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环境陷借款纠纷,逾5000万资金被扣划
2019-11-25 伊楠 阅读:

         11月21日,博天环境公告披露,因与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借款纠纷一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博天环境募集资金专项账户的部分资金执行扣划,扣划金额为5133.88万元。

         博天环境遭遇的困境还不止于此。此前,该公司控股股东所持1.48亿股股份中,有1.36亿股被司法轮候冻结;此外,公司还因未及时披露大额仲裁案件相关事项被证监会“监管关注”。

         博天环境方面表示:“现在的大环境下,整个环保行业都是这样的一个趋势。(主要是)金融机构对民企的放贷收紧了,所以整体造成了这种资金紧张的情况。”对于目前的经营情况,以及是否会寻求国资解困等问题,博天环境方面表示:“没办法事先进行告知。具体如何应对,将会发布公告。”


危机多点发酵

         博天环境也曾有过“高光时刻”。2017年该公司在A股上市,当年5月份股价达到53.64元/股的高点,总市值逾200亿元。

         然而两年过后,在今年9月末,博天环境就被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原因是博天环境存在“实际控制人所质押股权比例高”“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流动性持续紧张”等一系列问题。

         据天眼查显示,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通过“汇金聚合”和“中金公信”两家公司共计持有博天环境股份1.65亿股,占博天环境总股本41.14%,为博天环境实际控制人。同时,据博天环境三季报显示,“汇金聚合”和“中金公信”累计质押博天环境股份数量为1.64亿股,占其持股的98.99%,股权质押风险高。

         新世纪评级表示,今年上半年博天环境实现营收14.89亿元,同比下降8.7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亿元,同比减少46.7%。公司流动资产为46.03亿元,流动负债为67.36亿元,流动比率为68.34%,速动比率为51.9%。同时,博天环境的短期刚性债务27.19亿元,货币资金10.96亿元(其中2.2亿元受限),公司“资产流动性持续紧张”。

         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博天环境负债分别为43.05亿元、67.84亿元、95.32亿元和101.34亿元;负债率也维持在高位,分别为74.33%、78.01%、79.97%和80.74%。

         今年前三季度,博天环境实现营收16.69亿元,同比减少42.8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减少251.06%。在建工程为47.08亿元,较去年末增长8.35%。

         对于公司目前的困境,博天环境方面表示:“现在的大环境下,整个环保行业都是这样的一个趋势。我们其实并没有拿太多的项目,(主要是)金融机构对民企的放贷收紧了,所以整体造成了这种资金紧张的情况。”

         值得指出的是,近段时间以来,博天环境的大股东多次减持。年初至今,博天环境大股东“宁波高利”和“京都汇能”已经分别减持博天环境股份720万股和802万股。11月初,博天环境公告称,大股东“京都汇能”和“复星创富”分别计划减持博天环境股份853万股和1253万股,减持窗口期为2019年11月~2020年5月。

被“监管关注”

         目前,博天环境还涉及多起诉讼纠纷。

         11月15日,博天环境公告称,控股股东汇金聚合所持1.48亿股博天环境股份中,1.36亿股因相关诉讼被司法轮候冻结。冻结股份占其所持博天环境股份的91.43%,占博天环境总股本的32.44%。

         11月21日,博天环境再发公告称,因与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借款纠纷一案,法院将博天环境募集资金专项账户中的5133.88万元执行扣划,用于偿还其包括贷款本金、罚息、复利及违约金等费用。

         此外,博天环境还因未及时披露大额仲裁案件相关事项被上交所“监管关注”。

         据上交所出具的监管函件显示,今年6月10日,博天环境因股权收购争议收到仲裁申请书,仲裁结果为裁决博天环境返还已取得的相关股权等。6月14日,法院冻结了博天环境持有的子公司股权。该仲裁事项涉案金额约为3.8亿元,占博天环境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92%。

         据悉,直到今年8月19日,博天环境才部分披露了上述仲裁事项,并称在收到仲裁申请书后经积极沟通,双方就相关事宜达成了初步共识。博天环境方面还表示:“因考虑到仲裁是否继续存在不确定性,当时披露可能会误导投资者并损害公司及高频环境利益,故履行了信息披露暂缓和豁免事项登记审批。”

         而上交所方面认为,该仲裁金额较大,已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应当在收到仲裁申请书时就及时披露。“对方可能撤销仲裁申请”,不属于可以作为暂缓、豁免披露的合理事由。同时,博天环境也未及时披露子公司股权已被冻结的信息。

         上交所方面表示,博天环境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时任公司董事会秘书刘世博,“作为信息披露事务具体负责人,未勤勉尽责,对公司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其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及其在《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性质,上交所做出监管措施决定:对博天环境及刘世博予以监管关注。

         对此,博天环境方面表示:“之前公司有内部报给交易所一个延迟披露的申请文件,公司也有暂缓信披的制度,可能交易所最后对这个并不认可。”

本文来自:中国经营报

本文作者:茹阳阳 吴可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