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京东没有了刘强东
2020-03-02 林园| 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刘强东有日子没在公开场合露面,最近被关注因为他的密集卸任。据不完全统计,去年11月以来,刘强东已经卸任12家公司的高管职位,而最近一次尤为引人关注的,是卸任京东数科运营主体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2020年以来,短短两个月,刘强东已经卸任8家公司高管,去年11月以来,刘强东已经卸任12家公司高管。

卸任之旅

2018年京东迎来了“至暗时刻”,刘强东的明州性侵案,让整个京东陷入了慌乱之中,随后便是几位高管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接连离职。2019年,京东物流取消快递员底薪的消息引发舆情,他以公开信的形式自诉苦衷,说京东物流已经连续亏损12年,再这么亏下去就要垮掉了。甚至,在年底网易粗暴裁员引起热议时,刘强东还借机出来蹭热点,声称“员工如果遭遇不幸,京东将负责他的孩子到22岁”。刘强东一次次顽强发声,但效果并不理想,每次都会遭到很多批评,那个草根逆袭的励志企业家形象似乎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抹去的“明州一夜男主角”的标签,无论他说什么,大家更关心的都是那些难堪的八卦话题。因此有网友戏言,“这届京东公关”恐怕是今年最苦逼的团队了。


2019年11月,刘强东开启卸任之旅。他先是辞去仅仅干了一年半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第三十八条规定,因工作变动或其他原因不宜继续担任委员的,本人应当辞去委员。对违反社会道德或存在与委员身份不符行为的,应当及时约谈或函询,经提醒仍不改正的,应当责令其辞去委员。无论辞去全国政协委员被动还是主动,恐可能和明州案的不良影响有关。以此为契机,刘强东陆续卸任京东云计算及其子公司江苏利昇信息科技、北京佳康医药、京东物流的高管职务。刘强东进入2020年以来,卸任的主要企业就是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这一系列动作引发外界种种猜测,有不少人认为,人设坍塌的刘强东已经不再适合以“关键先生”身份站到京东台前,解除其个人IP与公司形象的深度绑定,彻底退居幕后。

谁是接班人?

刘强东在京东集团的持股比例只有15.4%,却拥有接近80%的投票权。而且公司章程规定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董事会无权做出任何有执行力的决定。刘强东苦心孤诣设计出来一套复杂的股权机制,就是要牢牢把握京东控制权。如今,他要卸下这个角色。刘强东试图淡出人们的视线,就连2019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也没有了刘强东的身影。但京东没有二号人物。明州案后,刘强东试图搭建一套属于可以完全信任的管理团队。徐雷执掌京东零售,王振辉掌舵京东物流,陈生强管理京东数科。从履历上来看,不难发现,这三人都是京东集团的老将,徐雷和陈生强均在2007年加入京东,曾有短暂离开,王振辉于2010年加入京东,他们都经历了京东从创业公司到上市的过程。他们也完全符合刘强东用人的标准:忠诚、能执行、能力强。这三个人基本上都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徐雷从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起步,一步步做到京东商城营销副总裁、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集团CMO、京东零售集团CEO,擅长营销;王振辉曾在华北区域分公司总经理、仓储部负责人、京东智能总裁、运营体系负责人等多个职位历练;陈生强的经历则较为简单,在担任京东数科CEO之前,曾任京东商城首席财务官(CFO)。他们都熟悉京东业务,更熟悉京东的文化。刘强东进入2020年以来,卸任的主要企业就是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此番卸任,或许正是为推出接班人做铺垫。

如果,京东没有刘强东

如果,刘强东此次密集卸任,是为了重塑京东,那么离开了刘强东的“明星效应”,京东能否蓄力前进?事实上,去年一年,刘强东明州案缠身,京东已经离开了刘强东的名人正向效应。2019年年初,京东商城升级为京东零售,试图让服务收入成为新增长引擎,使得京东零售子集团在生意链条方面从“商品”向“商品+服务”转变。可以看到,目前京东服务收入的成长速度就高于传统的商品直营业务。从卖商品到卖服务,是电商改善利润率的有效方法。在消费升级背景之下,电商平台都在从拼价格到拼服务体验转变。4月,京东12.7亿入股五星电器,补足自身线下资源分布不足的劣势,通过整合线下实体门店实现新客获取和渠道下沉。 京东618累计下单金额达2015亿元。在资本市场,领投“爱回收”超5亿美元融资;增持唯品会持股比例升至7.6%。京东7FRESH挖掘社区经济潜力,加快其扩张步伐。可见,京东在过去一年里的表现不俗。升级与增持融资,618的刷新纪录,京东物流的崛起,对下沉市场的布局,成效初现,京东在努力梳理出一套可以适应互联网下半场竞争的组织架构。京东也向资本市场证明了,倘若没有刘强东,未来的前景依然可期,至少,不会是一场地震和海啸。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