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源环保靠电力公司撑门面,报告期财务数据玩“变脸”
2020-01-20 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工业水处理领域的京源环保,叩响了科创板的大门。
         京源环保业务上有高度依赖电力行业的现象,电力行业带来的收入比重接近8成,而这其中近7成还都来自电力行业前五位大客户。
         在业务上,京源环保绝对有“偏科”现象。公司称,现阶段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火电行业,且客户集中度较高,在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里,来自于电力行业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5.45%、87.1%、59.34%和78.94%。

         另外,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化工行业的收入占比为25.34%,金属制品行业是收入占比为5.09%。而把电力行业客户排序后可见,2019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客户共实现了7991.59万元的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高达69.93%。

         这说明了京源环保不但依赖电力行业,同时客户集中度极高。水处理行业的多数核心技术具有向其他行业的可拓展性,但京源环保依然在电力行业偏重较大,这似乎也暴露了公司面向非电行业水处理领域的针对性技术储备仍有不足的情形。

         同时,考虑到行业因素,一旦火电厂上网电价和煤炭价的调整就会影响火电厂的经营业绩和建设及改造需求,这也无疑会影响到“偏科”的京源环保业务的开拓和应收账款回款的速度。

         有趣的是,如此深耕电力行业,京源环保在行业里的市场占有率却是极低的。

         据悉,京源环保火电行业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相关产品收入分别为9058.3万元、14132.03万元和14811.98万元,根据对火电行业水处理设备新增和改造的市场容量的测算,市场容量每年估计分别为16-48亿元和25-34亿元左右,因此,火电水处理设备投资市场容量约为40-80亿元左右。

         通过计算公司火电行业相关收入和水处理设备投资市场容量的比值,公司的产品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13%-2.26%、1.77%-3.53%和1.88%-3.76%。对此,京源环保解释称,电厂水处理服务内容较为宽泛,大部分行业内企业由于技术储备或者自身专业定位的限制,均专注于其中某一项或者某几项系统设备,这才导致了公司产品市场占有率较低。但无论理由如何,由上足以说明整个行业竞争的激烈。


财务数据“露马脚”

          据京源环保自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以来的年度报告等文件,发现在递交招股书前的2018年4月,京源环保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会计差错更正。

   原2016年年报由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信所”)审计,负责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郭安静和上官胜,给出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但这次的多处会计差错更正让大信所及两位注册会计师都遭到“打脸”。

   在更正后的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各主要财务科目数据都作出了调整,其中应收账款调减0.93万元;预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其他应收款调减3.82万元;其他流动资产调增4.20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71万元;应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应交税费调增24.80万元;应付利息调增2.84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180.07万元;盈余公积调减20.76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186.80万元。

  另外,营业收入调减5.75万元;营业成本调减53.55万元;税金及附加调增0.03万元;销售费用调增284.27万元;管理费用调减49.69万元;财务费用调增4.50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4.76万元;营业外支出调减2.65万元;所得税费调增19.88万元;净利润调减207.5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增2.65万元。

  京源环保的总资产调减3.99万元;总负债调增206万元;净资产调减209.99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40.23%上升至41.5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减19.75万元。

  2017年12月,京源环保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将大信所更换为现在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华所”),而此次IPO预披露招股书的审计机构也是大华所。

  虽然在IPO前京源环保已经进行了大量会计差错更正,但在问询时,京源环保的财务数据还是“露出了马脚”。

  因此,在2019年11月13日,京源环保对2016年至2019年1-6月在新三板上披露的年报再次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并更新了招股书。

  据更新招股书,更正前京源环保判断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无法兑付的可能性极低,且报告期内未出现票据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形,因此公司将全部已背书或已贴现未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进行了终止确认。

  但这样的的会计处理不够谨慎,为保证应收票据终止确认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公司对应收票据终止确认的具体判断依据进行了调整。

  于是在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又将应收票据调增752.64万元;相应的其他各科目数据受到影响也作出了调整。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又由41.57%上升至44.27%。

  2016年年报,京源环保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又调减353.42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增353.42万元。影响到2017年的年报,相应的现金流也同步作出调整。

  另在2018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计、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计等6项均增加3,565.92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1.67%上升至37.50%。

  2019年半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额、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额等6项均增加101.81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0.69%上升至30.83%。

  据科创板发审委的第一轮问询函公示文件,京源环保2016年其他应收款前五名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京源环保在编制年报时计算错误,而2018年其他应收款第五名披露也存在差异,原因是编制招股说明书时取数错误。

  其他包括2016年度预付账款前五名披露数据、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都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计算时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转贷金额未完全扣除。

  2017年第五大供应商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疏忽,未扣减账面期初暂估余额。同时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因为是财务人员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南通市崇川电器设备厂交易额计算有误。

  2017年度,因为存货周转率计算错误造成存货周转率披露存在差异。

  显然,上述大量的差错更正大多是由于财务人员的自身计算错误引起,会计基础的薄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