗永浩的生存技能。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