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再问獐子岛疑案:扇贝死亡调查专家身份成谜?
2019-11-22 伊楠 阅读:

         獐子岛的扇贝死亡事件在继续发酵。

         11月13日,中国生态资本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獐子岛演戏上瘾,悲惨剧情再升级》,详细描述了獐子岛扇贝大面积死亡的事情。

         然而,一周多的时间过去,獐子岛扇贝离奇死亡的谜团仍未解开。

         11月20日下午,深交所再度对獐子岛下发问询函,要求獐子岛补充说明:专家在虾夷扇贝底播养殖海域采用现场拖网随机抽检情况,包括参与抽测专家的人数、所在单位,以及除底播虾夷扇贝以外,獐子岛其他品种的风险情况。


问询四大疑点

         獐子岛于11月19日晚间对深交所11月14日下发的关注函进行公告回复,而针对这份回复当中的部分内容,深交所于20日再次下发关注函。

         在11月19日回复公告中,獐子岛披露,有关专家针对11月初长海县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召开专题会议听取了獐子岛集团虾夷扇贝抽测过程及结果、海洋牧场环境相关数据等报告以及长海县其他养殖业户受灾情况报告,并进行了研讨。专家在獐子岛虾夷扇贝底播养殖海域采用现场拖网随机抽检三个站位,统计现存成活和死亡虾夷扇贝,死亡率约为75%、90%和50%。

         在这次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再次追问四大疑点,就组织调查的专家、其他海域扇贝的死亡情况、别的品种的风险情况以及整个公司业绩稳定性进行了问询。

         连专家所在单位都要进行问询,深交所这次恐怕是动真格了。

         深交所再次“追问”并非没有道理。

        11月19日晚间,獐子岛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称,11月16日,有关专家针对11月初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在对獐子岛虾夷扇贝底播养殖海域采用现场拖网随机抽检三个站位,统计现存成活和死亡虾夷扇贝死亡率约为75%、90%和50%。专家表示,个别死亡个体软体部完整,或仅剩部分软体部,大部分为空壳但珍珠层清洁,表明为近期死亡。

         但对于此次扇贝大规模死亡具体原因这一问题,獐子岛依旧表示,“可能涉及到养殖环境、病原感染等多种因素,具体原因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此外,在该份回复函中,獐子岛还一并声称,鉴于专家尚未确定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为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公司决定底播虾夷扇贝由规模发展阶段向探索阶段调整,进一步压缩养殖面积。同时,除底播虾夷扇贝外,公司在其他产业及品种方面已具备了较好的盈利能力基础,公司认为未来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而更令人疑惑的是,近日,由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组织的专家调查组赶赴獐子岛进行实地调查,并就扇贝死亡事件形成了专家结论。但当被问及能否提供獐子岛专家调查组名单时,负责人称不方便。该负责人还表示,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对獐子岛一事无话可说。

        从当地政府的表态看,之所以不公开专家名单,似乎是为了保障调查不受干扰。类似的逻辑,在许多专家参与的调查中并不鲜见,可以说,专家名单保密,已成为一些政府部门的惯例。

        然而,仔细推敲,这样的逻辑其实站不住脚。专家既然受聘参与调查,手中就掌握了巨大的权力,他的一句话可能决定企业和个人的命运,而权力与责任对等,这是现代社会最起码的伦理。如果连专家名单都遮遮掩掩,所谓的“权责对等”就无从说起。

        从最新的獐子岛回应深交所问询函中看,回应内容把深交所问询函反驳的体无完肤,獐子岛自称公司基本不存在任何问题,包括不存在财务“洗大澡”和破坏性采捕的情形,同时,自2012年开始,公司扇贝底播面积呈逐年减少趋势,至2018年,底播投苗面积减少至约32万亩,较底播面积最高年份降幅近80%。公司的所有采捕都符合国际惯例,是国际上最先进的采捕技术。同一块种植海域出现不同产量与扇贝不同死亡,都属于非常正常的现象。一句话,獐子岛没有任何过错。

         这份回应内容中,应用了非常专业的技术术语,篇幅不短,看来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员工称扇贝死亡有隐情?

         在20日的最新回复函中,獐子岛强调公司不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况,同时对于扇贝大面积死亡的原因,獐子岛声明目前还不清楚,专家还在调查中。

         可是事实的真相,可能并不是这样的。据多位扇贝养殖、捕捞经验丰富的獐子岛的老员工说,獐子岛目前采捕深海底播虾夷扇贝的拖网法对海底生态破坏严重,或是酿成近年扇贝频繁“猝死”的原因。

         在用目前的拖网法采捕扇贝之前,獐子岛公司一直使用人工潜水采捕扇贝。从事潜水采捕扇贝十余年的员工表示,“什么扇贝饿死了、冷水团来了都是托词,是推却责任。当前的采捕方式违反了大自然的规律,严重地破坏了海底生态平衡。大型拖网没有500斤也有400斤,这样的钢铁巨网下到海底,耙的时候,就会把海底千百年形成的植被全部破坏。”

         此外,数名獐子岛员工表示,獐子岛存在提前采捕扇贝、揠苗助长的行为。正常扇贝的生长周期是三年,现在因为投苗少了,又需要卖出回笼资金,有的一年前投的、两年前投的都会被采。这种行为无疑增加了海底拖网的次数。

         除此之外,獐子岛员工还表示,近年来的海水温度升高也是扇贝死亡的原因之一,从2018年开始水温开始明显升高,以往年份25摄氏度就是最高温,去年到今年温度最高的地方能达到30摄氏度。

         更令人震惊的是,据獐子岛的前员工透露,獐子岛还存在收购贝苗造假的问题。

         在獐子岛做过养殖、播苗的某獐子岛前员工坦言,“如果獐子岛在买苗这事上不造假,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

         他讲得很直白,“只要给钱,1斤沙子都能记录成16个苗;要是不给钱,16个苗没准就当做3、4个记。”

         这种“走后门”的形式在养殖户和收苗工之间广为流传——养殖户“多卖苗”,收苗工赚外快,皆大欢喜。

         做假账的后果是,原本应该收上100亿个苗,实际可能连60亿个都不到,剩下40亿个或许是沙子、石头。

         这也是一直以来,獐子岛的岛民对“扇贝死了”一事一直心有怨气的原因,“压根就没播过那么多苗,扇贝上哪儿死?”

         从獐子岛自身的情况看,调查真相是必要的,但在既成事实面前,如何进行善后处理才是大家更关心以及獐子岛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一味地在回复函中粉饰太平、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让越来越多的人对獐子岛失去信心。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