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考拉找新栖息地?没那么容易!
2020-01-14 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悉尼生态学家称,自去年9月澳大利亚爆发山火以来,已有4.8亿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丧生,考拉是受灾最严重的动物之一。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已有约8000只考拉死亡,占新南威尔士州中北部海岸所有考拉的三分之一。

         连日来,澳大利亚国内数千民众及近邻新西兰人倡议,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

         截至13日下午,倡议“新西兰引进考拉”的请愿书已筹集6500多份签名。请愿书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面临功能性灭绝,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

         请愿书提到,考拉主要以桉树叶为食,因而不会破坏新西兰本土生态系统;新西兰有将近3万公顷桉树林,与澳大利亚桉树林面积相当,能够为考拉提供丰富食物来源。
         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梅拉称,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梅拉说,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

         别说搬家到新西兰,即使在澳大利亚境内,想要转移个别考拉也十分困难。“光有桉树,不一定能满足个别考拉的需求,更别说迁移整个种群”。

         梅拉提醒公众,把澳大利亚本土物种引进新西兰的事不是没做过。比如,为了做皮毛生意,新西兰19世纪50年代曾引进澳大利亚负鼠,但这种动物很快泛滥成灾,直至今天仍在祸害新西兰的原始森林。“我们应该吸取教训,做出重大环境决策时听听专家的意见”。
         新西兰的负鼠(Possum)是从1850年开始由欧洲殖民者从澳大利亚引入新西兰的,负鼠的肉可以作为食物,皮毛可以用于御寒;在1980年前后,新西兰全境内的负鼠达到高峰数量,共有六千万到七千万只。从那时候开始,新西兰全境内开始控制负鼠的数量,目前估计大约有三千万只负鼠在新西兰境内生存,直到今天仍然是有害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