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蓝科技区块链技术引关注,是蹭热点还是有基础?
2019-11-07 伊楠 阅读:

         近段时间,区块链很热。

         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区块链+”将继“互联网+”之后引领下一次产业变革大潮。


布局区块链

         经历了近两年的沉寂后,区块链走出了狂热的“泡沫期”,一些对于行业认知度不高、缺乏真正技术的企业已被逐渐淘汰。一些拥有核心技术、拥有落地场景的企业慢慢“熬”过来了。

         政策加持下,区块链产业之间的交流更加活跃。以区块链溯源领域为例,此前一些迟迟没有合作意向的客户开始寻求合作,行业内的大企业对于区块链技术合作也有了相关预算,区块链溯源行业间的融合程度也在进一步加深。

         此形势下,身为产业佼佼者的上市公司机会众多。

         有专家表示,“区块链技术和业务结合,需要对业务本身和区块链技术都有较强的理解,需要人才、经验和产品等多方面的沉淀,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应结合自身的业务或客户,找到与区块链的结合点”。

         不少公司或拥抱风口或蹭热点,京蓝科技就是其中的一家。

         在国家网信办网站上可以看到,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共发布了两批名单,而京蓝科技的“区块链农业生产溯源系统”就在10月18日发布的第二批共309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中。

         据悉,“区块链农业生产溯源系统”利用分布田间的先进农业生产控制设备、传感器构建农田物联网,直接读取并记录农田土壤、水分、肥料、作物长势以及农事作业数据,整个过程完全无需人工接入,实现了真正的全自动化管理。

         同时物联网采集的数据通过京蓝物联的边缘计算网关和田间物联网设备直接上传到京蓝物联农业生产区块链,确保数据的真实可靠;系统向最终消费者提供不可篡改的追溯二维码,消费者通过扫码方式对上链的农作物溯源数据进行实时查询,终端农产品消费者可以一键掌握所购农产品的全部真实可信的生产信息。

         据京蓝科技描述,该系统已为内蒙、河北、新疆、宁夏等区域的农业企业提供生产溯源服务,特别在兴安盟数字农场的水稻种植上已与阿里云联合建立从种植到加工、运输、零售的全过程区块链溯源服务。

         根据公开的信息,10月29日,京蓝科技还与农发集团、京蓝物联网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共同推动区域农业大数据、区块链溯源体系等信息化平台建设。


引深交所关注

         有意思的是,京蓝科技对于该备案的公告比名单发布的时间晚了10天,刚好在市场情绪点燃前夕,京蓝科技对披露信息时点的把控,可见一斑。

         不过,也就因为这个公告的时间点太过于微妙,京蓝科技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

         2019年 10月 28 日,京蓝科技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京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以下简称“《关注函》”),对京蓝科技已披露的《关于下属公司区块链农业生产溯源系统通过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公告》(以下简称“备案公告”)进行了关注。

         深交所关注的其中一个焦点,就是京蓝科技为什么未能及时披露备案公告,是否存在选择性信息披露。

         京蓝科技对此解释称,河北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2019年10月24日下午以电话的方式通知好农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农易”)自主研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区块链农业生产溯源系统”已通过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备案。

         好农易于2019年10月26日将该信息告知京蓝科技,京蓝科技于2019年10月27日发布了相关公告,不存在选择性信息披露。

         深交所关注的另外一个焦点,是好农易区块链业务是否具有相应的业务基础和可实现性。

         11月5日,京蓝科技对此回复称,好农易是京蓝云智联全资子公司,主要借助物联网、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面向农业生产管理开展社会化全程综合服务。

         京蓝科技称,好农易与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上海指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借助其在区块链技术方面的积累,深化好农易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发展。

         好农易未来将不断开展社会化服务和“区块链农业生产溯源系统”的推广应用,以满足规模化种植必然带来生产过程溯源的大量需求,初期将在重点粮食主产区和特色作物产区打造1-2个区块链农业应用试点,建立成熟的应用模式再全面推广。

         据此,京蓝科技认为好农易区块链业务的发展具有一定的业务基础和可实现性。

业绩下滑

         从10月公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报告的数据可以看出,京蓝科技今年的业绩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2019年前三季度,京蓝科技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14亿元、0.18亿元,同比下降16.46%、78.08%;此外,流动负债高、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等也是其无法忽视的问题。
         面对业绩大幅走低的情况,京蓝科技表示,报告期内业绩下滑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受国内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材料、人工等成本费用逐年上升,致利润率同比有所下降;二是受行业政策的影响及自身业务结构的调整,部分业务板块的项目进度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作为一家智慧生态建设产业企业,京蓝科技的探索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观其企业发展,京蓝科技的主营业务曾涉足索道旅游项目、软件开发、房地产、矿业发展等多项不同领域,但始终没有获得太大的成功。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还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京蓝科技控股子公司在雄安新区项目预中标的情况。中标公告显示,京蓝园林此次仅为预中标,尚未收到《中标通知书》或相关确认文件。深交所要求京蓝科技说明最终中标的可能性,并说明该项目预中标对业绩的具体影响。
         京蓝科技对此回复称,2019年10月29日,公司收到了《中标通知书》,确定公司控股子公司京蓝北方园林(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蓝园林”)与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为雄安新区2019年植树造林项目(秋季)生态游憩林部分施工总承包第四标段的中标方。
         本次中标价格为2.40亿元,京蓝园林与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各承担50%的施工任务。经初步测算,本次中标项目成本预计约为1.02亿元。若未来能够顺利实施,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目前,京蓝园林还未签订该项目的正式合同,项目实施的具体内容以最终合同及执行情况为准。
         雄安新区和区块链,京蓝科技都选择在这个时候布局,到底能不能蹭热点成功,还要看接下来的业绩表现怎么样了。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