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位空缺半年,葛洲坝终于迎来新任总经理
2020-01-16 伊楠 阅读:

         葛洲坝迎来了新总经理。

         葛洲坝1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月10日收到公司监事宋领先生的书面辞职信。宋领先生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

         葛洲坝董事会经审议通过,将聘任宋领先生任公司总经理,并提名其为公司董事候选人。同时,因年龄原因,任建国先生不再担任葛洲坝副总经理职务。

         调整后的葛洲坝领导班子将由董事长陈晓华与总经理宋领带领。


空缺半年的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之前葛洲坝总经理职位已经空缺半年。

          2019年6月,葛洲坝时任总经理付俊雄退休;吴平安不再担任公司总经济师,徐志国不再担任总经理助理、总法律顾问职务。另外,任命冯兴龙、吴平安、徐志国为公司副总经理。

          葛洲坝当时的解释是付俊雄因年龄原因退休,但有意思的是,付俊雄离职的时间节点相当微妙。

         2019年6月,青岛地铁1号线电源配套工程因施工方负责人自曝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受到关注。6月29日,青岛地铁集团宣布,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接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葛洲坝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面对青岛地铁集团的“存在违法分包行为”指控,葛洲坝表示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经青岛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招标采购,建设单位为青岛市地铁一号线有限公司,中标单位为葛洲坝电力公司。双方于2018年3月30日签订施工合同,合同金额14110万元。

         拿到项目后的2018年9月,葛洲坝电力与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签订《青岛市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合同金额2718.81万元。劳务分包内容主要为土石方开挖及回填,混凝土浇筑等劳务作业。所有主材均由葛洲坝电力负责采购。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永利捷公司为两名个人持股,大股东戚延军持有60%股权,股东程世增持有40%股权。该公司2014年成立,一直到2017年,才在经营范围中增加“电力施工总承包,施工劳务分包,电力设施运行维护劳务分包”项目。2019年6月24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戚延军变更为程世增。

         葛洲坝称,项目于2019年3月5日开工后,青岛永利捷公司将劳务作业私自进行再分包。葛洲坝电力于5月20日发现青岛永利捷公司存在劳务再分包情况,于当天发函要求整改,并于6月5日与其解除劳务分包合同。

        虽然否认了违法分包,但葛洲坝在公告中表示,“作为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存在项目管理不善问题,主要包括分包履约过程管控不严、分包项目质量监测不到位等。”

        葛洲坝还表示,根据青岛地铁邀请的第三方机构检测,破除地段钢筋规格及用量符合设计要求,但局部地段存在钢筋布设不均、混凝土垫层厚度不均、包封混凝土厚度局部不足等问题。

        葛洲坝表示,青岛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项目部现班子成员停职检查,成立新的项目部临时班子,接管项目部生产经营管理日常工作。

        其实,项目分包已经是葛洲坝的惯例。2018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葛洲坝提到,“2018年我们继续深入推进集中采购制度,大力推行大宗设备物资战略采购,不断强化分包商分级分类管理”。

        在2019年6月27日,葛洲坝召开的2019年项目管理工作会上,公司董事长陈晓华也提及,“要加强承(分)包商管理,培养一批与葛洲坝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的优秀分包商队伍”。

        2018年7月,葛洲坝官网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在葛洲坝六公司科威特南穆特拉住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有“项目部大大小小60余家中外分包商”。

        付俊雄离职恰好是在风波之后,难免让人疑窦丛生,他的离职跟青岛地铁事件真的没有关系吗?

及时止损

        2018年,葛洲坝业绩开始下滑,而就在同一年,葛洲坝新签合同额为2230.74亿元,同比下降1.32%,出现罕见的负增长。

        这一点,恐怕跟葛洲坝大量的PPP项目不无关系。2017年国家相关部委出台了系列PPP监管政策,规范、监管、风控成为重点,项目库成为业内不少公司噩梦的开始,PPP清库存随即启动。

        PPP曾给葛洲坝带来辉煌业绩,甚至成为其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而如今,在政策的制约下形势出现了变化。看来也只能调整战略方向,重新布局。

        2019年2月,葛洲坝发布公告称:撤销PPP事业部。

        葛洲坝表示,为理顺在建项目管理体制,加强在建项目管理,董事会同意撤销公司PPP事业部,将其PPP项目管理职能分别移交至公司生产管理部和其他职能部门。

         这两年有太多因PPP而崛起又因PPP而倒下的巨头们,大型翻船现场有之,寻求“央企”盟友救上岸的同样有之,在这过程中有人“负隅顽抗”,而有人懂得审时度势,掉头及时止损。诚然,葛洲坝选择了及时止损。

         在撤销PPP事业部后,葛洲坝的2019年业绩有了显著增长。

         葛洲坝三季报显示,2019年1-9月公司取得营收约730亿元,同比增长8.2%;净利约32亿元,同比增长14.8%。

        与此同时,2019年这一年,葛洲坝在水领域的成绩也依旧亮眼。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葛洲坝牵头中标的涉水项目总投资逾77亿元,参与中标的重大涉水项目总投资128.95亿元。

        调整了领导班子的葛洲坝能不能继续保持营收与利润双增长的局面呢?这需要新任总经理带领团队拿出点真本事了!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