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电池难逃追债之苦
2019-11-14 伊楠 阅读:

         深圳市比克电池有限公司,新能源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号称全球高镍电池领先者。今年10月,公司还以6.5MWh的装机量杀入国内动力电池行业前十位。

         然而,如此规模的一家企业也难逃追债之苦,波及上市公司之众,近几年A股罕见。能确定的就包括新宙邦等4家锂电材料上市公司,2家上市公司股东,以及下游的众泰汽车和华泰汽车。

         “部分供应商公告对比克应收账款事宜受媒体广泛关注”,比克动力11月12日晚间发布了一份声明致歉,同时表示未能如约付清供应商货款,主要是因为公司目前面临着一定的现金流压力,主要受众泰汽车及华泰汽车未付货款影响。

         其中,众泰汽车应收账款约6亿元,华泰汽车应收账款约3亿元,目前比克动力已经分别提起相关诉讼。

 

恶性循环

         比克动力赶上了两家出现债务危机的整车企业。结果,下游拖欠比克动力的应收款,公司就继续拖欠上游材料企业的货款。

         不过,上游材料企业里有不少上市公司,马上要到年底了,这些供货商需要做减值测试,问题随之公开。

         先是科创板企业容百科技坐不住了,11月5日晚间率先披露了比克电池应收票据到期未能兑付的消息。截至当日,公司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2.08亿元,其中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合计2.06亿元。

         由于该应收票据存在无法全额兑付的风险,容百科技只能将其转为应收款,并按照10%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

         随后,杭可科技、当升科技和新宙邦也加入到了“讨债”队伍中。至此,比克动力及子公司合计拖欠上述4家上市公司债务达7.3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比克动力债务危机的暴露,除了受到众泰、华泰拖欠应收款影响外,行业需求下滑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直接受冲击的是整车企业,其次就是动力电池企业,虽然上游锂价有所下调,但终端需求不振,会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冲击,动力电池企业议价能力相应较弱。”一位锂电上市公司中层13日介绍称。

         他指出,行业整体下滑背景下,只有具备规模、市场优势的头部企业才具备一定抵抗力,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由于市场份额较低,正面临重新洗牌的风险。

        “除了积极协调推动整车厂商回款,我们也和股东、相关政府方、债务人保持了积极沟通,共同制定付款解决方案和经营性资金补充方案。”比克动力在12日的声明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