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被疫情放大的危局
2020-02-20 小宗 阅读:


债务沉重的海航集团,正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考验。

有消息称,受肺炎疫情冲击,海航某一天的收入甚至只有4000万元。而在过去,海航旗下最小的西部航空,每天的收入也有5000万。

2月19日,一则关于海航被国资接管的传闻甚嚣尘上,虽然海航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进行了否认,仍然引发股价上扬。

2月20日,海航系股价集体飙升。二级市场表现出来的亢奋似乎可以理解为,市场更期待通过外部力量干预来解决海航危机。

传闻

市场传言称海航集团总部所在的海南省政府,正在谈判接管负债累累的海航集团,并将处置名下航空资产。

如果传言属实,意味着,海航集团危机爆发以来的一系列自救宣告失败。

19日消息传出后,在海航集团内部也引发了不小的震动,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前途而担忧。

20日早间,海航集团一位高管向媒体否认了这一传闻,他从未了解到关于海航集团的接管、拆分或重组等相关信息。

而海航集团下属海航控股董事会办公室一位人士告诉媒体,她不便对外回应传闻信息,对于投资者的问询,只能告诉他们“一切以上交所公告为准”。

一位接近于海航集团高层的知情人士表示:“最近国家派驻海航的工作组组长即将换人,海南银行行长王年生将接任该工作组组长一职,海航给予王年生副董事长级别的待遇。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中央工作组自 2017年派驻海航后,每年工作组组长都会更换。

另有消息称,2月19日上午,海南省政府的工作组确实与海航集团董事长陈锋、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先华等四人谈话,另外两人分别是海航集团负责金融业务的领导和负责航空业务的领导,谈话不仅仅是例行的工作会。

无论海航是否真的会被接管,或者继续全力自救,在疫情蔓延之下,留给海航的挑战都已经变得越发严峻。

艰难自救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2019年底通过内部信称,海航集团仍面临资金短缺,并且迫使其在2019年迟发、缓发了部分员工的薪酬。

不过陈峰在内部信当中誓言2020年将彻底解决海航集团所面临的流动性问题,其称“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 

海航集团所形成的化解流动性风险的整体方案里,以聚焦航空主业、处置资产以换取流动性。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海航集团开始遭遇流动性危机,债务问题集中爆发。为挽救危局,海航不得不大规模出售旗下资产,仅2018年海航集团就处置了约3000亿资产,清理了300多家公司,处置对象主要为金融、地产等非航空资产和业务。

进入2019年,海航集团资产处置仍在继续。其半年财务报告显示,由于出售部分子公司及业务,导致海航集团旗下几乎所有业务板块的收入和成本都出现了较大的下降。 

海航集团极力避免公募债券和投资理财产品的违约,则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海航集团在2019年12月24日如期兑付了一笔发行总额为13亿元的公募债券,避免了在公开债券市场出现违约。

但在私募债券市场,海航集团及其关联企业仍有违约。

以海航集团为主体发行的“16海航02”(135706.SH)私募债在今年出现违约,这笔本金15亿元的债券原本应于2019年7月26日到期偿付。

被疫情放大的危机

1994年,海航集团用只能买一个飞机翅膀的钱——一千万元融资买了一架飞机,开启了第一条航线。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不断买飞机、抵押、再融资,一路发展壮大到能够和“三大航”相竞争的大型航空物流集团,资产规模过万亿,位列世界五百强170位。

海航集团于2015-2017年间进行的一系列疯狂全球扩张。据了解,海航系此间先后进行了40宗跨境并购,交易总金额超400亿美元。其中多数海外收购都是在这两年间发生。

最典型的,如2016年海航以60亿美元收购美国科技公司英迈(Ingram Micro),以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约25%希尔顿集团股份;2017年以22.1亿美元收购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增持德银至持股9.92%;以7.75亿美元收购嘉能可石油存储和物流业务51%的股权等。

2017年6月,银监会要求金融机构清查涉及海外并购的大型民企的授信风险。被要求核查的企业名单中,海航集团赫然在列。

自此,海航集团陷入严重的流动性困境且不断发酵,甩卖资产、断臂求生的戏码不断上演。

海航当前的危机,除海航集团早已出现的高负债且有债务违约情况,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是压在海航集团身上的一个沉重包袱。

海航集团前高管透露向媒体透露:“航油欠款近百亿,无力更新航材,已经到了靠拆部分飞机的零部件补充航材的地步。”

上述前高管表示:“肺炎疫情导致航班大面积取消。最近一段时间,受肺炎疫情冲击,海航有一天的收入只有4000万元。而在过去,海航旗下最小的西部航空,每天的收入也有5000万。

2019上半年的财务报告还显示,海航集团的总资产下降了8%,缩水近900亿元,不过总负债仍高达7067.26亿元,虽然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但资产负债率不降反升,仍比上年同期增加了2%到72.07%。

海航集团到2019年总资产规模仍接近上万亿元,陈峰计划到2020年底将海航集团负债率降至70%以下,总资产不超过700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以海航系核心资产海航控股上市公司为例,其主业为民航运输,尽管整体资产负债尚未沦落至资不抵债的地步,但其固定资产绝大部分是飞机,占到了总资产的接近4成,其流动资产只有500多亿元,而流动负债却超千亿元,存在数百亿元的巨额资金链缺口,这一缺口差不多相当于海航控股一年的总营收,很显然,如果没有外部力量干预,海航控股很可能没有力量解决自身的问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