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多只考拉在澳大利亚大火中死亡,并不是唯一需要保护的物种
2019-11-25 伊楠 阅读:

         由于澳大利亚在过去几周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森林大火,考拉所面临的困境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大火使这种有袋动物的栖息地遭受严重破坏,据估计,可能有多达1000只考拉在大火中死亡。这对于已经受气候变化、疾病和森林砍伐等影响下艰难生存的物种来说,这是一个悲剧。
         最近的许多新闻表明,森林大火摧毁了考拉80%的栖息地,使该物种面临“功能性灭绝”。这引起了社交媒体网友的讨论,在一些平台上大量转发文章。但是好消息是,专家们不同意考拉已经面临功能性灭绝的说法,并不是森林大火使考拉濒临灭绝。早在森林大火席卷整个澳大利亚之前,就已经提出了该物种处于危险之中的想法。

         澳大利亚博物馆的考拉遗传学家丽贝卡·约翰逊表示:“我不认为考拉已经功能性灭绝。” “也就是说,大火可能会对我们所知道的一些极有价值的种群产生巨大影响,这些种群对于该物种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
         昆士兰大学的环境保护主义者克里斯汀·亚当斯-霍斯金于为《对话》写了一篇文章, 概述了澳大利亚考拉的命运。在其中,亚当斯·霍斯金明确指出,功能性灭绝标签的应用可能过于匆忙。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的合作试图量化剩下的考拉数量,但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亚当斯-霍斯金写道:“要确定散布在澳大利亚东部的考拉种群是否已经灭绝,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对科学家来说,要全面了解澳大利亚的考拉数量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很难将该物种归类为“功能性灭绝”。

         缅因大学的气候科学家雅克琳·吉尔在一条推文中暗示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有少数非营利组织报告了种群急剧下降的情况。”约翰逊说:“考拉标志性地提醒人们,直接由于人类的影响,我们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将发生更广泛的变化。” “它们应该成为开始的催化剂,并通过对话来理解和保护我们所有的生物多样性,因为它们不是唯一需要保护的物种。” 此外,AKF明确表示,其“功能性绝种”的定义意味着该物种“已超过恢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