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治霾仍须接力,精准施策VOCs谁领风骚?
2018-03-05 冶华|中国生态资本网 阅读:

前几年,每到供暖季节,早晨起床,拉开窗帘,看不见天、看不见地、看不见人的时候,相信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在北京一呼一吸中,都几近抑郁。

年幼孩子画笔下的天空也是灰色的,问其原因,孩子说,雾霾天啊。

后来有那么一两年,一到冬天,我就跟家人讨论要不要离开北京,回到天苍野茫茫的辽阔草原畅快吸两口新鲜空气去,但只要供暖季结束,蓝天回来,万物蓬勃,便忘了逃离北京。如此反复,熬到2017年冬天,北京的天终于蓝了。

不过,我们都清楚,2017年每一个阳光灿烂、天空湛蓝的冬日,周边地区的很多百姓都在受冻,很多因为限产停产的企业都在忍受前途未卜的焦虑。而我们这些吸怕了霾的人,大概至少在最近五年里,没有那一年像2017年那样,如此珍惜蓝天,幸福感陡增。

2018年开始了,我们这些生活在北方的小老百姓,最期盼的,除了一年有个好收成外,恐怕就是盼着多几个像样的蓝天了。

3月1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召开一年一度的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发布会现场,霾,自然是媒体们关注的焦点。

生态资本论就媒体关注的问题,将现场大气治理专家以及大气治理企业对于2018年治霾脉络做了一个梳理,这不仅是普通百姓关心的问题,更是环境治理生态链条上的企业关注的问题。

柴发合:今年治霾,难点是氮氧化物和VOCs

国家大气治理专家原中国环境科学院的副院长柴发合,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召开一年一度的媒体见面会上,就生态资本论提出的2018年的治霾难点和重点问题表示,2017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实现了大气十条规定的第一阶段的目标,2018年还是要坚持大气十条污染治理大思路。

他说,对于京津冀地区来说,虽然以北京为首的空气质量到58微克/立方米,但是仍然超出标准60%多。京津冀平均70微克/立方米,超出标准的1倍,所以大气治理的持久战还要打下去,并且现在又和2020年的小康目标联系在一起,要求这几年内空气质量迅速改善。在这种情况下大气治理面临的难点,是京津冀地区怎么能从产业结构调整、能源结构调整和运输结构调整这一个大的方向去进行有效治理。

污染物排放量太大直接原因是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布局密集,再加上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耗比较大,以公路运输为主的交通货运结构这是导致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

随着近十年大气治理的推进,煤电减排的潜力已经非常有限,虽然还有超低排放的改造工程要向前推进,到2020年之前还会继续为减排做贡献。但有数据显示,京津冀及周边7省市地区,在700多万吨的二氧化硫排放中,非电和民用散煤的排放高达580万,占了83%。

柴发合表示,对散乱污企业的整治特别是对散煤燃烧的控制,去年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也看出来效果是非常明显的。现在京津冀地区区域,京津保廊做的比较好,但是京津冀核心区域还要进一步努力,如何能够更有序地解决整个京津冀地区散煤燃烧问题,这既是难点,也是2018年京津冀大气治理的努力方向。

另外,柴发合特别指出,经过这几年的治理,PM2.5成分也在发生变化,硫酸盐的含量显著的下降,但是硝酸盐占的百分比增加了,有机物占的百分比也增加了,也就是说,今年的污染物治理重点,在持续把二氧化硫降下来的同时,要把氮氧化物的治理和VOCs的治理作为2018年一个很重要的污染治理方向。

魏巍:一年排放4千万吨挥发有机物,一刀切关停,不如精准监测

专业进行大气污染监测治理的海湾环境董事长魏巍表示,VOCs治理不像火电那么简单,只要对大电厂进行脱硫、脱硝就能解决。甲苯、汽油、丙酮、甲醇等我们面对的上百种有机挥发物,现在每年排放4千万吨挥发有机物,排放源比较复杂,石化行业是最大的行业,而中国的石化行业的特点是基本每一个中心地区都有大的石化企业。

魏巍认为,北京大气污染通道上的城市,应急的时候一刀切,所有厂都要关停,对企业来说压力比较大,厂子关了效益就没有了。从PM2.5贡献源头来说,化工品毒性有大有小;从排放量来说需要一个系统,精准化监测。也就是说,在没有精准测量的情况下一刀切关停,缺少量化和精准化。

他说,以淄博地区为例,海湾环境做了一个试点,对300家化工厂逐个排查,一厂一测,包括对几百种化工品的排放治理,这是一个新的创新模式,是政策、技术、模式的结合,不是突击式、运动式的减排。另外,中国有几万家小化工厂,都需要监测,所以,非火电大气污染治理将是2018年、2019年的重点方向。

柴发合也表示,VOCs治理的模式创新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化工园区类型的VOCs的治理,如何能把园区排放管住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如何将分散排放变成集中收集,通过集中收集以后,集中处置,VOCs的治理模式需要创新。海湾环境对于石油化工行业的排放治理是解决大源头的方式,但是大量的小散源还要治理模式和管理模式的双重创新,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想办法才能解决。

观点大概就是这样,生态资本论就专家和企业的观点简单总结:今年大气治理力度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散煤治理仍然是重点,对于大气污染非电治理领域,需要对污染源做精准监测,不再是一刀切那么简单。那么,如何对数量和规模庞大的大型石油化工企业以及几万家小化工厂进行精准监测和治理,对于VOCs治理企业来说,机会大有。

引用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的观点:环保是一个政策驱动和技术引领的行业。需求都是政策催逼出来的,但解决要靠技术进步来实现,在政策的驱动和引领下,环保攻坚战就是要从末端治理逐渐向绿色生产过程延伸,这是环保企业的一份责任。

希望已经过去的2017年,成为我们不再因为雾霾而逃离北京的终结年份。毕竟,对于企业,关注的是收成,对于我们小老百姓来说,更关心一年的蓝天数量。

作者介绍:冶华,资深媒体人,生态资本论主笔。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