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的“瘦身”计划
2020-01-06 伊楠 阅读:

         獐子岛在新的一年里的第一个关注函,来得比往年更早一点。

         獐子岛1月3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分别转让位于长海县广鹿岛的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本次资产转让的交易价格是以评估值为参考,经过交易双方充分谈判协商而确定的,总价款合计为人民币 1.01亿元。

         消息披露之后,深交所4日火速向獐子岛下发了关注函,问询本次交易的情况及评估价格,以及对獐子岛未来经营的影响及必要性等。


交易存疑

         实际上,此次出售的资产包括两部分,一是4宗海域的承租权,二是海水中的海参。

         其中,所涉4宗海域是獐子岛向大连广鹿渔工商总公司承包的。獐子岛目前确权的230万亩海域使用权海域分别位于獐子岛、小长山岛、海洋岛、广鹿岛、乌蟒岛及山东长岛。其中,广鹿岛处于近海海域,以近岸浮筏养殖虾夷扇贝为主,而非獐子岛屡次出现问题的底播虾夷扇贝。

         1月3日晚间,獐子岛同时披露辽宁元正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和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獐子岛大连广鹿分公司海域海底海参资源调查与评估报告,其中涉及的海域资源包括本次交易标的在内的6宗海域承租权及对应的海底海参。

         根据评估报告,獐子岛通过租赁承包方式获得海域租赁权,所涉及的4宗海域租赁期将于2027年底或2028年3月31日到期。4宗承租权涉及的海域面积为1174.73公顷,交易资产账面值为1759.87万元,评估值为10398.2万元,其中海参超过40万公斤,评估值超过1亿元。

         按照獐子岛与交易对手签署的协议,在协议签署前,交易对手已向獐子岛支付首付款合计7920万元;獐子岛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5日内,交易对手应向獐子岛支付合计1755万元进度款;剩余375万元尾款,交易对手将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完成。

         交易对手支付首付款后,獐子岛需停止全部捕捞生产作业,由双方共同看护转让海域及海底存货,待交易对手支付进度款后当日,双方组织转让海域及海底存货交接,交接后獐子岛看护人员撤出,交易对手可在转让海域进行生产。

         公告显示,獐子岛此次资产转让的交易对手方分别为大连海旭福满水产有限公司、大连元宝砣水产有限公司、长海广利水产有限公司以及大连塘北水产有限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这四家公司均在2019年12月底注册成立,且4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名下无其他公司,疑为本次交易而特意成立的。

         獐子岛对此表示,上述海域是公司向大连广鹿渔工商总公司承包的海域,转让事宜目前已征得渔工商同意;根据渔工商要求,承租公司需是在广鹿岛镇注册的有合法经营资格的公司,故上述交易对手方的股东为此成立了上述公司来承租海域。

         獐子岛的这次转让计划,看上去很美,却并非受到所有股东的拥护。董事罗伟新对这个计划表示反对,理由为没有收到出售使用权及存货影响的报告,以及对此时出手的必要性有疑虑。

         对于此次转让,深交所的关注函中重点要求獐子岛说明交易对方履约能力、与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要求评估机构对海底海参存货、海域承租权等评估报告内容发表明确意见;请律师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并就董事反对提出的对獐子岛经营的影响和此次交易的必要性、净利润计算等作出说明。
         獐子岛这次又会给出怎样的回复呢?生态资本论会持续关注。

“瘦身”计划

         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是为了加快推行“瘦身”计划,降低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控制养殖风险。本次交易完成后,獐子岛在广鹿岛的经营业务由“底播海参增养殖”模式调整为“整合养殖资源”的“养殖业户+公司”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本次资产转让所获得的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外界普遍认为,獐子岛2019年净利润出现亏损概率较大。虽然本次转让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增加净利润约7100万元,但是考虑到交易需在交割完成后,才能确认处置损益,因此并不会对獐子岛的2019年业绩产生实质影响。

         2019年扇贝的死亡,几乎让獐子岛在前三季度已经亏损的基础上很难打赢业绩翻身仗。根据公告,仅扇贝死亡带来的存货成本核销及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就高达2.78亿元。

         轻资产模式恐怕也是獐子岛不得不采取的措施。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獐子岛约34亿元的总资产中,净资产只有4.22亿元,负债率超过90%。

         积极盘活资产,也是獐子岛的既定策略。在2019年上演扇贝死亡之后,獐子岛提出加快落地“瘦身计划”,加快处置与主业关联度低的、资金占用大的资产,出让核心产业项目部分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岛曾表示,公司在海洋食品深加工、海洋牧场海珍品土著资源培育开发、海珍品苗种产业等方面,已积累并形成了较好的盈利能力基础。与此同时,公司将通过进一步关闭海上风险敞口、缩减养殖海域规模,降低海域使用金成本,聚焦盈利基础好的优势项目,加快“瘦身”计划,及时关闭非主营盈利性较差的投资项目,大幅降低费用开支,提高公司经营效益和持续经营能力。

         本次獐子岛拟转让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即是践行“瘦身”计划的重要举措。

         转让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是獐子岛的无奈之举,但也是不多的求生之道。至少,转让费用可以让其未来财报的数字更好看一些,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免除退市的风险。

         讽刺的是,去年7月1日,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曾表示“獐子岛用代价换来了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并且识别了这片海”。

         而现在,獐子岛口口声声敬畏的这片海,已经要被它卖掉了!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