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被提前认定?凯迪生态命运难测!
2020-01-19 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近日中国证监会一份《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打乱了债务危机笼罩下,凯迪生态的司法重整计划,并有可能导致凯迪生态退市。
         2020年1月10日,20余名凯迪生态董监高及其辩护人来到北京,满满当当地挤坐在证监会一楼的听证室,对《告知书》所认定的相关问题进行申辩。听证会从早上9点半进行到当天下午7点才结束。听证主持人表示:“我们一般的听证会很少开一天的。”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下午,凯迪生态方面发现,被其视作关键证据的一份专项核查报告,并未及时由湖北证监局提交给证监会;而湖北证监局一份2018年的内部文件,已经指明了凯迪生态有可能“退市”的结局。这均被凯迪生态视为监管机构“先下结论,后调查搜集证据”的证明。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关键的专项核查报告,《告知书》中只字未提。而凯迪生态方面称,他们在听证会前查阅证监会调查案卷时,也没看到调查机关对此进行审查,证据材料中也没有相关体现。
        在1月10日的证监会听证现场,主持人问道:“因为大家一直在说天职所的报告,这个报告到现在为止到底有没有正式出来,有没有?调查员这边你们知道吗?因为你们都在念那个报告……”
        证监会调查人员表示:“后来我们是在网上看到公司他自己披露了这样一个专项报告。”
        调查人员表示,“(2019年)9月29日的时候,我们的调查已经结束”,在调查期间,专项核查报告“是没有出来的”。而这份《关于凯迪生态三项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专项核查报告》落款时间为2019年8月29日。
        按照凯迪生态方面的说法,湖北证监局早已知悉报告内容,但并未向证监会提交。有证据显示,2019年9月24日,凯迪生态工作人员曾和武汉市金融局工作人员赴证监局,与湖北证监局三位工作人员沟通,主要内容涉及该专项报告。
        凯迪生态认为,该报告是澄清凯迪生态相关处罚问题的关键证据,湖北证监局未将其提交给证监会,影响了处罚的走向。
        另外,2018年12月湖北证监局一份工作签报单中,有“凯迪退市的可能性很大,建议稽查处除移送资金占用问题外,对于凯迪多年来的信息披露违法问题应抓紧调查认定,退市后……”等内容。
        凯迪生态方面认为,早在证监会处罚下发之前,湖北证监局已经“有倾向性地认定”凯迪生态退市,后期调查均是在为这一结果收集证据。
        对于凯迪生态现任管理层的申辩,其真实性相信自会水落石出。但是湖北证监局仅凭唐宏明的一封举报信,就做出凯迪生态面临退市可能的预判,有未审先定罪的嫌疑。这对于凯迪生态来说,是既不公平也不客观。
        根据凯迪生态现任董事长孙守恩表示:“相关方不重点关注公司内部腐败问题,反而调查大股东资金占用、上市公司未披露实际控制人、借款费用资本化等问题,就是想把公司搞退市,以掩盖真相。”
        如果孙守恩的表态可靠,那么事关凯迪生态命运问题上,存在着两个利益集团的博弈。一方是希望凯迪就此垮掉一了百了,将内部问题彻底掩盖,责任推给陈义龙;而另一方则希望凯迪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同时调查凯迪内部的腐败问题。
        当然,凯迪生态的现任管理层,自然希望公司能够继续发展。根据他们的披露,目前凯迪生态分布在全国的46家电厂中,为数不多的运营电厂2019年已经创造了20亿的营收,如果这46家电厂都能正常运营,凯迪生态完全具备自身造血功能。
        而且,对于凯迪生态的投资人和债权人来说,只有让凯迪生态继续生存下去,他们的权益才能获得可靠的保障。如果凯迪生态就此破产重组,凯迪的债权人、凯迪的员工,以及燃料供应商的利益由谁来保障是个未知数。
        如果凯迪生态真的是经营出现问题垮掉,业界都不会觉得可惜。如果是因为内部的腐败和高层的内斗导致,则难免让人感到悲哀。毕竟凯迪生态,作为生物质发电产业的龙头,如果就此垮掉,会给业界信心造成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