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布病原因查明,超标排放药厂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2019-12-30 伊楠 阅读:

         2019年11月28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以下简称兰州兽研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2名学生检测出布鲁氏菌抗体阳性。

         截至12月25日16时,兰州兽研所学生和职工血清布鲁氏菌抗体初筛检测累计671份,实验室复核检测确认抗体阳性人员累计181例。此事随后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布鲁氏菌病(下称“布病”)是一种常见的人畜共患病,是我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只有同时具备接触过有布病的牛羊等动物的历史、布病抗体呈阳性以及具有布病的典型症状时,才能被称为临床确诊病例。

         目前,兰州布病初筛出的抗体阳性人员中,有1名出现临床症状。


致病原因

         12月26日晚间,甘肃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兰州兽研所布病事件的情况通报。

         以国家、省市专家为主的调查组对兰州兽研所及相邻的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进行全面调查后认为,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形成含菌气溶胶,生产时段该区域主风向为东南风,兰州兽研所处在中牧兰州生物药厂的下风向,人体吸入或粘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造成兰州兽研所发生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

         此次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是因为据多个地图平台显示,涉事的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地处市区核心地段,周边聚集了许多居民小区以及小学和幼儿园。

         12月27日早间,中牧股份公告称,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发布的《中国农科院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调查处置情况通报》(下称“通报”)中提及的“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即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分支机构兰州生物药厂(下称“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

超标排放

          根据《通报》,在今年7月下旬至8月中旬末的短短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内,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正值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期间,但未见有此次涉事药厂的相关信息公布。

          甘肃省生态环境厅官网7月12日发布的消息显示,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7月进驻甘肃省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并在兰州召开工作动员会。根据安排,中央保护督察组督察进驻时间为1个月,进驻期间为2019年7月12日至8月12日。

         此外,据调查,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还曾因为大气超标排放受到兰州市生态环境局处罚。

         据兰州市生态环境局官网公布的《2013年环境行政处罚公示》显示,中牧股份公司兰州生物药厂违法行为为“烟尘、SO2超标排放”。

         2015年,兰州市生态环境局官网也曾发布消息称,中牧股份兰州生物药厂污染物排放浓度严重超标:烟尘4198.7,二氧化硫1374,按《兰州市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原煤的烟尘排放为120,二氧化硫为900。

          12月27日,兰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科室人士表示,对中牧股份公司兰州生物药厂一直都有监管,如果存在超标排放的情况是会有处罚的。然而,在兰州生态环境局的官网上,并没有任何关于涉事药厂的最新的环保处罚信息。

          甘肃省卫健委称将责成中牧兰州生物药厂以布鲁氏菌病疫苗车间为重点,对全厂开展全面检查,限期整改,验收合格后,布鲁氏菌病疫苗车间才可以恢复生产。

          造成此次事件的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车间已于2019年12月7日停止生产。调查组把此次事件定位为偶然事件,显然不具备说服力。

          涉事企业此前曾多次因排放超标被环保处罚,但仍然环保意识淡薄,才会使得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从而引发这次的布病感染事件。

环境污染会引起更严重的疾病

         这并不是孤例,现代牧业也曾深陷布病困扰。现代牧业每年都有员工被曝感染布病,而其根源也是因为污染。

         2011年,有媒体调查了现代牧业多家牧场,包括安徽马鞍山牧场、安徽肥东牧场以及四川洪雅牧场,这几家牧场均对当地的环境造成污染。由于沼液排放造成了田地减产和水污染,臭气熏天,造成村民家里的天花板和桌子上都是苍蝇。

         2013年,安徽省肥东县环保部门因现代牧业旗下子公司现代牧业(肥东)公司的环境违法行为向其开出罚单,罚款10万元,并全县通报。肥东现代牧业擅自利用槽罐车外运沼液肆意倾倒,多年多次造成环境污染。

         不只中国,在国外也有很多环境污染引起大范围居民患病的案例。比如1943年洛杉矶的光化学烟雾事件。夏季洛杉矶市汽油燃烧后产生的碳氢化合物等在太阳紫外光线照射下引起化学反应,形成浅蓝色烟雾,使该市大多市民患了眼红、头疼病。后来人们称这种污染为光化学烟雾。

          1955年和1970年洛杉矶又两度发生光化学烟雾事件,前者有400多人因五官中毒、呼吸衰竭而死,后者使全市四分之三的人患病。

          还有雾都伦敦,自1952年以来,共发生过12次大的烟雾事件,1952年12月那一次,5天内就有4000人死亡,两个月内又有8000多人死去,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燃煤排放的粉尘和二氧化硫。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这也是近些年国际社会越来越注重环境保护的原因。如果污染的大气或水不处理好,排放出去不只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伤害,还会危及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这一次,甘肃省卫健委的《通报》中提到,会督促中牧兰州生物药厂进行整改。

          也许,需要整改的不只是涉事企业。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